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古鏡:中華文化將再次給世界帶來驚喜

42965

中華民族曾是世界上最為優秀的民族,中華傳統文化更是博大精深的神傳文化,中國的五千年歷史也曾經創造了無數的輝煌,給人類留下了豐厚的物質與文化上的遺產,更贏得了舉世的尊敬與仰慕。即使在今天科技發達的西方社會,依然有眾多的漢學家,他們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醉心於傳統中國的詩意與和諧,嚮往傳統中國文人的精神格調。傳統中國的許多方面對他們來說,永遠像一座迷霧中的城堡,充滿神秘、神奇與吸引力。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民族,這樣一個燦爛的文化,這樣一部浩瀚的文明歷史,卻在近百年來,遭到了無數的口誅筆伐與歪曲謾罵,遭到最為惡毒的詛咒與誹謗。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些謾罵者不是西方人,也不是俄國人、日本人、印度人,而是一群中國人。這群中國人時常以辱華為樂,以罵祖宗來顯示他們的聰明,以罵中國歷史、罵中國文化來顯示他們喝了一點西洋墨水後的文化優越感,好像他們壓根兒就不是中國人,與中國文化有著深仇大恨。

在他們的嘴裡,中國的聖賢都是騙子,中國的歷史都是編造的,中國是三千年的黑暗專制,中國五千年來清官只有幾十個,中華民族就是一個劣根民族,中國人的血液裡流淌的都是奴性,中國人都會搞陰謀,中國的仁義道德就是毒藥,中國的文人都是奴才,中國人天生愚昧,中國的文化就是愚民……,就連中國的神靈都沒有西方的上帝好。他們大概是人類歷史上最為異類的一群人,罵自己的祖先卻沒有一點負罪感,反而洋洋自得。

這群人就是自五四以來日漸眾多,到今天已是到處氾濫的部份西化知識份子,也可稱為西方文化的奴才。他們對西方文化崇拜的五體投地,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卻極盡誹謗之能事,對中華民族充滿憎惡,中國的歷史在他們的筆下就是一團漆黑。他們對西方文化的缺點都視而不見,對中華文化的優點也是忽略不計。雖然他們表面上也堅決反共,但在反中華傳統文化上,與中共是一個腔調,甚至比中共還要惡毒,不憚於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華夏的先賢聖人,用自己那點半調子的學識來理解中華的文化。

同時他們還把中共的大部份罪惡都賴到中國傳統文化上:中共對中國人施行最殘酷的邪教專制,他們說這是中國三千年專制文化的流毒;中共神化其首要分子,大搞邪教式崇拜,他們說這是中國皇權崇拜的延續;中國滅絕百家、獨奉馬列,他們說這是傳統中國獨尊儒家的影響;中共以邪術禍國,他們說這是傳統人治的結果;中共無法無天、肆意摧殘生命,他們說這是古代皇權不受制約的現代翻版;中共愚弄民眾,他們說這種愚民政策是傳統文化早就有的……,他們說的還有很多很多,總之就是中共的邪惡就是中華民族固有的,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共的最大溫床。他們處心積慮的為中共的行為在中國文化中尋找根源,這些嘴上反共的人哪裏是在反共,分明就是一群反華分子,一群中華文化的叛逆,他們在政治上是中共的異議者,在文化上是中共的同盟者,

這群西化知識份子的可悲之處在於:反共,卻跳不出中共的思維框框;身為華人,卻不明白自己民族文化的真諦;學西方,卻沒有學到西方文化的長處。歷史上邯鄲學步的笑話在他們的身上得到了重新的體現。在文化意義上,他們是一群沒有歸宿的文化盲流,一群西方文化門前的窮要飯的,一群中國文人中的敗家子,一群中共黨文化的病毒攜帶者。

從人類最基本的道德上來說,一個人是不能夠咒罵自己祖先的,沒有祖先哪有我們的存在。在中國對人有句惡評叫數典忘祖,在傳統中國人的倫理中,罵別人的祖宗是對人最大的侮辱,罵自己的祖宗更是為人所不恥,自己的祖墳要被挖了有的會拚命的。世界上哪怕是一個毫不起眼的野蠻部落,都很少有抱怨自己的祖先,或埋怨祖宗野蠻無知的。更何況中華民族的祖先,給我們留下的是其他任何一個民族都無與倫比的豐厚遺產。西方的許多漢學家們,都喜歡研究中國的古代社會,崇尚中華先賢的生命理念與優雅氣度。而中國的這幫文化西奴們卻以咒罵祖先為樂,誹謗先賢為能,自虐自貶自賤自辱,可憐之至!

