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威廉姆斯:周而复始的中国噩梦

43664
 
 
点此看大图片
当代中国社会现代化是建立在廉价剥夺九亿农民手中土地基础上,农民兄弟姐妹沦为中国发展模式道路上的牺牲品。(Getty Images)
 

维权农民惨死暴政者车轮下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二时,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姚家乡西春岗村的一位村民宋合义,竟然在其承包的土地上被弘亿庄园的铲车活活压死了。当宋家悲恸欲绝的哭声还在中原大地上回荡之时,第三天的上午九时,湖北省巴东县沿渡河镇,又发生了一幕相同悲剧:在西边淌村宜巴高速公路二十九标地段上,也就是在悲剧主人公的家门口,女村民张如琼被宜巴高速的水泥罐车辗死于车轮下。

三天内先后发生的这两幕悲剧,具有如下相同特点:悲剧主人公皆是被强行征用土地的维权农民,他俩离开这个世界的年龄皆是四十来岁,他俩都惨死于光天化日的大白天,悲剧的制造者皆是有财有势开发商即〝土地征用者〞。

这两起因土地纠纷而导致的悲剧,迅速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酿成愤怒的轩然大波,社会各阶层的网民,毫不例外地将谴责的箭矢,射到中共的〝喝血〞(和谐)制度的靶心上。许多网友更将这两起骇人听闻的血案,与另外两起相似的惨案联系在一起发出了一串串猛烈的追问,即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发生在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虹南公路上的钱云会案,以及去年九月十六日下午发生在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的何志华案。

中国特色的圈地运动颠覆正义

今日中国,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九亿中国农民,土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料与生产资料,而当代中国社会现代化发展模式,也正是建立在廉价剥夺九亿农民手中土地基础上的。一轮又一轮的圈地运动,在乡村面积大大缩水的同时,失地农民的数量也在日益增多。更关键的是,这个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比例的社会群体所拥有的话语权几乎等于零。每每惨剧发生过后,那些失去话语表达权的农民死难者的家属们的声音,便随风飘散。正是因为这种极不对称的状况,才会有一个个农民兄弟姐妹沦为中国发展模式道路上的牺牲品之悲惨现实。

当第一个被辗死在大型工程车车轮下的农民钱云会,被当局以〝普通交通事故〞之名草菅人命之后,第二个、第三个、乃至于无数个〝钱云会〞,就自然会接踵而至地惨死于中国特色的圈地运动的滚滚车轮之下。此种因正义缺失而导致的轮下惨剧,证明了马丁‧路德金的一个著名论断:〝任何地方只要一出现不公平的现象,就是对正义的威胁。〞一个又一个的〝钱云会〞正用他们卑微的生命,验证了此一事实判断。

在一党专政的中国,国家体制结构已彻底黑社会化;而官、商、警、匪,已在中国特色的旗帜下,结成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寡头利益集团联盟。

宋合义与张如琼两事件发生后,美国格雷兹曼基金会〝社会成就奖〞得主滕彪博士立即在网上贴出了他于两年前写下的《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在推特上,他还为此文的重发附上了一段献词:

〝献给车轮下的湖南长沙公民何志华、河南中牟县公民宋合义、湖北巴东公民张如琼以及后来者。〞

对所有人安全威胁的罪恶

互联网推特或微博等公民自媒体的兴起,为社会公众及时获得信息、了解事实真相,以及用言论来为社会正义的实现,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对于倚仗国家暴力机器作支撑,且不计任何代价与后果公然抢劫的中共当局而言,公民自媒体仍然改变不了他们撒谎成性的本能。宋合义事件过后,从河南地方媒体,一直到新华网、央视网等国家媒体,都参与了往死难者鲜血里面兑水稀释的卑劣工程之中,它们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中,貌似公正客观地藉中牟县县委、县政府发布的〝官方声明〞之口,先把事件定性为〝意外事故〞,然后再制造出宋合义死前处于〝醉酒状态〞的检验报告;于是,一宗阳光下的暴行,就被无耻的当局编造成了又一宗〝过失致人死亡的事故〞。另一方面,死难者的儿子也十分蹊跷地从网络上删掉了先前发布的呼吁公众关注此事件的微博与现场照片,并且还发布了一条微博:

〝已经协商解决了,赔偿方面当地政府帮助很大,公司态度也比较积极诚恳,我本人和我母亲感谢政府的帮助,同时表示对弘亿公司充分的谅解。〞

当事情演变到了这一步后,毫无疑问,土地的掠夺者与惨剧的制造者们显然再一次赢得了一场网络战争。至于宋家人是在何种情况下与杀人者达成妥协,他们是否遭到了当局的暴力恫吓与胁迫,外人暂且不可得知。但这一笔形迹极为可疑的金钱交易,却更加猛烈地激怒了亿万网民。

〝你可铲死一个公民,你可用暴力恐吓他的家属,你也可以用金钱收买他的家属,但是你无法抹去你的罪行!你无法删除所有民众的记忆!你也更不可能收买所有人的良知!因为一个地方的罪恶,就是对所有人的安全威胁。〞一个新浪微博之友如是说。

宋合义殷红的血迹尚未凝固,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政府便于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出动公安、消防,以及政府各有关部门人员近千人,在未经过民众同意,且不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对该县城关镇任堰村近六千亩耕地进行强行霸占。

尽管〝意外〞辗死宋合义之后,一条强行掠夺农民耕地的道路,在这片血迹斑斑的土地上铺就了,然而,习近平的〝中国梦〞却也在宋合义与张如琼他们用鲜血浸透的土地上破产了。

就在本文临寄发给编辑部之际,作者却从网上又看到了一条令人感到愤怒的噩耗:

四月三日,四川西昌一村民宋武华被推土机〝意外〞辗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