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荆冬雨:〝宇宙真理〞VS〝情妇反腐〞

44219

〝党指挥枪〞的铁定原则正在发生动摇,不仅军内大有动摇,而且社会也不再认可。在军内,腐败破坏了中低级军官的上升路径,而军方意识形态掌控部门简单将中下层的不满情绪归结为〝军队非党化〞思潮,军内反腐也因政治敏感而叫停。
 


在此悖论下,军方报纸于五月下旬推出了颇骇世俗的理论,其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真理。〞对于军方看似突兀的〝宇宙真理〞,有重庆网易网友讽刺说:〝这口气怎么他妈的越来越像朝鲜?〞湖北黄石市的网友则平淡地说:〝为什么一遍遍强调,说明很多人不信了!〞

大佬倚仗体制不惧坐火山口

如果说〝宇宙真理〞的突兀而出还不能表明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即最后堡垒──军队已经混乱不堪,那么,看一下刘亚洲上将的说法便可管窥全豹。几乎在〝宇宙真理〞推出的同时,刘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短文,称:〝‘党性’二字一旦说出来,必石破天惊。〞并将〝党性〞提升到宗教信仰层面,即〝党性〞二字如同基督徒心中的上帝。

有消息称:中共高层计划的〝瘦身〞方案得到了军方的大力支持,但这个支持的代价是不对军方的党员进行裁汰,大约三千万的计划减员之绝大部分是在县以下党权机构进行。对此,北京观察人士说:〝中共中下层党官早已没什么信仰,要有也是信钱。〞党内高层也存在着在位群体与退位群体巨大利益冲突,一位正部级退休女官员称:〝一直在唬弄。江泽民多么高调地批判‘权色交易’,他指令提拔的刘志军又干了些什么?〞有据可查的资讯证明江泽民在十五届中纪委第四次全会上愤怒地批判过〝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现象,该全会召开于二○○○年一月,江又在十四日发表了〝重要讲话〞。十三年过去了,不仅〝权色交易〞已经成为〝中共特色〞,而且江泽民自己也因〝以腐败换团结〞的治策而〝青史留名〞。

王岐山主政中纪委以来,不惜尝试利用网络发动运动型反腐,可谓反腐走投无路的最好证明。中共确已走投无路,只等小概率事件爆发将其扫进历史垃圾堆。既得利益集团在拼命分赃,根本不考虑党国危如累卵的处境,有党内大佬说:〝不是说我们坐在火山口上了吗?二十多年了,‘火山’也没喷发呀!〞

中纪委查薄氏海外人脉

由于难以抗衡既得利益集团的压力,中纪委不得不中止运动型反腐的计划,并宣称〝网络举报并不是法定途径〞,网络盛传一时的〝中纪委要求高官留学子女回国〞的消息也被证实是讹传。转刊该消息的香港某中共军方背景网站,为〝转发不实新闻,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而向公众致歉。〝中纪委要求高官留学子女回国〞虽被当局辟谣,但无疑是〝习总书记坐上我的车〞之类新闻的最新版本,有相应的隐秘政治背景。更早一些时候,亦有消息称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均召回留学子女,不久消息因无人辟谣也无人证实而被网络淡忘。

接近北京高层的消息人士私下称:〝临时召回还是有的。这些子女在向自己的家庭交待清楚与薄熙来之子有否私交或更深的卷入之后,均又回到国外原来的学校。〞可以推知:中纪委确实在高官留学子女当中进行了摸底,但不是为清查高官们子女高额留学费用的来源,而是想弄清薄氏势力在海外的影响。

另一个不同的消息源则表示: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贪腐案有诸多情妇卷入,其中不乏有人将中共高层官场上的淫乱资料(录影)匿藏于海外,以备日后在特定时期〝挟影要价〞或者自保。还有,刘志军确实握有江泽民专列上的〝大量生活影像资料〞并由刘的关系人存放于海外。生活影像资料暗示江也卷入官场淫乱。

没情妇在圈子里很丢人

刘志军贪腐案揭发并非情妇举报之功,尽管网传刘有十八个情妇且其中有三个俄罗斯美女。更有官场段子说:江与刘是〝基于俄罗斯的连襟〞,即两人共用俄罗斯情妇。知情人士在未否认此段子的情况下说:〝刘部长实际上替老江背黑锅,他费劲弄来的俄罗斯美女是服侍老江的。几位美女用纯正俄语给老江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卡秋莎》,让老江梦回留苏时代的美好生活。〞

在中共官场混到一定级别,没有情妇在私人圈子里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刘志军〝不幸中枪〞缘于高层激烈的权争,而薄熙来之被指〝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并未如刘那样被曝光。刘的情妇照片如原北京站站长王某被网络公开,薄的情妇未知能否免遭此辱,此中将可见高层官场〝看人下菜碟〞之微妙。〝官场‘正能量’有三分之一是由情妇们来掌握的,离毛主席所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还差点,应鼓励官员们继续‘开放’,达到老人家的要求。〞北京一位著名左派老人在私人聚会场合如此放言。为了讽刺当下的〝情妇政治〞,以至于连毛偶像也搭进去了。

中纪委官员曾坦率地说被查的男性贪官百分之九十以上有情妇。因此,中共官场就有了〝情妇反腐〞的奇观,以至于网民们建议给举报贪官的情妇发奖。〝情妇反腐〞还不只限于情妇本人因利益冲突而反目报案,更有情妇的丈夫或背后指使或直接出面揭发贪官。原广西自治区副主席孙瑜就是被情妇丈夫〝搞掉〞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据说是被情妇丈夫〝使坏〞,暗中串通其妻之外的另一名王的情妇〝点着了引信〞。网民要求中纪委给举报贪官的情妇发奖,不纯是调侃,因为公众认为中纪委确实〝反不了腐〞。

不管反腐如何困难,中纪委还得装样子,但它不满社会上〝反腐基本靠二奶〞的嘲讽。称〝情妇反腐〞的提法是以邪攻邪、辱没正道人心,云云。

马凯曾力排众议保荐刘铁男

重庆区委书记雷政富因涉收贿及不雅视频曝光而被免职待审,反腐有功的情妇赵红霞却被当局判了重刑,结果是网络民意与当局再度尖锐对立。同样被情妇爆料而被〝拿下〞的国家能源局长、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究竟最后得何种刑事惩处百姓无心关注,但在官场上谣言屡屡变成真相的倒逼下,当今副总理马凯当年曾力排众议提拔劣迹斑斑的刘铁男,是高层官场皆知的事情。或许,第一任发改委主任马凯觉得欠了能干的刘铁男的人情,才在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的位子上〝向政治局保荐了刘铁男〞。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资讯证明马凯因此事受到问责。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