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海川:朱令与柳志梅 同与不同

43811
 
 
 
点此看大图片
清华大学才思敏捷、蕙质兰心的清纯少女柳志梅被中毒至疯。(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3年5月15日讯】清华大学才女朱令被恶意投铊中毒案,在经历十九年沉浮后,再度走进公众的视野,成为国内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人们在为朱令讨还公道时,是否知晓另一位清华大学才思敏捷、蕙质兰心的清纯少女柳志梅被中毒至疯的惨剧。
 


柳志梅,出生于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的普通农家,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一九九七年,十七岁的柳志梅在一次选拔测试后,力克群雄,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至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成为山村里飞出的金凤凰。

朱令与柳志梅,同是清华大学才华横溢的天之骄子,同是清纯秀丽、天资聪颖的花季少女,同样经历被中毒的惨剧,生命过早的枯萎成呆(疯)傻的〝中年妇女〞,同是因为江泽民的罪恶笼罩而无法沉冤昭雪的悲惨案例。而除了这些相同不幸遭遇外,柳志梅受到的摧残与折磨更是超乎想象。

柳志梅被保送到清华时,正是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广泛传播的时候。在清华,柳志梅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信仰,以〝真、善、忍〞做作为人生航标。当年的一位清华校友还曾记得,那时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然而,一九九九年的一场浩劫,彻底改变了柳志梅的平静生活

二零零一年三月,柳志梅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清华开除,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北京被公安绑架。在看守所里,柳志梅受到了很多折磨:她的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恶警还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捻,用物打她的腿,致使柳志梅走路一瘸一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柳志梅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在那里,狱警邓济霞经常带柳志梅去监狱里小医院由犯人给打针,几乎天天都要打三针。所注射的部份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 、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打针后柳志梅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出狱前,柳志梅再被监狱打了毒针。到家头两天,柳志梅看上去还算正常。到第三天,药力发作,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地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症状一天重似一天。

曾经是山东省第一名的柳志梅很快就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毫无知觉。

经过七年的监狱折磨和非人虐待之后,她变的面容憔悴,走路蹒跚,两腿分不开。以前的苗条美丽不再有,反而象生过孩子的女人一般体态臃肿。她的月经也极不正常,三五天一次,染在衣裤上不易洗掉,她的臀部以下到脚腕的皮肤全是一片紫黑色。

如果说,朱令的铊中毒案是因妒嫉而引发的个体犯罪的话,那么柳志梅案则是因江泽民妒嫉法轮功而引发的集团犯罪;如果说朱令案是因为江泽民的包庇而无法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话,那么柳志梅案中,江泽民则恰恰是犯罪集团的总头子,是江泽民裹挟公、检、法、司、监狱系统共同对法轮功犯罪,对数不尽的男女老幼犯罪。

朱令案因其系个体犯罪,因此也仅仅涉及投毒,且这种投毒是偷偷摸摸。而柳志梅则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被江泽民犯罪集团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注射毒针,除了被打毒针外,还备受身心的摧残,遭受各种酷刑折磨,被强奸,被怀孕,被流产,被持续迫害。

朱令从一九九四年中毒至今,十多年来一直在接受康复治疗,只是因铊中毒损伤的不可逆转性,朱令的智力、视觉、肌体和语言功能难以恢复,以致生活不能自理,留下永久的严重后遗症,必须由年迈的父母照料生活起居。

与朱令相比,柳志梅则更加不幸。柳志梅出狱后,其母因无法承受女儿疯傻的巨大打击,于三个多月后凄惨离世。由于父兄不管柳志梅,她被法轮功学员接到家里悉心照顾。她整夜不睡时,法轮功学员轮流守护她,为她擦屎擦尿,常洗衣服洗被褥,有时还会被她打被她抓伤,在她摔碗碟时不厌其烦的收拾,为她买新衣,给她念书、讲故事、聊天……柳志梅慢慢平静下来。

在法轮功学员们的辛苦付出和善意感召下,柳志梅一度恢复的很好,她不再尿床,甚至可以自己炒菜,自己包饺子,人也变的温和懂事了。她清醒的时刻越来越多,很少喃喃自语了,穿戴的也更加干净整齐,看起来离康复之日不远了。

然而,就在她日渐清醒、康复有望的时候,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山东莱阳市公安局柏林庄镇派出所的警察翻墙而入,把柳志梅及照顾她的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绑架。如今,再次受到惊吓的柳志梅只剩下一具躯壳,这幅躯壳唯一能够记得的,就是〝清华大学〞四个字,她用笔将四个字写在自家简陋的墙壁上。

而这个令无数中国学子瞩目的清华大学,在两桩事件中,都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朱令被投毒后,清华大学有意淡化事件,教师和学生均回避不谈此事;柳志梅被迫害后,清华大学则对江泽民犯罪集团俯首贴耳,先是开除柳志梅,进而积极配合监狱:欺骗、愚弄、摧毁柳志梅的意志。柳志梅被摧残成今天这个样子,清华大学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朱令接受健康治疗却难以康复,柳志梅本来能够康复,但江泽民犯罪集团持续迫害,不让她康复,因为她见证了太多中共的罪恶。两个当年清华大学的天生丽质的花季少女,如今都臃肿的象生过孩子的中年妇女。当初江泽民向投毒者的爷爷保证:只要他活着,就没有人敢动凶手。如今江泽民虽僵而不死,但大势已去,自身难保,还能保得了谁?

自古以来,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朱令案十九年后能够沉冤泛起,柳志梅冤案昭雪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太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2/13 09:40:46 PM
丧尽天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