從邏輯上說,中國的傳統文化如果真的那麼爛,為甚麼會領先世界數千年之久?僅僅是在兩百多年前,中國還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盛世大國,還是無數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巨人。兩漢雄風、大唐威儀、大宋繁華、元明之盛,哪一個朝代不是執世界之牛耳?不管是文化學術還是器物製造,哪方面沒有得到西方人的艷羨?難道這些都是這些洋奴嘴裡的皇權專制所賜?若真是如此,愚昧落後的皇權專制豈不是好寶貝!既然中華民族這麼劣根還能領先世界數千年,那西方豈不是更爛?既然中華傳統文化是中共專制的沃土,中共應大力扶植,為何還要傾力滅絕之?

一棵好樹能結好果子,而壞樹則只能結壞果子。中華文化之樹結出了那麼多的精神碩果,數不清的物質創造,在這些西化文人眼裡卻是個壞樹,這是甚麼流氓邏輯?如果中華的傳統文化那麼落後,為何在韓國、台灣、日本、東南亞這些中華傳統文化覆蓋圈裡,卻如此繁榮富足?歷史與現實例子其實都在告訴我們,今日中國的所有罪惡與苦難與傳統文化毫無關係,那是中共這個西來的馬列邪黨一手製造的文明浩劫。只歎那些西化文人們一邊大罵中共,一邊卻為中共分憂,狂罵中華祖先,干中共最喜歡的事,精神之分裂已到何等地步。

明明是中共把中國禍害到遍地是毒的境地,明明是中共把中華民族改造成了馬列魔族,明明是中共把中華傳統文化系統滅絕,明明是中共對中國人進行最為殘酷的奴化洗腦,明明是中共讓中國人愚昧無知,隔絕於歷史與現實,明明是中共裝神弄鬼,大搞共產迷信,明明是中共培養了無數的共產暴民,明明是中共實施了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邪教暴政,明明中共就是西方來的。而那些文化西奴們對此卻硬把這一切說成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過錯,這不是無知到極點嗎?他們的智商究竟有多高?

在現實生活中,一個自虐、自貶、自損的人是得不到人們的同情與尊重的,一個罵自己的家族、祖先的人更是人群所鄙夷的,罵自己的民族、聖賢的人只能是這個民族的敗類。世界上也沒有哪個民族是靠否定自己的民族傳統來崛起的。當年的德國是是拚命的宣揚雅利安人的優等,日本人無不推崇大和民族的榮耀,英國人又何嚐不驕傲於自己的紳士風度。而在有著這些民族無法比擬的中華民族裡,卻出了這樣一群咒罵自己民族的異類,這不能不是一種悲哀。

那麼是不是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就沒有缺點呢?就不能批評呢?當然不是。常言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人世間的事物都正反同在的。不管是一個人或一個民族,有他的長處,就會有他們短處。作為一個學人正確的態度應該是客觀審視這一切,對一切文化取其長而避其短,對自己民族的文化更應如此。而那些西化文人們卻不是這樣,他們不是在批評而是謾罵,不是在謙虛學習傳統文化,而是一知半解,靠自己的想像在肆意歪曲傳統文化。他們對中華文化的認知主要有五個方面的誤區:

