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分析:从“猫论”到“鞋论”

43189
作者:张伦
 
 

 

邓小平与习近平

邓小平提出了“猫论”,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时提出了“鞋论”。

习近平在莫斯科一番“鞋论”(发展道路要象鞋子穿在脚上才知道是否合适),引起众多议论,这恐怕是其当年在拉美那番“吃饱论”(西方一些国家吃饱了没事干,批评中国人权)后又一次用通俗语言表达的某种重要的政治理念。

在习近平正式成为国家元首后,提出这样的看法,攸关国家未来,值得做些讨论。

“猫论”

改革三十多年来,最著名的提法可能就是邓小平的“猫论”(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客观讲,这种典型的实用主义哲学,在文革后期尤其是文革结束后一段时期,针对那种意识形态挂帅,乌托邦主义盛行的状况,对解放思想,摆脱教条,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是起过相当大的正面作用。

那是一种与毛式的政治浪漫主义本质上恰恰相反的东西,因此对纠正文革等毛留下的负面遗产就具有特殊的功效。

吊诡的是,这种反毛式意识形态的批判思想,反过来成为新的意识形态,国家哲学。近三十年来的国家政策基本以此为指导,“发展是硬道理”,虽也提综合发展,事实上是经济至上,GDP第一,其他都不重要。这种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的偏颇,所带来的负面效果,今日暴露的一览无遗,从环境、管理到道德甚至经济领域本身所凸现的危机,已严重威胁到中华民族的未来。

\

笔者多年前就曾多次提及:一种文明是一定要有坚实的价值系统的,用一种实用主义哲学是无论如何不能撑得起以一个文明巨厦的。实用主义的态度有其合理性,但它决不能成为价值系统的全部和核心;没有价值系统的文明将是十分可拍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以在西方具有实用主义传统著名的英国人来讲,你只要看看奥运开幕仪式上所传达和展示的一些信息就知道,那实用主义绝不是他们的价值系统的根本,在其之上是有更高的价值来平衡和指导的,与邓氏这种单一尺度的实用主义决然是不同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要走向未来,就必须对这种“猫论”进行必要的清理,重建一种新的国家哲学和价值系统。

“鞋”论

而这些,是习的前两届都未完成或者说是不想、不敢完成的任务。现在,习近平首站出访,在莫斯科提出的这种“鞋论”,如果其目的是为现行中国模式论证,就不能不让人感到失望。

因为,如果说,当年“猫论”在当时的背景下还是具有相当的批判指向和开拓的积极意涵;那么与此相比,当下的这“鞋论”就具有明显的保守色彩,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执政集团与三十年前相比,现在更缺乏自信,更趋保守,意识形态上更加苍白无力。

这几乎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中国的官方媒体、领导人、某些体制学人这些年要在国人和外人前不厌其烦,不遗余力地要么借人之口,要么自吹自擂,不断地重复唱颂中国体制的正确和美好。如果对自己的发展道路、制度充满自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吗?让人怀疑这恰是内里没有信心的一种表现。“走自己的路,让人们去说吧!”没了这种自信的人,是不是一定要不断地念叨“我没有走邪路、歪路”才能给自己一点继续走下去的理由和胆量呢?

谁来穿鞋?

如果说习先生的意思是强调发展道路的主体性,需要试验,需要穿鞋者主体对鞋的认可,从这个意义讲,“鞋论”不是没有道理。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谁有资格来评定穿在中国人脚上的这鞋(制度和发展道路)是否合适?仅凭执政党,党的领导人?显然是说不通的。

对那些官商权贵来讲,现在这鞋不仅穿得很好,而且是大好、特好:世界上有多少国家能让他们如此放肆地贪污腐败,挥霍河山,巧取豪夺,视民如草芥,难道不正是穿这种鞋穿惯了,穿太舒服了的表现吗?

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

可对那些毫无权力,利益严重受损的阶层,当下这鞋就不仅是穿着别扭,而且是痛苦不堪,恨不得光脚才痛快。麻烦的是,他们却没有丝毫选择的权利。就像文革时我们常能穿的只有黄胶鞋,黑皮鞋那么几种,那显然不是人们自愿选择的结果,是被迫的。因此,泛泛地谈中国人都认可穿现在这鞋(发展道路和制度)是毫无依据,不能让人信服的。要看谁来评价。

事实上,现在脚上的鞋到底是否合适就已大成疑问。各种危机因素已在明确地显示现在穿在中国人脚上的鞋不管是被迫穿上的还是当年选择的,都已经是破绽百出,让人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很难顺畅和堂堂正正;那环境的坏损,道德的崩溃,腐败的泛滥,官员的跋扈……岂不都是明证?

而话说回来,即使过去合适的鞋,也很难说就此永远合脚,哪个做过父母的人不知道这个道理:孩子的脚大了要时时换鞋。这是常识,甚至是比习先生这说法还要不容置疑的道理。经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中国,经济与社会空前活跃,与世界的交往高度密切,年轻一代在成长,还用那老鞋继续套中国前行的脚,难道还要把中国再造成八寸金莲式的畸形不成?其实,假如我们把“鞋论”推论到底,是不是中国早就到该换换鞋、试试新鞋的时候了?

人们如果觉得鞋不合脚,要换鞋,其实也是非常正常的反应,更应该是一种做人的权利。但在中国现在的政治结构下,如人们要换鞋,习先生能不能允许人们有这样的表达权,选择权,且率执政党顺应民意,弃旧鞋而新就,穿新鞋走新路?这恐怕就是问题的关键,是习先生是否真信他的“鞋论”的一种检验。

“人论”

无论是猫论,鞋论,其根本的缺陷都在于缺乏一种“人论”,缺乏一种以人的尊严,人的权利为标准的价值系统。猫是人养的,能抓耗子是好猫,但它如同时也扰人,伤人就不是好猫,衡量标准要全面;鞋是给人穿的,服务于人的,人要有权利选鞋、换鞋、穿鞋、脱鞋。没有这样一个以公民权利为主导的鞋论,习先生的这种鞋论就难免不成为官方拒绝变革的托辞。

以几年前官方提出的所谓“以人为本”论来讲,因其中内含了一个根本性的缺陷,就是“以人为本”的主体是党,领袖,国家,“我”来以人为本,(逻辑上我也可以“不以人为本”)公民的权利没有落实,公民没有主动权和决定权,这种提法最后流于空洞无物,无法完成矫正“猫论”遗下的负面遗产也就是必然的。如果习氏的“鞋论”不就公民权利的增长做出正面的回答,将沦为人们嘲笑和讥讽的对象。

 

作者张伦是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BBC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