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紫霄:劳教所——灭绝灵魂的魔窟

43383

近期大陆媒体爆出了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冰山一角,震惊了世人,对法轮功修炼群体惨绝人寰的迫害,何止马三家,十四年来从政法委到监狱劳教所,以致单位保卫科,街道办事处,小到村委只要有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就无所不用其极,处处画地为牢逾越一切法律之外,在江氏集团的指使下遍地都是马三家,从精神和肉体上残害一心向善的人,对坚持信仰的就送去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年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单位配合610找到我母亲向她保证,只要我回来上班他们保证不找我麻烦,在家修他们不管,在亲情的感召下我相信了他们,谁知回来上班不到一个月在单位就被骗走送到了劳教所,刚去的时候一个大队只有二十多人,三天时间五个大队全部爆满,每个大队增至一百多人,在短短三天时间就有四五百大法弟子被集中送到劳教所迫害,她们大多都是跟我一样被骗来的,有的还穿着拖鞋,在家炒着菜,610在楼下喊下来说点事就被绑架来了,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连行李换洗衣服都没带,从十八九的小姑娘到六七十的老太太,有大学校长、教授、演员,军官、政府官员,电视台的,从省委的到人大的都有,几乎涵盖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修炼人都被集中到这个魔窟,不管社会地位多显赫进来了就只有一个身份,就是被转化迫害的对象,只要坚持信仰都难逃生不如死的残酷迫害。

因为坚持信仰我被辗转送去过三个劳教所迫害,其中包括一个男所,幸运的是当时劳教所里关押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大法弟子,我在那里受到很多男性法轮功弟子的保护,跟去负责看管我的两个女警也非警校毕业,当时全国突然大面积的抓捕法轮功,警员奇缺就从社会上临时招了一些刚毕业的学生,她们刚迈出校门就以公务员考试的形式进入这个人间地狱工作,时间短还没那么邪恶,还是心怀梦想跟我同龄的小姑娘,她们也没太难为我,只是我还有两三个月就到期了,她们也担心我不转化能否走出这个魔窟,因为没有先例。在男所那段时间里我并未受到人身攻击,毫发无损的闯出来了,当时突然接到通知要接我回女所,大家把我送出楼外等车,那天的天空特别蓝,天清体透祥云朵朵,长期阴霾笼罩的天空,突然变得画一样的美丽超凡,大家望着天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有个警察感慨这么漂亮的云彩很少见,叫我们修炼人看了又得有些说法,有些应兆。

世间的一切事都有天人感应的,最近刚爆出了禽流感,世人在恐慌中不知道怎样自保,接着就爆出了马三家的酷刑迫害,这不正是天象示警后神给人指出的自救之路,真相能唤醒良知,良知能促使人选择善,拒绝邪恶,只要有善念就能解救出被邪灵吞噬的灵魂,找回真我被神救赎。真相是人自救的天机,在谎言如雾霾一样毒人心肺,不见天日的大陆,马三家真相的爆出如一道晴天霹雳,撕开谎言的口子,黑暗中惊现曙光,邪恶是在世人的麻木与对生命的漠视下滋生壮大的,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因为危墙之下难有完卵,共产邪灵的历次运动都是在精神上灭绝我们的民主之魂,如果预言中的大淘汰来临,被邪灵灭绝了灵魂的人是很危险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直接针对信仰,源自灵魂的乾坤正气,也是所有世人生命的本源,法轮功问题是一块道德的试金石,在大善大恶面前觉醒的世人都能重新作出选择,摆正自己的位置,与自己的灵魂沟通连接上神的纽带,才能辨清善恶美丑百毒不侵抵御一切天灾人祸。

所以我以自身的经历,和亲眼见证的无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悲惨遭遇,和从一些参与迫害的警员那里得知的真实信息,从我个人角度向世人揭开劳教所的层层黑幕,希望唤醒更多的良知,伸出正义之手早日解体这附体在神洲大地的魔窟,复兴中华民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预谋已久,即使没有四二五事件迫害也一样会以别的藉口发生,早在九六年就选了几个试点,对炼功点实施干扰破坏,九九年之前就扩建了劳教所,我们没进去之前,劳教所连警员都算上总共不过一百来人,他们早就盖好了监室楼和车间楼,空閒着就等着大批量的非法绑架大法弟子,三天时间就抓进去五百人左右,每个大队都有几间小号,禁闭室,还有地下室和水牢,专门关押坚定的弟子,一切迫害设施齐全,而且每强迫转化一个弟子要二十四小时内上报中央,它们把灭绝人精神信仰的全国统一掀起的转化恶潮称之为熔炉工程,是超越一切地方权限的,灭绝人性的文革式迫害,那些警员大多只是副科级,却嚣张的不用任何法律程序随便抓捕处级以上高官。