一、分不清修煉文化與學術文化

中華傳統文化是一種基於修煉的文化,追求的是對道的領悟;而西方文化則是一種學術文化,追求的是人間知識的學習。修煉文化是需要真正的修煉才能明白的,而學術文化只是靠一套表面的邏輯分析方法建立起來的。所以西方文化側重於物質研究,中國文化側重於精神修煉,這些側重點都是有利有蔽的。在人類社會道德強勢的時代,中國文化的天人合一性就會展現出強大的創造力;而在人類道德普遍墮落的時代,西方文化對世事的準確分析能力就會顯示出他的優點。

在當今這樣一個道德普遍墮落的時代,西方文化確實能在組織層面上顯示出他的高效及對負面因素的制約,而中國文化由於失去道德的支撐,只能走向創造力的萎縮。當中國文化完全被中共滅絕時,中國人散漫的弱點成了被中共控制的最佳切入點。而眾多的西化文人們卻不通古今之變、東西之別,處處以西方文化的判斷標準來衡量中國文化,在全球西化的社會大背景下來評判中國文化,其結果當然搞出一大堆是似是而非的怪論,甚麼中國文化沒有(西方式的)進取精神、宗教精神、哲學精神、朝聖傳統,沒有民主意識、制度建設、邏輯思維,沒有自由理念、科學精神等等。

還有一點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搞明白,東西方文化是兩種不同的文化系統,各有其系統的邏輯與運行機制,各有其規範與主導。用單純的西方文化的分析方法來研究中華傳統文化,永遠也搞不懂。就像中醫與西醫一樣,是不能用西醫的理論來套中醫,其結果只能是南轅北轍,搞出一種非驢非馬的醫學怪胎。但是這些西化學者們卻自以為真理在手,在中華傳統文化面前,他們就像心靈失明的瞎子一般,除了會操作幾個西方文化中的概念、名詞、術語外,就黔驢技窮了。

二、分不清原生文化與次生文化

文化有廣義與狹義之分,狹義上的中華傳統文化就是儒、釋、道三家正統文化,也就是以儒家四書五經、道家經典、佛教典籍為核心形成的修煉文化,也是我們現在常說的中華神傳文化。這種狹義上的文化筆者稱之為原生文化,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主幹。這三家文化其實是中華聖賢們依天道的運行法則而創立的,他才是中華文化的正統與精華,是中華民族元氣之所在、正氣之所由,是純善、純真的。歷代也不斷的有中華志士仁人們為其精義作出行為的上闡釋與示範。

廣義上的中華傳統文化就是歷史上所有文化現象的積累與沉澱。人間是一個善惡同在的場所,人性也是善惡同在的。在中華文明的不斷演進中,人性中的一些負面因素也會注入到歷史中去,形成文化因素影響世人,比如種種勢力為了自己的一些利益展開的爭奪與權謀,各個利益集團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編造的一些歪理等等。這些因素筆者稱之為次生文化,它是人類文化發展的衍生品。中國又有五千年的歷史,所以這些次生文化也不斷的產生並附著在傳統文化的母體上。這些次生文化沒有系統、沒有源頭,嚴格的說並不算甚麼文化,而是一種文化現象,相對於原生文化來說是微不足道的。

而許多西化式的文人們在這些次生文化上大做文章,把它說成是傳統文化的主流大肆批判。比如甚麼宮幃政治、法家陰謀、暴君苛政、朋黨傾軋之類,樂此不疲;在他們的眼裡好像中華傳統文化如此而已,而對傳統文化中的正統內涵卻視而不見或見而不明。他們還嘲笑中國的太監製度,借太監大罵傳統文化。太監們雖然不好,他們也只是閹割了自己的器官,而這些西化文人們閹割的卻是自己的民族精神,豈不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三、狹隘的歷史視野

西方文明的崛起不過是近兩百多年的歷史,兩百年就人類五千年的歷史進程來看,只是很短的一個階段。中華文明曾經領先了西方兩千多年,所以用兩百年的暫時落後來否定兩千多年的遙遙領先,只能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而西方文明的這種領先恰恰是趕在中國社會剛剛由康乾盛世過渡到晚清的低谷期,中國在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次這樣的發展低潮,有時還被外族奪取了政權,但中國很快不又擺脫困境了嗎。歷史的演進往往就是曲折的、循環的,這種暫時的落後並不算甚麼。

