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归去来兮  >  历史真相
戏子,傻子,疯子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9)

44294

 

论改革开放,江泽民无所建树,远输于胡耀邦、赵紫阳;但论权谋,江却在胡、赵之上。江上台后,经过新旧人事交替,把其上海旧部纷纷塞进中南海,形成势力庞大的“上海帮”,自己俨然红朝帮主。先后入局的上海帮骨干成员包括曾庆红、吴邦国、黄菊、陈良宇、陈至立,外加退而不休的汪道涵,江奉其为师父。

至于朱镕基,来自上海,原出于邓小平的直接提拔,与江并不咬弦。上海帮在中共高层人多势众,压倒其它派系,以致于流传一个笑话,说某一次开完政治局会议,有人问李鹏:“会议内容是什么?”李鹏答:“我根本没听懂,因为他们都说上海话。”

江当政把帮派政治,或山头政治推向登峰造极,上行下效,中共各地的地方主义和山头主义空前抬头,乃至有北京帮、广东帮、福建帮等说法。斗垮杨家将则是江权力斗争的大手笔。1992年春邓南巡,流露对江的不满,想换人做;在邓面前,江假装沉痛检讨,表示要痛改前非,随后又藉机告状:杨尚昆、杨白冰兄弟掌握军权、心怀异志。

江告状中,有关杨氏兄弟意欲平反“六四”的一段,尤其令邓震动,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于江泽民的左,杨家将的右和翻案意图,让邓觉得更危险。于是1992年秋,中共十四大前,邓出手忍痛割爱削夺了杨氏兵权,杨家将黯然下台。一年间江泽民转危为安,反败为胜。

江执政期间客观上幸运,因为其间中共元老一个接一个的归西,邓小平、陈云、邓颖超、彭真、杨尚昆等纷纷撒手而去,江泽民假装沉痛的送走一具又一具棺木,心中自有道不出的欢喜和轻松。千年媳妇儿熬成婆,江泽民时代渐渐成形。

江退休后,2006年7月,中共出版《江泽民出访纪实》,8月再出版《江泽民文选》,外界纳闷:江卷土重来?不久谜底揭晓,江、胡达成一笔交易,胡为江出书高捧江历史地位;江则默认,任由胡处置自己的亲信陈良宇为胡树威。

一个多月后,胡突袭逮捕了上海帮的干将陈良宇,同年八月十七日江泽民年满八十;中共高层为江连出两书也有为其“盖棺定论”的意味。胡锦涛在中南海高调主持“学习江选”,传给江的潜台词无非是您也捞够本了,到此为止了吧、见好就收吧,别再参和我们第四代的事了!

换一个说法皆两书出版小胡想为老江时代划上句号,但次年的十七大表明小胡功亏一箦。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同台的那些年里,人们如是嘲侃,一个是戏子、一个是疯子、一个是傻子,做为“戏子”的江泽民,在外交舞台上出尽风头,也出尽洋相。

《江泽民出访纪实》一书看似记叙老江外交,却在人们面前浮起一幅油滑轻浮的外交形象,或是小胡假意奉承,故暴其丑。

前美国第一夫人希拉瑞曾经回忆道:提到西藏的问题时江暴怒的拍起了桌子,粗鲁而无礼。

前美国国务卿欧布莱特描述:江像只“笑面猫”动不动就对人露出牙齿,并说江喜欢卖弄,谈话中不时夹杂半生不熟的英文,把美方的翻译弄得大皱眉头。

江访问俄罗斯坚持用俄语在该国国会发表演讲,在长达两小时照本宣科的演讲中,该国会议员们和各部部长如坐针毡纷纷交头接耳,有人直瞪着眼喊道,上帝啊它究竟在咕噜些什么?当演讲结束后一位议员如释重负,“谢天谢地它终于完了”。

在巴黎一次在等待电梯的小间隙里,江突然一把搂过法国总统席哈克的夫人跳起了华尔滋,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席哈克在内皆惊异莫名。

在马德里江当着西班牙国王的面和各国政要、大批记者的面前掏出了梳子“有板有眼的”梳起自己的头发来。

在安卡拉土耳其总统准备颁发一枚倍受争议的勋章,该总统才打开盒子,还没来得及依惯例亲自为江披挂,迫不及待的江就抢步上前自己动手,取出盒中的勋章授带,往自己的脖子上一套,然后转身面对镜头喜形于色,在场人士一片哗然。

