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党要管党”是难圆的春梦(组图)

43580

中国官方媒体造假竟然造到党魁习近平身上,总理李克强视察雅安重灾区,陪同的芦山县委书记怕当“表哥”,把手表摘了,手腕上露着鲜明表印。习近平要展开一年整党教育,提出12字方针,舆论热度不让“习打的”。

进入暮春,习近平遭遇上台之后最严峻的考验,4月18日香港中共背景的《大公报》发表一篇搅动世界舆论的报道《北京的哥奇遇:习总书记坐上了我的车》。话说3月1日晚7点,习近平仅带一个随从,微服私访,在北京堵车的高峰,在鼓楼西大街打了一辆出租车,要去钓鱼台大酒店。被的哥认出来,聊了一路雾霾、收入、底层对党和政府工作的意见,还给的哥留下了“一路顺风”四个字的御笔亲书。

该文出笼不过12个小时,即被新华网认定“经核实,此报道为虚假新闻。”令转载奇文的多家晚报作废。

新闻造假能造到党一号身上,中共执政64年闻所未闻。

辟谣“习打的”,雅安遭强震

4月19日,就在中国民众对“习打的”仍旧众说纷纭、真假莫名之际,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用一年左右时间,在全党自上而下分批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要让党员干部都来“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并说这是在新形势下围绕着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而作出的一个“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重大决策,于晚间“新闻联播”昭示天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又是“十几个小时之后”,四川雅安发生了七级地震,6年前汶川大地震的惨剧再一次在天府之国上演。

打的
总书记坐上了我的Taxi?

“党要管党”从未管住

“党要管党”,早在1962年的中共组织工作会议上就提出过。八十年代初期,为中共所不容的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刘宾雁,在他影响巨大的作品《人妖之间》里,从人民角度对“党”提出了完全相反的批评:“共产党什么都管,就是不管自己!”从此,“党要管党”开始走红,历届中共领导人都公开把它作为严惩腐败、改善作风的招牌和法宝。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也不厌其烦地把这个招牌亮了多次。孰知,今天再提“党要管党”,不但难以取得像80年代人民的同情和理解,更易引发人民的质疑和非议。从邓三科“党要管党”的历史来看,什么党员重新登记、什么“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三讲教育、什么新时期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什么加强和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从来没有间断。但是中国共产党自六四之后,急速滑向腐败、溃败的速度惊人,不过十多年,就由“农民革命党”完全蜕变成为“权贵富豪党”。

习近平上台之后提出了改变党的作风的“习八条”,在军队发布“禁酒令”,还坚决提出惩治腐败要“老虎、苍蝇一起打”,马上又要步江胡的后尘开展为期一年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江胡两个时代都宣告无效的党的自我教育,自我整风,到习近平手里,就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吗?

反腐
中国民间对官场隘败深恶痛绝

不实施宪法权利,“笼子说”是白说

“党要管党”,不就是共产党要自己管自己,权力绝不容许人民染指吗?这实际正是“一党专政”政治制度的核心。所谓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之说,已经把中共在一切领域里垄断全部权力的双重角色,刻画得惟妙惟肖。中共自有宪法之后,从来没有认真执行,执政64年,改革开放35年,宪法对人民权利的保障,始终像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约束力。正因为人民没有言论和出版自由,没有结社和组党自由、没有游行和示威的自由,今年3月到4月,北京8位公民在街头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就成为“非法集会”。与此同时,几十名律师和维权人士为支持一个10岁女孩到合肥市正常上学,也成为“非法集会”,都要接受刑法的惩罚。

习近平上台之后,最受欢迎的讲话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请问,中共每一次反腐斗争的结果,为什么都是越反越腐?为什么抓出大老虎,还有更大的?所谓“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都成为唱高调,而且越唱越高。习近平的“笼子说”,已然成为海豚音。再请问,是要靠人民的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罢免权把你们关进笼子里?还是你们自己装模作样钻进笼子,想什么时候出来,就出来,走形式、绕过场,等运动过后,不仅一切照旧、故态复萌,而且越发变本加厉?今天司法不公、卖官鬻爵、权钱交易、腐化堕落、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病态中国,不都是在一次次“党要管党”的运动中逐渐加码升级而形成的吗?社会上老百姓深恶痛绝的党风不正,已成为难以根除的痼疾。也验证了所谓的“党要管党”,不过是哄骗世人的一句空话,因为作为执政党的中共自身,早已经失去了自我纠正和自我净化的机制。

12字方针引热议

最近大公网、人民网、凤凰网都忙着总结新一号的语录。“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12字一出口,网络热议不让“习打的”。网民说,如果放在七十多年前延安整风时期,对党员干部还有些震慑力,到现在早成了中共各级官员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老规矩了。整风运动,不过是党员干部聚在一起念念老生常谈的中央文件,慷慨激昂地发表学习讲话的感想。胡锦涛当年开展“先进性教育”,因为是辅导员出身,竟然让写笔记,不准用电脑,只准手写,结果,党员干部叫苦连天,老同学、老战友的关系都动员起来,北京有抄河南的,人民日报有抄新华社的。白天辛苦抄笔记,晚上照样上歌厅、泡浴池。生产队长出身的习近平,能够超过清华大学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胡锦涛吗?

刘志军
因腐败落马的前铁道部长

也有人惊呼毛氏政治运动要来了,此为杞人忧天。当下已到了无官不贪,有权就腐的程度,真反起来,恐怕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要像文革一样被砸烂,大小吧部都要成为货真价实的走资派,党和政府的机器还如何运转?

新政很快就进入半年了,维稳政策依然继续,顽固拒绝和强力打压的,仍旧是中国民间社会自发形成的监督机制和维权力量。民间对新班子的期许与希望正在一点点消耗丧失,对习氏的“党要管党”信心的缺失,正源自中共暴力统治的本身。一个不能善待人民监督和批评党,如何能管好自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02/13 01:00:11 AM
党能管党,官能管官,我们老百姓自己管老百姓,监狱里的犯人管犯人......大同社会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