即使是如此,西方的領先也只是體現在科技與其政治組織上,而西方的這種科技與政治文化卻有著致命的因素,正所謂有所長必有所短。西方的科技使人類生活獲得了很大的便利與安逸,但對環境的污染與人心的變異起到無可逆轉的破壞作用。而其政黨政治卻孵化出了共產極權這樣一個極端邪惡的政治魔教,在世界範圍內刮起了百年的紅色共產腥風,塗碳了數億的生靈。而那些文化西奴們眼睛就盯著西方文化在一些局部上的成功如癡如醉,好像找到了甚麼靈丹妙藥,對自己的文化全盤否定,並竭力貶損之,其眼界之狹窄堪比鼠目寸光。

四、分不清中共黨文化與傳統文化

對於當下的中國大陸,很多西化文人們對中國人的判斷並沒有錯。比如大陸社會許多人的道德淪喪、極端奴性、麻木不仁、好鬥成性、張口撒謊、互相毒害等等,說他們是人渣並不過分。但是這些都是在中共無止境的壓迫下、洗腦下、摧殘下形成的,是中共的黨文化帶來的,
這些人大多根本就沒有得到過傳統文化的教育。而很多的西化文人們卻把這此統統歸罪於傳統文化,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比如說許多大陸人對毛澤東的崇拜,這是典型的中共邪教式魔王崇拜,與傳統文化毫無關係。中國歷史上只有神佛崇拜,從來沒有甚麼皇權崇拜,沒有哪個老百姓家裏會掛著皇帝的畫像,對其像神佛一樣上香禱告。即使是李世民、康熙這樣的一代雄主明君,也沒有哪個文人會寫甚麼李世民頌歌,康熙思想放光芒這類文章。但一些西化文人硬是把中共的黨文化扣到中國文化頭上,這何異於栽贓潑糞、欺祖滅宗!

五、中共黨文化的思維習慣

許多的西化文人們雖然也會大罵中共,但他們骨子裡卻擺脫不掉中共的黨文化思維,有的根本就意識不到。在他們對中國歷史與文化的觀察中,無不體現中中共黨文化的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說成是負面思維習慣。其大致表現為:

1、以點代面、以偏概全。這本是共產文妖們的慣用伎倆,西化文人們也是有樣學樣,以此來否定傳統文化。他們會把歷史上的局部現象說成是普遍的歷史現象,或把某個人的一句話無限放大,當作主流思想大加批判。比如說「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本是後世腐儒們的一句話,就被這些人拿來當作了傳統文化的罪證。

2、斷章取義、任意發揮。西化文人往往對學習中國文化沒有甚麼耐心,有的僅僅看到了一章半句就以為都知道了,並隨意發揮,對此加以批判、謾罵,說中國文化如何如何束縛人性。見到一句三從四德,就大罵傳統文化束縛女性、摧殘婦女之類。

3、崇拜強權、嘲笑道德。西化文人對西方文化的崇拜很大程度上是對強權的崇拜,對物質的崇拜。通俗一點說就是誰有錢誰就先進,誰拳頭硬誰就是先進,因為西方人的科技領先了中國,所以他們的一切都先進,而中國人對道德的推崇在他們的眼裡卻是迂腐的行為。這些人如果生在中世紀的歐洲,也會把西方文化說的一錢不值,把中國文化捧上天。

4、先入為主、為觀點找證據。他們先是把中國文化說成是某種情況,然後再從故紙堆中卻找證據來支持其觀點,至於這些證據是否具有普適性則並非他們關心了。比如他們先會說中國文人天生奴性,然後就專找一些奴才文人們的言論與行為來大肆論證。

5、先行歪曲、然後批判。這種方法是先把傳統文化的一些理念加以歪曲,然後再對被其歪曲的理念大肆批判。比如孔子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明明說的是社會各階層的人需各守其職、各盡其能,但西化文人們則認為這是為了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孔子就是專制政權的幫凶云云。

