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伊健:中国等待突发事件降临

43278

习李上台,一个记者会就显示一贯的高度集权的〝计划政治〞,精密控制,滴水不漏。政治改革不着一字,就如癌症患者动手术,改不改,必死无疑,单等突发事件来到。
 


十八大之后的〝两会〞已经达成这样的一致意见:依旧〝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核心就是高举党旗,习李和胡温高度一致,惊人一致。这意味着:对习李的任何期待,就像对胡温的任何期待最后都落空一样,党还在领导着国家,国家还在控制着社会,党通过国家管理着社会,奴役着民众(党就是国家的主人,控制着所有财富,惟一的支配人就是党)。

政权与民众的关系天天恶化,有朝一日,党民矛盾激化到不能维持的地步,压力到了不能承载的程度,政权到了崩溃的地步,长期缺乏自组性的社会也会随后陷于混乱局面,最后成也是五不搞,败也是五不搞,老路、死路、邪路到了最后一个死角,宁要崩溃,不求新生;宁肯失败,不容改革。
习李政权:维稳好似癌症开刀

该如何形容当下的习李政权呢?将〝维稳压倒一切〞继续下去,但维稳的结果就是维不稳,不是稳定压倒一切,而是一切压倒稳定(其实质是最大地破坏稳定)。邓小平时代是改革压倒一切(主要是经济改革),实质并非其高调中的稳定压倒一切(〝六四〞之后的政治口号),如今偏偏是害怕不稳定,维稳高于一切,任何政治改革都不可能,政治改革已经沦落成行政机构改革,经济改革也变成了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盛宴。

在邓小平时代,政治改革异化为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并非他不想,而是他看到政治改革的极大风险,索性就把迈向政治改革的步子给退缩回去了,只剩下半吊子经济改革。改革改到今天,政府越来越富,官员越来越飞黄腾达,折腾民众起来到了极端的地步,所以维稳成为他们压倒一切的任务,江泽民、胡锦涛的二十四年,基本上是走邓小平开辟的路子,不是新路,实际是老路,也是死路。

到了习近平李克强接班,依然不敢走政治改革之路,改革就好比对一个癌症病人动刀子,刮骨疗毒,把恶性肿瘤割下来。眼下看,这个癌症重病人还在挺着,身上并没有动刀子,当然,现在已经是重病晚期了,动刀子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等死了,维稳决策就是等死,不死不结束;维稳就是不知道哪一天哪个环节哪个地方突然出现突发事件,导致整个系统失灵,就像高速行驶的火车脱轨一样。只有突然事件才会让其提前终局,令人治制度终结,这样的突发事件当然是很难预料的,一旦发生,就将是多米诺骨牌的连锁效应。
政改免谈,七千亿预防突发事件

因为一个非民主政权,到了最后关头,总是计画完美,应变不足,一旦遇到全国性的突发事件,必然一败涂地。所谓计画都是事先预定好的,比如北京市公安局一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近三十三亿,全国累加经费一年或超过七千多亿,这么多钱能办什么事情,都是事先预料或推算好的,预期内执行预案。可是若遇到了特大突发事件,仿佛进入一个雷区,三十三亿如同打水漂,甚至多一倍的钱也不能搞定。

或者年度计画里已经多支出了三十三亿,另外三十三亿或三百亿或三千亿就成为空头支票,那么这就是最后关头,他们就惊慌失措,疲于应对了。遇到足以影响到全国稳定的突发事件,又没有钱来应对,只能墙倒众人推。那么什么才叫最后关头,一年突发事件几十万起只是某个特大突发事件的前奏,突然引发一起具有全国效应的特大事件,才是不可避免的,正如前面说的火车脱轨,或巨轮撞上冰山,或火山爆发,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却无能无力。这就是最后关头,用一句歌词形容就是撞上南墙〝不死不甘休〞。

假如你还对习李新政有指望,看看三月十七日李克强首任总理的第一场答记者问吧:记者要问什么,几乎一清二楚,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凤凰卫视,轮流上场,问什么,怎么问,怎么回答,比盲人摸象还容易,政改免谈。惟一有问过劳教制度的改革,李克强不过是一句话简要带过。
李克强记者会精密控制习以为常

