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归去来兮  >  历史真相
邓小平的补锅大法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6)

43452
 

毛死后,中共对民众松绑,允许搞经济,完全是形势使然。中共高层中,任何有机会在毛死后主政者,都会抓经济,绝非邓一人而为。因为他们深知,只有从提经济建设,才可能挽回毛破坏中国几十年之后丧失已尽的人心。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人家中锅漏,请补锅匠来补,补锅匠用铁皮刮锅底,乘着主人转背之际,用铁锤在锅上轻敲几下,那裂痕就增长了许多。主人转来,补锅匠指着他看:“你这锅,裂痕很长,非多补几个钉子不可。”主人喜道:“不错!今天不遇着你,我这锅恐怕不能用了。”李宗吾先生推论说,“中国变法,有许多地方是把好肉割坏来医。”即为“补锅法”。

毛泽东声称,大破大立,天下大乱,形势大好,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毛、邓二人曾在反右运动中配合默契,而中共当政时,俨然就是毛的破坏加上邓的“改革”,一部组合史,一段双簧戏,正和李氏厚黑学的“补锅法”。毛砸锅,邓补锅。邓一声“改革”,仿佛“救世主”再现。早已有毛制造的大饥荒和文革垫底,对照之下,其后的任何天灾人祸都不足道载。

老百姓情况更糟,也落不到大饥荒和文革那等地步,在一些人的错觉中,一切都在进步,即便6月4日那天杀了人,6月5日不杀了,也能被当成“进步”。之后再杀,又在从头“进步”。邓精习愚民术,一句“一切向前看”,仅仅变砸锅为补锅,中共累累罪恶,就似一笔勾销。

而实际上,相对于这个进步之前的那个落后,正是中共集团的人为制造。都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华的提法是“抓纲治国”,邓的提法是“改革开放”。邓提出“改革开放”的同时,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实还是“抓纲治国”。换言之,不论“抓纲治国”,还是“改革开放”,都是某种政治表述。只是,邓的表述比华的表述更技巧、更高明。

内容一致,表述不一,乃是中共权力斗争之精要,邓师从毛,深谙此道。以“路线斗争”为名,而行权力斗争之实,是中共党内百演不休的戏码。

邓藉另类表述,把经济建设与经济改革的光环都揽在自己头上。邓为把华赶下台,制造种种藉口,甚至在经济建设上挑刺,找了个“基本建设战线拉了太长”的问题诿过于华,邓派还给华加了一个罪名,反对邓小平复出,如果华当初反对,邓也不可能复出,邓复出,华实在有恩于邓,恩将仇报,邓凭藉自己的老辣的厚黑权术,活生生搞垮了华。

谁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这一提法,最早出自赵紫阳秘书鲍彤之口,应是赵对邓的“礼数”。但赵在生前最后的录音中暗示:邓仅仅是“支持经济改革”。

事实正是如此,早在1978年,当赵紫阳在四川、万里在安徽,率先大胆尝试“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邓小平还曾心神不定地对他们说:是你们自己要试一试,千万要注意,不要弄出问题来。

彼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阴魂未散,“包产到户”仍然是“资本主义尾巴”,被毛泽东整怕了的邓小平,依然心有余悸。

在生前最后的录音中,赵举例,诸如农村改革、以出口带动增长的中国模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说法,等等,都是他自己,赵紫阳,首先提出来的。有人直接指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应该是赵紫阳,而不是邓小平。

值得一提的是,从邓时代延续至今的国策,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实际也是由赵紫阳秘书鲍彤概括提出。

中共与论要求高举邓小平理论,但对经济建设邓既无理论,也无哲学,仅有一些实用主义的提法,属于“临时拍脑子”人治思维,这类实用主义和人治陋习给中国社会留下无穷的隐患。

邓说“摸着石头过河”,于是各地建设并无目标,缺少规划,单凭一时兴起,或长官意识,凡事“一哄而上”,一窝蜂的圈地,一窝蜂的搞开发区,一窝蜂的建桥修路,邓要求“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在没有解决权力监督的前提下,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富起来的,自然就是中共权贵及其亲属们。中国亿万富豪中,90%以上为高干子弟。贫富分化,贫富悬殊,贫富仇恨,都是邓那一句话惹的祸。有的贪官入狱后,甚至用“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邓语录,对抗审讯,无异于现势讽刺。

邓号召“先富起来”再说,各地争指标逐数字,由此产生了种种问题和后遗症,环境污染、生态失衡,按邓的口头禅都留给后人。几十年经济大跃进,让中国社会白白错过本应有制度改革做起的有序演进,常常听到一种疑问:“如果中国民主了,会不会大乱?”另一种疑问更耸人听闻:“如果中国民主了,中国人会不会大量外逃?其他国家怎么办?”提出这类疑问的理由,都是:中国太大,人口太多。

上述疑问,相当程度上,都是中共集团蓄意制造和散布结果,始作俑者就是邓小平。比如,1979年,邓小平会见美国总统卡特,针对后者对中国人出入境权利的关注,邓竟这样回答:“你想要多少中国人?一千万,还是两千万?”,不通中南海权术的卡特顿时语塞。

这番对话的背景是:邓小平访美的1979年,中共向美国讨要“最惠国待遇”,卡特回答:依据美国法律,只有那些保障公民出入境权利的国家,才有可能获得美方的“最惠国待遇”。

邓小平顾左右而言他,故意回避一个事实:在此之前,毛时代,尤其文革中,中国人被完全剥夺出入境权利,有海外关系者,动辄被污为“里通外国”、“英美特务”,以至于,根本不敢与海外亲人联系。邓的说法,也是要吓唬外国人:一旦中国开放,中国人就会大量外逃,看你们这些国家吃不吃得消?

事实上,正是在那次邓访美后,中国涌现了留学潮。邓小平表面上嘴硬,却在美方压力下,重新打开了被关闭三十年的中国留学大门。有些中国留学生为此感恩于邓小平,其实,他们不如感恩于卡特,因为,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和关注,中共的闭关锁国,还不知要持续多少年。有人说邓小平挽救了中国,但邓挽救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共。邓晚年定位,就是一个“挽救中共的补锅匠”。

一位在中国居住了20多年的外国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难怪有四川人反唱东方红,变成西方黑,西方黑太阳落,邓矮矬,他为自己谋幸福,他叫人民各顾各。

本次的主要内容来自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陈破空先生的著作《中南海厚黑学》一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