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度污染的北京,走在街上的一名妇女和儿童。(图片:Getty Images)

【看中国记者欧阳光编译报道】据《商业周刊》3月28日(周四)报道,尤其经历了象被诅咒式的雾霭之后,1月底《大西洋》月刊的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发布了一篇短文:“中国的污染:从出生缺陷的角度”。这篇短文以一个问题结束:我们是否知道,如果长时间暴露在污染的空气、水或食物之中,会导致孩子出生缺陷?

事实上,在中国境内外的几名科研人员最近几年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是肯定的。这并不意味着,每一名在受污染环境中的妇女生出的孩子会经历持久的健康问题,但在人口中,这种趋势线是明确的。根据不同的污染水平和暴露在污染中的频率,观测到的影响范围,从更容易出现严重先天性出生缺陷,到早产及出生体重过低、婴儿死亡率增高,以及孩子之后的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

普林斯顿全球学者朱彤(Tong Zhu 音),与在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及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研究伙伴,最近公布了一份对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煤矿丰富的山西省严重新生儿出生缺陷的10年调查结果。具体来说,该团队调查的是先天性神经管缺陷令人震惊的发生频率,其中部分婴儿的大脑、头骨或脊柱缺失或连接不正常。绝大多数这种情况的婴儿只能存活几周。

在美国,每1万名活产婴儿中,有7.5名婴儿有神经管缺陷。在山西,这一数字是18倍:140名婴儿。“我们希望了解背后真正的问题所在”,朱彤(音)说,“我们想找出是什么化学物质引起的。”

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研究人员在山西收集了80名死胎或有缺陷新生儿的胎盘。他们的分析证实,这些婴儿在子宫内被暴露给显著浓度的农药、工业溶剂,特别是多环芳香族碳氢化合物(PAH),这是化石燃料燃烧时释放到空气中的物质。在山西,丰富的煤炭用于发电厂,及供家庭做饭取暖。“我们发现,在有缺陷的婴儿的胎盘中,较正常的婴儿有更高浓度的化学品”,朱彤(音)解释说,母亲被暴露的环境与孩子的出生结果有“明显的关联”。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2011年8月2日发行的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文集中。

另一项重要的研究发表在2008年10月刊的《环境健康展​​望》杂志。研究的共同作者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重庆医科大学、上海复旦大学及上海交通大学。他们研究了在重庆的两组孕妇。在那个区关闭了一家严重污染的燃煤电厂,这使研究人员能够比较在该厂关闭前后婴儿出生的情况,他们发现了一个显著的区别。

“胎儿对接触到的有毒化学品极度敏感”,其中一名作者弗雷德里卡·佩雷拉(Frederica Perera)说,“他们的器官和大脑发育迅速,代谢和DNA修复系统的效率不如成年人高,清除有毒化学物质的能力较低”。

在2002年和2005年,研究人员招募了两组不吸烟的母亲和新生儿。所有这些妇女都居住在重庆市铜梁电厂2公里以内。该电厂于2004年关闭。在这些孕妇生产时,采集了脐带血,分析记录了PAH、汞和铅的存在情况。研究人员对这些孩子随访到他们的第二个生日,以评估他们的行为和智力发育。研究发现,2002年出生的孩子,当时电厂仍然运行,平均表现发育迟缓,尤其是运动技能。出生于2005年的孩子们没有表现出同样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新闻故事”,佩雷拉说。“政府关闭了电厂,你可以看到立竿见影的改善”。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