跟我一个监室的有个在市委人大工作的,家庭背景很厉害,她在信访办一报出工作单位,警察就悄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很佩服,接回来时家里动用了关系所长亲自安排,说关几天走走过场就送她回家,还是被送进劳教所。她在检察院的法官朋友隔三岔五就去看她,一个是劝她不要吃眼前亏,再着怕她挨打去给她撑腰,结果也没免了挨打。我刚被骗走时,家人就慌忙找到在国安任职的亲戚,想托他把我捞出来,人家明确说就是杀人放火的他都有办法弄出来,就法轮功没办法,要是没送进去他可以把我档案抽掉让我暂时消失另想办法,送进去了地方上官员就无权过问了,劳教所直接归中央管。还有警员叫嚣我们的户口都被迁到劳教所了,不转化就别想出去。经过几个月的酷刑迫害,能坚持下来的已经不多了,不转化的都被隔离,能剩下多少坚定弟子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终于我与五个坚持到最后的人被移交给了检察院,说是要整我们的材料,把我们改判后送去大西北,那里盖好了监狱专门关押不转化的弟子,然后我们五个人被安排在一个监室,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但检察院的整来整去我们不过就是说了句真话,连个莫须有的罪名都整不出来,也就不了了之。

被非法劳教的大多数都是三年,少数有一年、两年的,我是两年,因为比别人少一年,所以转化了的虽然能减期也不如我不转化的出去早,恶警不愿接受这个现实面对失败,在最后几个月里我被从男所接回后又转到了别的大队迫害,每个大队都有灭绝人性的绝招,这个队负责转化的是与我同龄的王队,她先是叫610骗来我不修炼的母亲,要强行留在劳教所里协助转化我,母亲跟我谈过后坚决站在我一边不配合邪恶,没留住。接着安排六个人两班倒用她们队的绝招熬鹰,十天十夜熬过去了,我没什么不叫睡觉也一样精神,她们又是牙疼又是肚子疼熬倒了两个。她又来软的经常抱着七八个月大的儿子跟我閒聊,有时忙了还叫我帮她看一会孩子,在我临走前几天她突然向我发飙,自以为转化了这么多人很有政绩,转不了我很气愤,我明确告诉她转化只是高压下的产物,是被逼迫出来的我不承认,离开这个邪恶的环境,她们都会清醒过来弥补过失,这里所作的一切最终都是证实了自己的失败。

她恼羞成怒问我跟她一般大,她有事业,有疼她的老公,有可爱的儿子,我有什么?跟她比我什么都没有。真可笑,我有一个纯净的灵魂,能做真实的自己就足已了。一个为名利欲望而活的人,并没有为自己活一天,只是个行尸走肉而已,向邪恶出卖灵魂的人无异于自杀。我以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身份顺利回家后,好几年都没走出劳教阴影,梦里还常笼罩在邪恶的恐怖气氛中,虽然换了环境有了自由还是抹不去那些悲惨的记忆,再回首如万丈深渊,一切触及这些记忆的我都回避,不愿讲真相,甚至不敢看真善忍美展,那些迫害的画面让人痛心不已,只有亲历的人才能深刻体会到这世上的苦也是包罗万象的。

直到无意中在明慧网上看到了王队的近况,她造了恶报得了肝癌,同龄人!她为所谓的政绩搭上了小命,真为她可爱的儿子痛心,还有另一个大队的骨干,比我大一岁生了个先天愚型的儿子,才两三年时间就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又搜了下整个省的迫害情况,发现我并不是打破先例的人,有个判了一年的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又到期了,在临走前被强行输液四天,家人来接时就神智不清了,回家九天就死了,只有35岁,临走被不明药物迫害死了,这叫我非常震惊,她才是第一个不转化闯出魔窟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打破邪恶的先例,假如我少判一年,死的可能就是我,而且我去过的劳教所都有打死人的命案,比起被迫害死了的弟子,能活着已是无比幸运,我的幸运是无数弟子付出生命开创出来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有这个责任将大法弟子所承受的这一切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有必要会写出系列文章,向世人揭开劳教所的层层黑幕,多一个人觉醒就少一个受害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