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紫霄:揭开劳教所黑幕--奴工产品的血泪史

43397

劳教所奴工产品主要是外贸产品,一下订单量就很大,几天就要做出来时间很紧张需要加班加点赶活,做的不合格还要修活,有时会干一个通宵,对身体伤害很大。
 


我当时所在大队主要是加工圣诞球,就是用塑料泡沫做成的圆形、锥形、椭圆形的大大小小的球体用墨染成黑色,再把用铁丝缠绕的很多细条形塑料的绿色叶子,沾上胶一个个均匀的插在球体上,这个胶有刺鼻的气味,闻久了头晕脑胀,插成绿色球体,连接上枝干插在塑料花盆里一件成品就做出来了,还有大型的圣诞树,小的就像中国的盆景,这些装饰品在西方国家的办公室,家居中经常看到。还有花环就是用绿色塑料小花蘸上胶,再沾上碎的白色或红色的塑料泡沫,均匀插到圆环上,这是老外扫墓和婚礼上共用的礼花,也很常见。

这些东西很不卫生,基本都是垃圾产品,气味很杂而且是由一群群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弟子做出来的,混合着受害人的血泪史,不知拥有的人知道真相后会做何感想。我们每个人都有定量,完不成不许睡觉,干活时一个监室的人为一组,个人的完成了还要帮大家做,把总定量做完才可以收工。一般在活不是很紧张的时候晚上十点钟能收工,回到监室有时还要干些小活,如贴商标或者减掉成品衣服上的线头,量也很大,没有小活等着的时候,就被要求写感想,就是文革式的批判,写的跟大字报似的她们才高兴,干活摧残的是肉体,洗脑式的思想汇报虐杀的是灵魂,而且睡觉前必须交上去,不符合邪恶要求的要撕掉重写,写不完的也要赶通宵了,我半个小时就能写出一篇,当然是召唤她们灵魂的劝善文章,她们不许监室的人看我文章,后来队长也不敢看了就不许我写了。要是赶上有点人性的队长值班,回去就开始轮流洗刷,每个组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包括洗澡、洗衣服、上厕所,十二个人要一起在五分钟内全部收拾好,收拾不好的衣服来不及穿就被赶出来,这样轮到最后一组也快十二点了,赶上人性差的要到十一点或者更晚才叫洗刷,那最后一组就要到一两点了,想在十二点前睡觉就成奢望了,凌晨五点半就要起床。

开始早饭在监室里吃,时间还宽松点,所里给每个大队也有产量定额,后来定额越来越高,为了节省时间多干活吃饭都在餐厅只有五分钟时间,一般就是白菜萝卜,不管生的熟的,冷得热的,分到碗里后马上端起来一股脑的倒进肚子里,稍微慢点会招来打骂,至于什么滋味伙食好坏,连思考的时间都不给你,上厕所也是定时的,每天只有几次几分钟时间,平时只能憋着,年纪大尿裤子的也有,因为不敢喝水很多人便秘,这个没人管你死活,她们只要产量,每人一天只有一小暖瓶水,除了喝掉的能剩下用来洗澡的已经不多了,我们还要照顾年纪大的,所以年轻的一年四季都是用凉水洗澡的,因为环境太恶劣有些人都闭经了。

后来也做一些针线活,绣花、编织艺术品之类的,还有手工绣花的夏凉被,有两层很薄的纤维棉组成,卷在两根大撑子上,两边坐上人从两头向中间缝制,顺着印花半公分一个针脚,一天十多个小时低头弯腰伸着胳膊瞪大眼睛就一个姿势,不停的赶制,要在限定的时间里做好,出口产品对质量要求很严,这是个技术活,有的组锋到中间上层紧下层松余出一大块,上下层无法对接到一起,那就要拆掉一部分把多余的赶进去,修活是最麻烦的要挑技术好的才行,我常被安排修活,有时要赶一个通宵,但有一个好处就是我能有机会接触到监室以外的弟子,趁机交流几句,被迫转化的里边有很多是假转化的,在酷刑迫害中承受力到了极限,再承受下去感觉就要崩溃了疯了,不得不背叛自己的良知向邪恶妥协,这样的内心是非常痛苦的,每时每刻都在受着良心的煎熬,她们把希望寄托在能坚持下去的人身上,所以能远远的看一眼不转化的在精神上都是很大的鼓舞,还有的因为形势突变在一两个问题上有困惑想不通,被别人胡言乱语迷惑了,只要说明白了就醒悟了,能看到她们鼓起勇气写出生明重新走回修炼中来,我高兴的直留泪,为这一刻吃多少苦都愿意,这是在劳教所唯一的美好记忆。

所以我是愿意干活的,比起酷刑迫害这点苦不算什么,但不转化的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关小号,有的常年被关小号迫害,在一个大队都不知道有这个人,我年轻手艺好干活是主力,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能在车间,虽然不许别人跟我接触,左右两边有包夹跟着,连睡觉时都有值夜班的坐在门口看着我,但活多的连上厕所都要一路小跑,水都不敢喝多,忙起来就顾不上这么多了,大家一有机会就往我跟前凑,我也很关注她们,不管环境有多恶劣,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都在默默的鼓励着对方,我也一直坚信她们会重新做好的。苦累对年轻的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年龄大的很多都吃不消,她们在修炼前大多是病秧子,练功后全好了,被迫放弃信仰后以前的病就返回来了,有的血压二百多也要坚持干活,每天睡眠这么少吃药也不管用,有的转化后迅速苍老很快就老态龙钟,也得不到照顾干活慢点就被诬为装病,还有腰椎盘突出的痛的坐下起不来,起来坐不下也得干活,她们靠产量拿奖金,每个大队还排名次记分,根本不管别人死活,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他们就加盖了大楼,还盖了宿舍楼,解决了为迫害法轮功临时招来大量警员的住房问题,几乎榨干了我们的时间和体力。而劳教所明文规定的给我们每月二十元的补贴,有的大队也要克扣一部分奖励那些助纣为虐的人,有的队拿到手里的只有十元,不转化的更少不给或者只给五元钱,我去了别的大队才知道还有明文规定加班超过晚上十点钟就要提供夜宵,有时每人能吃到一个小火烧,更荒唐的是我到了别的劳教所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补贴这回事。

这个队干的活还是好的,至少不会出工伤,有的队织地毯加班太困了一打盹刀子就容易砍到手上,还有缝纫活干的时间太长眼睛都花了,机子蹬的太快手指就被机针穿到布上去了,受了伤也不叫休息,最多干点轻快的活就算照顾了,还有的缠电圈,用铜丝一层层的缠要用手指甲使劲按平整,时间长了指甲都劈了,我们每天插圣诞球食指指甲也变形,手指磨得很痛,关节也痛,当然最痛的还是心里,每天看到的都是人性最恶的一面,经常遭受普教人员的打骂,堪比十八层地狱。

关于奴工产品明慧网上已经曝光很多了,我就不一一细数了,希望明白真相的人不要去买,也希望正义人士能够传播真相,销量减了她们就能减轻点劳动,奴工产品降低了成本不法商贩就会用不正当的手段竞争,用低价位冲击市场的稳定,与经济发展也无利,关注的人多了也能抑制邪恶,减少酷刑迫害,早日结束这个受万人唾弃的劳教制度。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社会,大家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形成正的能量就能击破一切邪恶。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