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中国毒地上建楼 极少人知道地下的秘密(图)

44132
 
 

\
工业专家们估计,在整个中国,可能有数万幅被污染的土地(原文配图)

据英国《卫报》6月6日(周四)报道,在中国的城市里,房屋建筑在被污染的土地上,而那些发展区的居民却不知情。

高胜科(音)和王​​凯(音)因为调查中国城市里受污染的土地而获得了“中国对话”的最佳调查奖和2013年《卫报》的中国环境报道奖。这是他们由三部分组成的系列报告中的第一部分。

在北京东五环外的朝阳区管庄村,挖掘机在轰鸣,尘土飞扬,这里正在修建康泉新城二期工程。

工地上见到已经挖了一个20米深的坑。恶臭从坑里冒出来。到现在为止,极少人知道埋藏在这里的秘密。

这块地此前为铁道部属下的一家工厂,生产抗腐蚀性的铁路枕木。该工厂营运了30多年;很多种有机污染物持续地深入深层土壤层,渗入到地下水。七、八年前,这家工厂搬走了,这地块就空置在那里。在2011年1月,北京市工商局决定将这块地变成保障性住房开发用地,由为公务员修建廉租住房的居民建设服务中心接管。

接手后,一些专家进行了初步的土地调查。在2011年5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发布了一份公开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该报告没有提及任何的土壤污染问题,也没有提及这块地之前的使用情况。

然而,《财经》杂志得到了由中科院环境科学研究所做的另一份类似的调查报告,该报告表明,土壤中的污染物严重超标,尤其是半挥发性有机污染物,如多环芳烃。多环芳烃有许多种,它们大多具有较强的致癌性和致突变性。

此外,地下水污染也比较严重。该报告说,在介于0至7米的深度,污染最为严重;在12米深处,污染物仍然超标。

在受污染的土地中,四种主要的污染物为重金属、电子废弃物、石化有机污染物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一位专家说,有无数块的土地,比康泉新城的状况更难修复。“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北京南三环是化工厂区,集中了农药厂。对这些土地做过多少次的调查呢?做过多少次的土壤修复?这片区域很久以前就已被变成了一个住宅和商业区。”

土地污染问题远远超出北京市的范围。2001年后,大量的污染企业迁出了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

中科院土壤高级专家罗永明(音)展开的研究显示,从2008年起,在江苏、辽宁、广州、重庆等区域的无数家污染企业进行了搬迁,空出了超过2万公顷被污染的土地。

从2004年到2012年,重庆搬迁了137家污染工厂。此外,这些厂区现在大多变成了主要的房地产区。连续三年,江苏搬迁了4000多家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留下了大面积污染情况尚是未知数的土地。

在中国,这个问题究竟有多普遍目前还不清楚,但业内资深专家指出,在全国,肯定有数万幅受污染的土地,其中农药厂占据了相当高的比例,但获得土壤修复或做过处理的数量微乎其微。

例如,在北京,2001年和2005年间,搬迁了142家工厂,空出了878万平方米可重复用地。据北京环保局污染土地管理部门负责人李京东(音)说,从2004年到现在,只有几十个污染场址被确定,其中只有8个受到修复处理。

在国有的那些老工厂,由于缺乏设施和意识,对污染物的处理非常基本。那时,农药厂通常是把农药残留和有害化学残留物现场掩埋到地面以下五六米深处。被这样处理的土地,仍然具有高浓度的污染物,有时甚至超出允许标准的几百或几千倍。

中科院土壤研究所研究员程孟方(音)指出,在中国有很多被污染的土地未经处理就直接用于开发利用。

危害公众健康

受到污染的土壤会直接和间接地危害人体。间接的途径是通过地下水、地表水和大气。直接的渠道是通过空气中的灰尘,或者儿童玩耍时,没有注意吸入了一些污染的土壤。

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污染的场地导致了过量的急性中毒事故。随着土地开发速度加快,这样的各类事故越来越频繁。

2004年4月28日,在北京的南三环宋家庄地铁站施工现场,三名工人在地下作业时中毒。他们被送往医院,病情最严重的那名工人必须接受高压氧治疗。此前,那里是一个农药厂。

在2006年7月,在江苏苏州南二环路附近,一家化工厂搬走后,留下了20亩受污染的土地,现场的6名建筑工人在挖土时昏迷。

2007年农历新年期间,在武汉鹤山的施工现场,当开挖到深层的土壤时,一股刺鼻的恶臭越来越强烈。工人们一个接一个开始感到头晕,呼吸困难。因为他们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仍继续工作。最后,数名​中毒的工人被送往医院接受紧急治疗。那是一个农药厂的旧址。

一名从事污染整治的专业人士参与了北京第二化工厂的取样,他描述了从一个管道里排放的有毒气体有多毒。该气体能用打火机点燃,这表明,污染物的浓度高到足以引起致命性中毒。

中科院环境生物修复中心主任陈同斌(音)说,根据污染物的种类和浓度,可能存在比较长的中毒潜伏期。“急性中毒时,它表明在现场的污染已经达到了严重程度。那些在受污染的土地上的长期居民,可能是慢性中毒。可能5年、10年,甚至几十年不出现症状。”

缺乏透明度

即使有的受污染的土地被曝光,有关消息会遭到严密封锁。它只是供由专家和政府闭门决策时进行内部讨论。一位曾参与在广州的许多土壤修复项目的专家给出了一个例子:在广州,一栋商业住宅的前身是一个重要的化肥厂,那里的重金属和石油类污染物均超过安全水平。那块土地被选作广州的亚运村。后来经调查发现了该污染问题后,才把亚运村转移到广州番禺。然而,该建筑现场的居民从来没有被告之真相。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财经》透露,在深圳的一块特别的工业用地,原来那里有大量的电子公司。这些公司被拆迁后,留下了一个严重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现在在那块土地上的所有办公室都不知情。即使是当地政府对该问题的严重程度也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财经》还发现,北京康泉新城二期工程已对被污染的地面做了处理。自称负责现场土方工程的一位人士说,那些被污染的土壤被移到了北京的东郊。“挖了几十米深,然后覆盖上良好的土壤。是根据要求和环境保护部的几个检查做的。”

把污染的土壤带去掩埋时,必须进行防渗处理,以防止污染地下水。一名了解康泉新城二期工程内情的人士说,“受污染的土壤被挖出来后,进行了分类处理,如热解、焚烧、或堆肥,但在处理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不规范的程序。”

但是,公务员住宅中心没有证实这些说法。

(译文略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4/13 11:24:28 PM
不止这些,很多楼盘建立在城市的主泄洪区通道上,比如沈阳的浑河开发区,就位于泄洪区,如果浑河那个区段大水,保沈阳市就要绝口那里,那些花钱买房的业主,就会莫名其妙的成为冤魂。唯一能避免这样悲剧的情形就是50年内浑河在那一区域不发生险情,唉。。。 天灭中共,三退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