6、胡亂編造、任意捏造。西化文人們有時靠自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印象加以發揮與想像,編造出一些似是而非,或中國文化中根本就沒有的東西,以此來否定傳統文化。甚麼中國文化就是愚民文化、吃喝文化、享樂文化、做奴才文化、圍牆文化等等,名目繁多、不一而足。

7、放大缺點、無視優點。任何一個民族的歷史都有其正面與負面,而西化文人們對中國歷史卻是只盯著缺點,把歷史上許多的負面事件一一羅列,以此來說明中國的歷史是如何如何的落後愚昧。比如甚麼宮廷鬥爭、貪污腐敗、官場傾軋、嚴法酷刑等等,好像五千年的中國歷史充斥的都這些東西。用他們的這一套方法看人,大概再好看的美女都會被其說成是醜婦。

8、懷疑一切,詆譭聖賢。他們喜歡用現在人的道德水準來衡量古代文人,對古人的經典加以懷疑,對史書上的記載加以懷疑,對聖賢們的美德加以懷疑。最後的結論就是祖宗不可信,聖賢不可信,道德不可信,只有當下他們自己才是可信的。

9、以面代點、混淆視聽。人類不同的文化之間雖然有許多差異,但有些是共同的,其中包括一些缺點都是共有的,因為人性中的惡非是哪個民族獨有的。西化文人則把這些人類普遍存在的缺點都說成是中國獨有的,比如甚麼戰爭屠殺、酷刑惡吏之類都是他們攻擊傳統文化的罪證。

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曾經遭遇過許多次的危機與挑戰,但中國文人們從來就沒有喪失過對中華文化的信念與敬畏,正是這種堅定的信念才支撐著中華民族走過了漫長的歲月,淌過無數的時光暗河。然而在歷史跨過二十世紀的門檻時,卻突然冒出了一大批反中華文化的西化文人,他們自陷心牢卻不知。在民族危難之時,不是在固本培元,重塑傳統文化的精義以凝聚民族的自信,而是肆意貶損之、竭力毀滅之,鼓吹全盤西化云云,還美其名曰救國。文化就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換掉了文化這個民族還存在嗎?

他們的努力不但沒有救了中國,反而引來了西方的共產主義幽靈,一個曠古的邪魔。中共也如他們所願,把中華文化徹底滅絕了,把中國全盤西化了,只不過用的是西方最爛的馬列文化。同時令他們失望的是中國並沒有強大,而是徹底的墮落了,他們自己也遭到了中共無以復加的羞辱與摧殘。可悲的是這些西化文人們百折不醒,依然在鼓吹全盤西化,依然在大罵傳統文化,還把中共的暴政歸罪於中華文化,其愚頑如此,夫復何言!

彈指兩百年,西方的科技文明已經帶領人類走入了歧途。在鋼筋水泥的叢林裡,在物慾氾濫的人潮洪流中,在機器轟鳴、車流如織的廠礦、都市,我們的生活已失去了詩意,我們的心靈已經迷失。能源危機、環境污染、物質爭奪等等社會問題糾集著人類!越來越多人開始認識到中華文化中那些閃閃發光的精神價值才是人類最寶貴的財富,才是開啟人類找回自我的金鑰匙。

放寬文化的視野我們可以看到,兩百年裡,歷史只不過是在東西方文化之間作了一次慘烈的擺動。西化文人們喚來的不是西方上帝的拯救,而是西方魔鬼的洗劫,一群拋棄、謾罵自己民族傳統的人如何能帶領民族走向新生!所幸的是,中華文化並沒有被滅絕,依然有無數的中華志士們在黑暗的歲月裡,尋找中華文化的真諦,傳播中華文化的價值。近年來以洪揚中華傳統文化為己任的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大洲巡演的巨大成功,恰似中華文化重煥神光的標誌。無數西方的主流人士從神韻演出中驚喜的看到了一個綺麗如夢幻般的文化中國,中華文化必將再一次給人類送來福音,給世界帶來驚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