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变成另一个故事,只需要三天。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自打有个分不清村和村小组的记者用甲分之一代替甲说全村只有几十顶帐蓬后,一直分不清质疑和构陷的他们就不断论证我们从未给五星村运送过498顶帐蓬。虽然那个记者很快承认自己只是在某个村小组拍摄的内容,我也解释这两个村共有十几个村小组,物资由村长签字盖章收讫,还有村民、网民现场监督,马上贴出证据……可是,只要你一直坚持故事的一部分,它的其余部分必定走向另一个故事。

之前有个叫“地瓜熊老六”的ID因为看到王家村有一位村民在纸箱上写着“饿”,就质疑我从未到过王家村送过物资。我耐心解释有村长签字盖章、村民网民监督,还“为没能解决两村近万名村民的需求,深表歉意,并请政府注意此现象”。可是他看不见我的深表歉意,坚持这个甲分之一并开始诅咒我全家死绝,这个帖不断被转发。一个有没有帐蓬的故事,变成了我全家死绝的故事。我上有74岁老母下有10多岁小孩,我要是容忍他们诅咒老母孩子死绝,还跑到灾区救援,这才是用心险恶的作秀。可是为了防止故事变成另一个故事,我没爆粗口,只转发一组送物资的图片以示诚意。可下面的评论里,不是说我作秀就是那照片做假,以及我全家死绝、死绝……并让即将死绝的我出来走两步、走两步。

走两步不如走三步,我不仅贴出所有收条、照片、视频,还特别贱地站在“质疑”者立场上做了有罪推定——即使有罪推定也只能证明我确实是送达了498顶帐蓬。不仅因为人证物证齐全,还因为捐赠者本人亲自在现场清点帐蓬并与村长交接,就算我们团队想贪污帐蓬,没机会。

我自证了498顶帐蓬的清白,可是故事,还是变成另一个故事:有人质问“我承认你们送了帐蓬,为什么村里看不到,你们为什么不安装”。当时我对这个质问有些纳闷,如果送帐蓬就必须安装,送大米是不是就必须把米做成饭。后来才知道他们的观点:不安装是因为安装不上,因为根本不实用。这些质问几乎是自问自答式的,不知哪位贴出了帐蓬里的甲分之一的小帐蓬,甚至有人指着一只睡袋,就满屏开始“质疑”为什么捐小帐蓬。当时我们有点蒙,明明是甲分之一的小帐蓬,怎么变成了甲全部是小帐蓬。明明我们只是受捐赠者委托的搬运工,怎么成了不道德的捐赠者。我们努力地想有没有这样的例子:有人因为快递公司送来一只小帐蓬,就骂快递员以次充好、不道德并诅咒其全家死绝……

我认为震后第二天就送来这么多帐蓬的捐赠者,很道德。我耐心解释:地震第二天,官方连小帐蓬都没提供,我们受委托运来小帐蓬不是罪;何况这是应本地人提醒,大帐篷影响交通,小帐篷不豪华但实用(缘来客栈的志愿者傅寒可以作证)。坐在键盘前的人不知道,大帐蓬需要打地桩,可三角铁根本打不进水泥路面,用蓬绳系又要到处找大石头才可固定。那是地震第二天,下雨、风大,与其为了等豪华大帐蓬以列兵式站在那儿摆拍,不如尽快用最现实方法安顿好村民。这是我们理解的救援专业。为了避免甲分之一,我特别在微博上声明:我们还有四人帐蓬,我们次日即呼吁运来大帐蓬。

可是他们撇开我们运了很多大帐蓬,撇开当晚就有村民用上帐蓬,经过三天呐喊“小帐蓬、小帐蓬”,他们成功地让人们忘了故事原来的模样,让人们忘记大帐蓬,只记住了不道德小帐蓬。最后,一个专业问题,变成了道德问题,根据当地路况做出的战术问题,变成了我们的心术问题。把甲分之一的问题,变成了甲的问题。

一个打着救灾旗号、自以为是、沽名钓誉的团队浮出水面了。此时,我们已不再是团队,而是团伙。

我觉得这对两天两夜不合眼自带干粮的团队不公平,对那些捐来小帐蓬的爱心者更不公平,在官方连半只帐蓬都没送进去时,这样的舆论显得卑鄙。就有人说:作为公众人物,难道不可以被质疑吗?被质疑,就要破口大骂吗?就像不知道什么才叫“破口大骂”,就像不知道质疑和构陷是两个概念。所谓质疑,就是你听到一间房子里发出尖叫,然后一个男人走出来,第二天新闻报道这房子里被杀死了一位妇女。所谓构陷,就是你先行认定这男人一定是会杀人的,然后到处搜罗他去过的每一间房子,只要里面有尖叫声哪怕只是在嘉年华游戏室里发出的,这男人一定是杀人疑犯。

在人证物证齐全帐蓬送达无疑的情况下,又从成都石龙物资分发的微博写着“11时半这批帐蓬能到成都仓库”,从而质疑我微博里写着“11时左右已把帐蓬送达雅安五星村王家村”。天天在网上搜罗我们的证据,不会不知道成都石龙只是物资分发的甲分之一,从一开始就玩甲分之一代替甲,到现在还在甲分之一里寻找甲,绞尽脑汁、苦苦求索,甲分之一如何替代甲,就是一只勤奋的穿山甲。

