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南方都市报》报道,广东白云学院组织挑选出来的团队,每天对学生的微博及其他网络社区发言进行监控。该团队被称为“网络红军”。

据中国媒体《南方都市报》3月19日报道,从2010年末开始,广东白云学院组建“学生工作网络舆情信息监控小组”,先后创建116个微博群和“白云红军”QQ工作群,近3年来回复各种网络信息10万余条以引导舆论方向。另该小组每天对学生微博、贴吧、QQ群的信息跟踪了解其动态。该项目还获得广东省高校学生工作专业委员会表彰。

据该校负责人向《南方都市报》介绍,“白云红军”有9名专职教师和6名兼职学生组成,入选“红军战士”需经有资质的学生推荐和校方面试、考核等。其选拔标准之一为“思想政治立场坚定”。入选后这些“红军”会在国内各大网站微博、贴吧等网络社区,对学生感兴趣的热门话题进行监控,每周五下午做成舆情信息报表提交给学校。学校为“红军战士”配发电脑,他们每天工作约1.5个小时,校方以勤工助学形式按每小时7.5至8元给付报酬。网友“胶带俱乐部”对此发出幽默评论:“一个人的微博,读的最细最认真的,不是什么粉丝,而是卧底的五毛,这就是网络真理。”


文革中迷失的一代

“这是残忍教育的一种”

网名“奥哥”的白云学院学生在该报道出台后在Twitter上透露,该校要求学生填写微博地址上交学校。南方报业评论员鄢烈山发出微博发出质问:“请问,白云学院院方雇佣9名专职教师和6名学生,组成‘网络红军’监控学生网上言论,这钱该花吗?9名专职教师是什么性质?合法吗?受到省高工委表彰,这是建筑警察国家的必要补充吗?这就是极权吗?”作家天佑表示:“这就是学生特务组织,是违宪的”。

目前正在德国访问的中国自由作家野夫, 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指白云学院组建“网络红军”既是“残忍教育”的一种形式:“这是典型的五毛别动队,而且这种自发性质的更坏,本来国家有很多的情报学校是专门做这些事情的,象这种就象戴红袖章的小脚侦缉队,叫不务正业,这本来也不是这些高校的任务和教学方向,为什么会把这些完全在懵懂无知状态(的学生)往党卫军、纳粹方向培训?我对这种事情深恶痛绝。这是残忍教育的一部分。”


“最大的受害者是这些监控者”

“怎样的祖国要孩子们学会如此残忍的生存?”

野夫也表示正处花季的孩子们,在本该求知的年龄,在这样诱导下,将偏离正常成长的方向,而且在该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告奸文化也与正常的人性相悖离,但学校老师向学生营造“国家神圣”、“维护学校声誉”的光环,学生也会在参与项目的过程中自我 “崇高化”、“圣洁化”。因此野夫认为,在这样的高校教育环境中,最大的受害者不是那些被监视的学生,而是这些模糊了人性取向的“网络红军。”

野夫上个月曾在德国科隆世界艺术学院组织活动中,就中国的“残忍的教育”发表演讲。他在“残忍的教育”一文中也写道“背叛、告发、出卖甚至故意互设陷阱,这是我从童年开始就要防不胜防的世道。是怎样的祖国才要她的孩子,在本该稚嫩的年代,便要学习如此残忍的生存。我在今日之社会犹能时时处处感到的不安和危机,其实多数都是早在孩提时就被教育形成的阴谋和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