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文昭:金三的战争闹剧与中共的困境

43380


时至今日,威胁正一步步转变为闹剧。许多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小胖把牛皮吹得太满、表演得过火了,看你怎么下台、怎么收场。笔者认为对朝鲜这种政权来说,自找台阶下倒不是什么难事。它绝对有能力把尴尬的结局又描绘成一次伟大的凯旋来忽攸本国民众,但对于小胖在权力圈的地位来讲可能是一次挫折。一种基于习惯的猜测是,金正恩欲巩固他的权力,在以狠劲排座次的黑道堂口文化氛围中,这位奶油小胖墩必须显示出他的剽悍、凶狠程度胜于所有人,才能让一帮前朝老将和军头们从心底里服贴。这一轮挑衅架势拉得很足、嗓门也叫得够响,但如果没人接招就草草收场,甚至连击沈对方一艘巡逻艇、向对方的地盘冷不丁打几炮这种讨小便宜式的“战果”都没捞着,小胖就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在权力圈的威望不升反降了。

第二个看点是老大哥中共的反应。中共总书记习近平4月7日在博鏊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说:“不能因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4月6日外交部长王毅也说“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这一系列表态被许多媒体解读为老大哥在向小兄弟发出警告,北京的对朝政策已出现了些许变化。笔者倒是认为这些估计过于乐观,因为中共并没有明确指出“生事”的责任人是谁,美、日、韩可能也包括在内。不久前结束的美韩“关键决断”军事演习、美国B-2隐形轰炸机抵达韩国参加演习、反导拦截系统进入部署,也都可以被解释为“生事”。仅从一些模棱两可的措辞就认为中共对朝鲜的态度已发生变化显然过于肤浅,这些看似语气很重的表态除了说明中共不希望看到朝鲜半岛发生大规模战争,没有更多的内容。

对于中共在近年来在半岛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有两种相反的观点,一种是认为北京是个冤大头,实际对平壤的政治影响力低微,朝鲜在做核试验和发射导弹的决策时,完全可以置老大哥的态度于不顾。完全相反的观点是朝鲜今日的所作所为是中朝合作演出的双簧,中共利用朝鲜这颗棋子牵制美国,迫使美国向中南海寻求合作。而作为演出的酬劳,朝鲜得到中方的经济援助。

从当局者的动机和出发点来讲,笔者认为后一种猜测相对可靠,这可以从中共掌握着能决定金氏政权生死的关键性影响力而从来不动用、以及压制国内民间的“弃朝”言论可以看出来。2006年朝鲜进行第一次核试验之后,至2011年底中朝双边贸易额上升了约三倍,朝鲜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性增加了。在经济依赖增强的情况下,政治影响力反而下降,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合常理的事。不管是对朝鲜的贸易、投资还是无偿援助,中共显然十分清楚,朝鲜从中国获得的一切资源都将被用来支持发展核计划和导弹技术,这是无法避免的,而这一切中共都默许了。

但是如果说这一次朝鲜威胁要对美国发动核打击、撕毁朝韩停战协定也是来自于中共的授意或暗通款曲,可能多数人不会赞成。朝鲜的折腾是中共一张战略上的牌,但折腾得过头了又是一张臭牌。朝鲜的核威胁将促使韩国和日本国内“拥核”的声音相应高涨,美国要说服韩国和日本放弃也发展核武器,就要提供更强有力的军事保护。有了朝鲜的搅事,美国及其东亚盟国也加强了军事力量,反导系统名正言顺地摆到了中共的家门口,显然不利于中共的战略利益。

在探讨中朝关系的时候,我们必须注意到朝鲜官方的“主体思想”。这个“主体思想”简单地说,是要“以我为主”,朝鲜要扮演一个能支配局势的大国角色,谁也不怵、谁也敢惹,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不妥协、不动摇地加以实现,并且全民族要绝对忠诚于领袖。而这个“主体思想”就是金日成当年清洗了劳动党内的“苏联派”和“延安派”以后确立起来的。从这样一种观点出发,劳动党控制下的朝鲜史学界改写了朝鲜的历史,否定了殷商王族箕子所建立的“箕子朝鲜”;在对朝鲜战争的宣传中也淡化了中共“志愿军”的作用,将朝鲜战争描绘为金日成主导下的胜利。在这种思想的作用下,很显然在半岛局势的发展中,朝鲜有其自己的打算,并不是一颗完全听从摆布的棋子。

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共实际扼住了金氏政权的生命线,只要它有决心,完全有能力阻止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计划。它为什么一直不做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朝鲜对中共的战略价值明显呈递减趋势——尽管每一轮危机后,美国都会寻求北京的合作,想通过中共了解朝鲜的意图、并希望中共发挥影响来约束朝鲜。但这种效益是短期的,中共有能力约束朝鲜却一直无所作为,长期而言会损害中美关系,增加不信任。另外朝鲜半岛的无核化也在很多方面符合中共的利益,如果日本和韩国受到朝鲜的刺激也发展核武器,那相当于这些国家也拥有了独立的核威慑北京的能力,当然中共不愿意看到。

因此中共的对朝政策是在走一根危险的平衡木:既希望通过朝鲜牵制美国,让美国有求于北京;又不希望朝鲜的威胁大到了引起地区形势发生根本变化的地步。这其中还掺和着朝鲜“主体思想”造出的大国梦、其领导人权术斗争的考量,道路尤其的不清晰、前景非常不可控。

中共现在不得不考虑在朝鲜带来的利益和所制造的麻烦之间做出权衡。现在它倾向于在多边的国际场合,比如联合国这样的场合,不再公开扮演朝鲜庇护者的角色,以避免随同朝鲜一起被孤立。但回到中朝关系的双边领域,要从实质上改变对朝政策却是难上加难。其困难之处在于,在中共体制内有朝鲜的坚定支持者,即:中共的顽固保守势力。他们显然十分欣赏朝鲜所体现出的极度仇视美国的态度。这批人在中国国内抵制任何民主化的变革,相应地在国际关系上也十分赞赏朝鲜多年来一直站在抵制西方民主理念的最前线。这样的兄弟,朝鲜是“硕果仅存”了,对他们而言真是弥足珍贵。在中共的顽固、保守势力心中,“中朝友谊”不是一句空话,而真的是“血脉相连”,朝鲜对他们而言有旗帜和榜样的意义。如果金氏政权崩溃,他们不仅仅是失去了地缘政治上的缓冲地带,而是失去了一个思想上的盟友,他们在中国国内的影响力也会蒙受打击。

君不见今年朝鲜试爆原子弹成功,国内的“左派”一片欢欣鼓舞,代表毛左的“乌有之乡”网站还发文祝贺。张宏良、孔庆东等毛左代表人物,无一不是坚定的挺朝分子。另外,《学习时报》的副编审邓聿文公开发表了弃朝观点以后,立即被代表中共顽固派的政治局常委兼中央党校校长刘云山停职。在他们眼中拿中国百姓的民脂民膏去养活金三不是问题,关键是要维持住他们心目中的旗帜不倒。如若朝鲜半岛统一在民主制度下,也将是他们在精神上的失败、意识形态上的破产,因此维护朝鲜也是在维护他们自己的生存空间、影响力空间。目前这一股顽固势力在中共高层仍然相当强大,在体制内、在社会上也有一定的市场。可以想见,以中共当前的僵化,它在其内政改革上难以有什么突破,在对外交政策上也难有实质性的变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