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傅申奇:派别和道路

43713
法国大革命期间1791年制宪会议辩论时,拥护激进革命的人坐在左边,而主张温和的立宪派恰好坐在右边,于是,习惯上革命和激进派被称为〝左派〞,温和派被称为〝右派〞。在此后的各国历史中对政治派别及立场的左右界定千差万别并无规则可循。大体上,反对现存制度的为左,拥护现存制度的为右。在实际政治生活中,左和右常常表示姿态和策略,左意味者激进,右表示温和,后来更多用鹰派和鸽派来表示。
 


中共把自己称作革命左派,把反对者称为右派,颠覆了习惯语义。其后文革中的军队支左更把左右搞得面目全非。于是当今中国,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在讨论政治立场和派别时,深受中共话语的影响。维护现体制的成了左派,反对现体制的倒成了右派。比如张博树在《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强调了左中右的中派联盟,左右的界定是中共保守势力为极左,极端反共势力为极右,就有了体制内的中左和体制外建设性的中右。这两天又有张明澍的〝中国公民政治素质调研〞,以左、中、右划分中国人对民主的看法,结论是:左的占38.1%,中间化立场的51.5%,右的8%。真是浆糊一罐,一罐浆糊。我认为:以左中右来划分政治立场和派别的做法应当抛弃了,因为没有用,这不能厘清问题反而搞得更复杂。在我看来中国存在维权派,即维护中共权力和权威的一元专制派,没有特定立场的中间派,以及反对现体制的反对派。维权派中有顽固派和开明派,反对派中有宪政民主派和非宪政民主派。非宪政民主派中有毛派等,其特点就是反对当前的社会、经济、文化、宗教政策等等,但并不反对一元论的政治结构本身。各派都有激进和温和的分野。

宪政民主道路被维权顽固派界定为邪路,宪政民主派就成了最危险的反对派。因此当局以非法集会等各种藉口迫害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李蔚、孙含会、丁家喜,赵常青、刘萍、魏忠平等等。但对于毛派在长沙举行的未经批准的集会却不加干预,因为毛派仍然拥护一党专政的所谓正路。

究竟何为正,何为邪?在华盛顿纪念碑内墙的193块碑石中有一块是清政府送的,镌刻着钦命福建巡抚大中丞徐继蕃的《瀛环志略》,盛赞华盛顿〝创古今未有之变局〞开民主先河之功绩,透露百年前先知先觉的国人把民主政治视为正路倾心向往之情。然而到了专制独裁国家所剩无几的今天,居然还有不少国人认邪为正,谬把邪路当正路,实在是可悲可叹!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