这里面透露出几个细节说明维稳机制无比精致:一是所谓答记者问,问题基本上都是内定好的,李克强及其智囊班子有充分准备;二是外国记者十分配合,不问政治体制改革进程及时间表,不问敏感又难以问答的问题,对于眼前敏感复杂的钓鱼岛即中日关系问题,中朝关系、中国与南海争端国,如菲律宾、越南等只字没提;

三是有可能会问敏感问题的记者,万万不可给他们提问的机会,不给新总理难堪;四是李克强继续温家宝的行政管理路线,沿其既定政策,甚至不偏不倚,不越雷池,主抓经济,带动就业,至于环境保护、空气品质、食品药品安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基本上没有能力彻底改变或根本改变,真正利国利民的大规模减税也难以在权贵中形成共识;

五是包括李克强在内的中共高官,除了会当官之外,别的事情都不会做了,当官只会说官话,打官腔,刚愎自用,长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明知自己听到的是官话、假话、套话,也不能不听、不看,习以为常,最后当了五年或十年总理,什么事情也难以做成,就像温家宝一样灰溜溜地熬到退休养老。

六是李克强所谓精兵简政一看就是幌子,但从发改委这个小〝国务院〞来说,就有四名正部级的中央委员,公安部有三名中央委员;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是原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党组书记是原新闻出版总署书记蒋建国,两个正部级和十八大中央委员;铁道部撤销,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是正部级,原部长任董事长,全民所有者企业,但不隶属国资委,同样是超级的〝铁老大〞。
精兵简政:既不换汤也不换药

新组建的国家海洋委员会下属执行机构国家海洋局挂牌中国海警局,局长兼海警局政委,正部级的公安部副部长兼中国海警局局长,单这几个部门就是正部级人员增加,机构扩增,经费也随之增加,李克强约法三章中提到的一条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这可能吗?还不包括一些常设的临时机构的人员编制增加,维稳经费等公共安全保卫开支只增不减,所以说摊子越铺越大,越破坏稳定。

这等于说李克强一边踏进国务院大门,一边无可奈何地打自己的耳光,既不换汤也不换药。这种从上到下的集权制度,本身就是腐败和权力寻租的平台,彻底腐败,上行下效,比如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到任一年未满,已经突击提拔官位一百多人,经常在公安分局局长、各支队支队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下派一个派出所所长或大队长(一个所长职位不少于二十万元)。

事后人们才知道是上面有人——〝空降兵〞。官职基本都是上面定的,搞定上面什么位子都有可能,君不见二○一三年〝两会〞,国家信访局局长〝空降〞地方当省长,国务院副秘书长〝空降〞到下面当省长、部长,甚至中纪委的副书记、秘书长都能〝空降〞到地方当省委书记,可见〝上面〞的权力有多大,利益又有多大。
政改不政改,党都会突然死去

自上而下高度集权的〝计画政治〞是中共的命根子。计画就是确保,如期,就是万岁万万岁,计画让习近平当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就一定要计画成功;李克强当总理也是如此,甚至当年人大会议通过一个《物权法》,也是中办下达红头文件〝确保〞人大会议通过。形象地说,如此中共特色的计画政治就好比一列负重火车行驶在铁轨上,当铁轨已经磨损、断裂,来自上面的指令依然是〝计画通过〞,于是只能危险通过,结果人人分摊。

这个政权不可救药,党是最大的破坏稳定的源头,虽然改革停滞,但党不会计画自己会突然死亡,但事实上已经没有别的任何可能,党这个怪胎只能任其夭折。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个政权在极大压力之下,被迫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但对党来说是最坏的结果,一旦政治制度改革,党就没有任何立足之地,不政改,党会突然死;政改,党也会突然死。

苏联的共产党还有戏吗?东欧共产党呢?共产党在国际社会有什么好名声吗?要知道在台湾凤凰涅盘的是国民党,新生的是民进党,独独不是共产党。共产党只能死,政权只能崩溃,别无其他生路。所以,不用什么〝计画政治〞,中共特色的计画政治都会落空。中国一旦实现宪政,保障法治和民主自由,不再有维稳,就能稳定;不再有〝五不搞〞,就能政治繁荣,经济繁荣。

转载开发杂志2013年4月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9/13 07:58:26 AM
中國不需要等待甚麼,而是旁觀人在為利益而一直等待或期望,這就是中國的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