这个故事,不断变成另一个故事。质疑我们没运送过帐蓬,我拿出帐蓬的证据;又质疑我们为什么送的是小帐蓬,我拿出小帐蓬的理由和同时存在大帐蓬的证据;又质疑为什么是军用帐蓬,我告诉你这正如市场上也能买到迷彩服和军用压缩饼干,何况这是工程帐蓬而不是军用帐蓬……下一步,该要质疑到为什么是农业帐蓬、教育帐蓬,故事最终会不会质疑,我的双眼皮一定是割的。

他们对红十字从不这么认真,他们最爱对我们用“到底谁在撒谎呢”这句式,这句式神通广大,一下子就把人们从“谁在撒谎”转移到“这个团伙内部一定有人撒谎”。可这个团伙内部并没人撒谎,是你面对那么多收条、照片、人证物证,神秘失去了哪怕中学生的判断力。一个正常的故事,就被构陷成另一个故事。

我还看到这样的说法:我虽然不相信李承鹏,可也不大相信他能干出这等傻事……就像我有多么不可信似的。我还看到央视评论员公允的说法:如果李承鹏当初说“听说五星村的帐蓬不是很实用,我们马上虚心改正,接受民间监督”……几乎坐实了我们的帐蓬因不实用被村民弃用,可是,你看不见村长说第二天就分发使用村民很感谢吗。

这个套路用滥了,就像“虽然我知道央视评论员平日里急哧白咧想泡妞,但我个人不太相信他会强奸的。不过,要是央视评论员面对强奸质疑态度不要那么粗暴,虚心表示接受民间监督,效果是否会好一些呢”……央视评论员,你觉得如何。

不是不可以质疑,而是不要构陷,不是不可以没完没了质疑,而是不要把一个故事变成另一个故事。我其实到现在也没搞懂他们要质疑什么问题,你回答了他的道德问题,他就转移到专业问题。你回答了专业问题,他转移到态度问题。你解释了态度问题,他开始说炒作问题。可是道德问题?我们自证了没偷帐蓬。专业问题?这是一个无法证真也无法证伪的问题,好吧,我们可是太业余了,我们吹牛逼,可至少你得承认在官方连只小帐蓬都没运进五星村时,我们这团伙第一时间向五星村、王家村、紫云村、河口村、大沟村运送数十吨物资,当我们的物资源源不断运进宝兴山区,红十字的物资还淤在仓库里,如果官方够专业,为什么要借用我们运送的物资数据呢(算了,再说就揭底了)。态度问题?红十字五年前汶川地震的八千万都被挪用了,我们却有问必答,我们一边被诅咒全家死绝、作秀、境外势力操纵,一边还以黑户身份坚持在山里冒着泥石流运送物资。用的全是自己的钱。

我们默不作声,你说证明这团伙没干事;我们向捐赠者发条微博汇报进度,你说这是炒作;我们对构陷隐忍不回,你说这是默认;我们无奈回应,你说看,一点委曲受不得,成天就知道借势炒作。你数一下,从地震开始到今天,我按程序向捐赠者汇报运送进程的微博才发了8条,辟谣就发了20多条。

上央视大唱大爱无疆、灾难让我们更有凝聚力的不是出风头,我们发条微博呼吁紧缺物资就是出风头;红十会赵白鸽坐着路虎车带着记者进村不是出风头,我们贴张卡车在泥石流路面行进的照片就是出风头。好吧,我们不仅是风头,而且处心积虑在搞风投。

代笔不能自证清白,即使二十四小时盯着写作也可能是默写的。可是代孕可以自证清白,因为有DNA。代运也可以,代运的DNA是收条、公章、照片、视频,一大群愿意为我们作证的村民。很多朋友告诉我,这没用的,即使你把他们拖到灾区一个个对证,他们也会找出其他证据说你有问题。是的,我深知这一点,把一个故事转移到另一个故事,在这个国家比把一袋米转移到灾区更容易,无需任何成本,也没有为构陷付出代价的实例。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想起了老罗,所以,从今天起到未来任何一个不确定的时间,如果你发现一群面色黝黑、穿着各色衣服、手持着收条和各种证据的小伙出现在你的电视台门口、公司门口、路边,请不要吃惊。

你们就要说我们没风度了。好吧,我就没风度,可我要有温度和力度。我们天天呼吁公平正义,要是连自己的公平正义都不敢去维护,有什么资格装大尾巴狼为人呼吁?我们维护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道理。这里,做好事饱受艰辛,做坏事理所应当,扶老太太的事情不仅发生在大街,也发生在灾区。

想起都寒心。当你抓住甲分之一、把一个故事转移成另一个故事、诅咒我全家死绝时,知道有六道轮回吗?我知道你不信六道轮回,但你得信此道就轮回。

作为搬运工,从法律意义上我无须跟你解释,我只有义务向捐赠者解释。之前的解释不是对你,而是对信任我们给我们寄来物资的公众做一个交待。我不会无休止解释,我还有正事。过几天我们就公布详细账目和清单,善主们自然会得到交待。我要做个示范,什么叫账目清楚。

从今天起到未来任何一个不确定的时间里,你会看见一群面色黝黑、穿着各色衣服、手持收条和各种证据的小伙……出现在电视台、公司、路边。别怪我没风度,系关一生的信誉,我当然更有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