全球变暖

说到全球变暖,您可能马上会想到气温升高、冰层融化还有海平面上升。然而,全球变暖对地球的破坏远不止这些,我们的大自然也正以猖獗的野火、消失的湖泊、异常的过敏反应等怪异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怨恨。面对这些令人惊讶的结果,人类应该反思和开始约束自己的行为。  

过敏症状加重

你是否觉得近几年春季打喷嚏、眼睛发痒等过敏症状越发严重?如果是的话,全球变暖很可能就是原因之一。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受到季节性过敏以及哮喘的折磨。虽然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大气污染的加剧使人们在各种过敏原面前显得更加脆弱,但研究显示,全球变暖带来的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和气温升高也使植物花期提前并产生更多花粉。大批过敏原提前出现,难熬的过敏季自然就更长了。
 
动物向高处迁徙

从20世纪开始,人们发现不得不攀登到更高的地方才能找到那些可爱的花栗鼠和松鼠。研究人员发现,由于全球变暖改变了许多动物的栖息地,它们被迫向高处迁移。相同的变化也在威胁着北极熊等北极动物,因为它们栖息的冰层正在慢慢融化。

北极植物繁茂

北极冰层融化会给低纬度的动植物带来麻烦,但却让北极生物区阳光灿烂。通常,北极植物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冰层中。而随着全球变暖,每年春季冰层都提前融化,植物也似乎都迫不及待地开始生长。研究发现,在北极地区,与古代土壤相比,现代土壤中叶绿素的含量要更高,说明近年来北极植物繁衍旺盛。

湖水“泄漏”

过去几十年里,北极共有125个湖泊消失,这也说明地球两极的变暖速度确实比其他地区更快。然而这些湖泊中的水都去哪儿了呢?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湖底的永久冻土层已经融化,这就好像是拔掉了浴池的下水道塞子,使湖水毫无阻拦地渗透到湖底的土壤中。而当湖泊消失后,它们所维系的生态系统自然也就失去了赖以存在的基础。

冻土消融

地球温度不断升高,不仅使巨大的冰山消融,地面下的永久冻土层似乎也受到这种“热情”的感染。冻土的融化使地表土地不均匀地萎缩,在某些萎缩严重的地方还可能造成塌陷,使铁路、公路和房屋受损。而在高海拔地区的冻土融化会带来更大的不稳定性,例如引发高山地区的岩石流和泥石流。

适者生存

全球变暖使花朵提前开放,小虫子们也提前活跃起来。这不仅会使早到的鸟儿捕捉到更多的食物,还使它们在残酷的自然选择中成为胜者。因为春天提前到来,按照原来的时间迁徙的动物就可能会错过捕食的最佳时机。在这场适者生存的竞争中,那些能调整体内生物钟并提前出发的动物因此有更好的机会来捕食和抚育后代,并把这种习性传递给下一代,而整个种群的遗传特征也在这个过程中随之改变。

卫星越转越快

二氧化碳不仅会使地球温度升高,其影响力还远达太空。虽然地球大气的最外层空气稀薄,但对在这一高度运转的卫星仍会产生阻力,因此工程师们需要定期调整卫星的轨道。我们都知道,低层大气中二氧化碳分子较多,因此碰撞频繁,并放出热能,使地球变暖。但高层大气的情况与此相反,二氧化碳分子稀薄,碰撞较少,这些分子往往会辐射掉自己的能量,并使周围的空气随之冷却。而随着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这种冷却效应会变得更加明显,使高层大气趋于稳定。其结果是高层大气愈发稀薄,对卫星的阻力也变小。

山脉反弹

也许很多登山爱好者还没有察觉,近百年来阿尔卑斯等山脉“长高”的速度似乎更快了,而这要归因于山顶的冰川融化。几千年来,这些冰川重重地压在山脉上,使土壤受到挤压而下沉。冰川的融化会使土壤慢慢回到原来的高度。而全球变暖使这些冰川加速融化,这些山脉自然也就急着往上“蹿个儿”了。

古迹被破坏

寺庙、古代定居点、形形色色的手工艺品,这些见证了人类文明的古迹都经受了几千年时间的考验,然而在全球变暖面前它们却似乎无力抵御。全球变暖引起的洪水已经毁坏了素可泰这座曾经历了600年风霜的泰国首府。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等全球变暖带来的问题都可能对这些无可替代人类文化遗产带来更大损害。

森林大火猖獗

在冰川融化、台风肆虐的同时,全球变暖似乎也点燃了日益猖獗的森林大火。过去几十年,美国西部的野火点燃了更多村野,燃烧时间也都越来越长。科学家认为,大火频繁与气温升高和冰雪提前融化有很大关系。因为全球变暖使春天提前到来,冰雪随之融化,而深山密林则会有更长时间处于干燥状态,增加了发生野火的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