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何清涟:奇谈怪论登场 中共执政陷严重危机

43962

何清涟最在BBC发表文章认为,从中共近来的“9号档”、“七不讲”,到现在的中共《红旗文稿》、《人民日报》与《解放军报》的“宪政属资论”、“党性上帝论”与“宇宙真理论”一系列强词夺理的文章问世,表明中国政治生态正在朝着改革开放初期的状态“大跃退”,中共政改的希望也将崩溃。

何清涟在文章中对中共媒体的倒行逆施的“说法”一一作了驳斥。她指出,中国政治生态的“大跃退”,非但不能证明北京琅琅宣之于口的“三个自信”,反而表明其内在的政治虚弱。

“宪政属资论”为“人治”张目

中共机关刊物《求是》杂志属下的半月刊《红旗文稿》刊登了《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一文,其核心论点是“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

何清涟认为,这句话让人想起改革开放初期关于“商品经济姓社还是姓资”的那场著名争论,以及另一著名的“资产阶级人权观念”。而“商品经济姓什么”这一今天看来荒谬无比的争论,以邓小平一句“不争论”拍板结束。“人权观念”前面冠上资产阶级这一定语,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清除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当时,一些党内开明的资深理论家指出:将所有美好的事物,比如人权、自由、民主全部说成资本主义的专利,那社会主义还剩下什么?

何清涟指出,中共于1998年10月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尽管全国人大至今尚未批准),但说明当时中共政府还打算逐步与国际文明接轨。

何清涟表示,世界公认的宪政理念的核心,其实就是法治至上,法律之上无权威。值得注意的是,从邓、江到胡,中共并未否定世界普遍认同的“法治至上”的宪政理念,也知道公然主张“人治”只能成为国际社会的异类。如今,党媒公然提出“宪政属资论”,说明北京为了维护权贵资本主义体制,决定自外于世界文明。这是一种明显的政治倒退。

“宇宙真理”

《解放军报》发表了令人可笑“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的文章。

何清涟认为,人类社会至今只有两类真理,一类是科学真理,比如牛顿定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等;另一类是宗教真理,即只有上帝才能掌握、宇宙所有生物必须服膺的终极真理。她指出,中共宣称自己掌握宇宙真理,等于宣称自己就是上帝。《人民日报》发表刘亚洲的文章,称“党员相信党性如同基督徒相信上帝”,无异代党宣称:“我是光,我是盐,我是真理,污秽肮脏黑暗的面目并不是真正的我,那是肉体”。

她指出,这种言论既违反马克思的意愿,还与中共过去几十年的意识形态教育相悖。因为马克思本人不相信任何权威(见其博士论文),对宗教更是深恶痛绝;中共常用来批判宗教的那句“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就是马克思的名言。

何清涟认为,中共自改革以来,让毛从神坛上走下来,并打开一条门缝接受西方文明。然而,今天却将自身比附为“上帝”,宣称掌握“宇宙真理”。这总让人想起洪秀全在失败到来之前,每天说“天语”为自己壮胆的荒诞情景。

强词夺理背后的政治虚弱

何清涟认为,目前中共理论非常混乱,一连串奇怪的理论你方唱罢我登场,如禅让论、新国父论、七不讲、宪政属资论、党性如上帝论、宇宙真理论,这让让那些预测中共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言论陷入崩溃。

何清涟指出,自从苏联解体以来,中共总结的经验可谓车载斗量,独独忘记了从苏联政治制度本身找原因。她表示,曾任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后任俄罗斯共产党第一书记的久加诺夫的总结比较清醒:久加诺夫认为,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根本原因在于三垄断:“意识形态垄断,大搞一言堂;权力垄断,大搞政治暴力;利益垄断,大搞特权。”

何清涟认为,中共从毛泽东时代开始直至今天仍然保持三垄断格局,与倒台的前苏联无异,即: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中国至今仍然维持一党专制格局,中共政府享有不受任何监督、任何制约的权力。

她指出,垄断经济利益的特权制度,结果是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形成了向政治利益集团倾斜的分配制度;在平民子女一职难求的情况下,官僚特权集团还垄断了社会上升管道,红二代、官二代接班已经成为公开现象;在中国约有3亿人日均消费在2美元以下之时,这个特权集团已经纷纷将自己的家族成员变成拥资数千万乃至数十亿美元的超级富豪阶层。

何清涟认为,中共的“三垄断”在中国可谓天怒人怨。但北京不考虑民情,政治话语变得越来越强硬,最后走向谵妄。为何如此?只能说因其陷入极度的政治虚弱,这种虚弱源自政治合法性危机。这也说明,权贵资本主义的丑恶已经受不起任何质疑,这就是北京急匆匆地宣称自己“宇宙真理”在握的原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