江留给国际舞台上的上述表演,即便是海外亲共华侨目睹都大摇其头,中共出书以江外交为主轴, 莫不是有心唤起回忆再恶心人们一把? 何况江外交的“巨大手笔”是划定中俄边境这洽洽又是受人争议非议之处,突出其外交无异于暗示其历史责任。

说到历史责任后一本书则更明显。在江的所谓“文选”中举凡六.四屠杀批判赵紫阳、镇压法轮功,江狰狞尽露。诸如它赞赏六.四屠城明显是同谋,它死捂盖子成为六.四平反的最大障碍,它起劲的诽谤赵紫阳显见是软禁赵的主谋,它厉言攻击法轮功证明是主谋,胡某报江某之仇同时为自己开脱岂非一举两得。

江泽民执政期间最大手笔的作为是血腥镇压法轮功,至使法轮功信众数千名惨死,数十万被囚被虐。江自持并执迷共产邪教,竟诬指法轮功为“邪教”,江曾声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事实却是法轮功坚韧如磐,更在国际上广泛发展声势浩大。

老江恶贯满盈何以经久存活?李宗吾厚黑学说有这么一段,有人问:世今有人以厚黑图谋私利居然成功!是何道理?李答:这即所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耳,与它相敌之人不外两种:一种是图谋功利而不懂得厚黑技术的人、一种是图谋私利而厚黑技术不如它的人,故它能取胜。

江严防紧锁死都不放过赵紫阳,是能对付前者,江摆平“杨家将”、乔石、李瑞环等是能对付后者。江任内尤其前半期,关键人事皆不能自主,朱镕基出任总理为邓小平遗嘱之一,胡锦涛接班,也由邓小平隔代指定,温家宝接任总理,大抵也是邓的意思。江哪里咽的下这口气?于是到了任期届满必须交权前,江精心布局绞尽脑汁。

事关世代交替,权力交接的十六大在江的主导下,政治局常委空前的被扩大到九人、军委则扩大到十一人,而政治局三分之二由江系人马占居要津。其中的地方大员便来自于江的提升名义上胡锦涛拥有掌军政大权但其权力得到最大程度的“稀释”,决策范围扩大决定权缩小,这种格局江意明白无误,胡接手只能守成,休想有所作为。

岁月不饶人,转眼又到了中共十七大,胡锦涛与江泽民的“微妙”互动,始终是这次党代会的最大看点。会上传胡的“科学发展观”本身就是对江三个代表理论上的否定,实际上不论是江的三个代表的理论,还是胡的科学发展观,都只不过是有名无实、欺世盗名的招牌。正如李宗吾所谓厚黑的施用,硬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不把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

党内人士透露十七大前夕,领导人事安排中共权斗激烈之际为近三十年来所仅见,做为十七大的最后一幕政治局常委出炉后,到记者面前亮相竟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这在严格照脚本演戏的中共那里俨然不同寻常,或许只有一个解释,即便到了最后一分钟,胡、江两派的权力斗争仍难以平息而缠斗不休。

江退休之后从未停止干政其干政的力度屡屡让外界惊异。这种“惊异”经历了三层传递,第一层,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当海内外媒体普遍议论“中共最高权力将首次实现有序移交时”,惊讶的发现,在交出了总书记国家主席之后,江居然效法邓,继续留任军委主席。

二零零四年,当江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外界普遍认为胡大权在握之时,却又惊讶的发现,江继续通过遍布党、政、军的上海帮,或江系人马有效的牵制胡。

更大的惊讶恐怕在二零零七年,当外界普遍认为当陈良宇下狱,黄菊暴死之后,江系受到沉重的打击,胡锦涛将成为十七大的大赢家,岂料江泽民竟能插手第五代的人事安排,硬是把李克强接班的原案,变成李克强、习近平同时出线。习近平后来居上的新版。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大阅兵、大游行、大型晚会眼花撩乱之间,最大的看点却并非新式武器、美女方阵、璀璨烟火,广场舞会等,而是那名八十三岁的老人,身为普通党员及平民的江泽民,赫然现身天安门,并高居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二号的位子,出尽风头。天安门的这一幕,展现了中国时代并无胡、温只有江、胡,而事实还是江在前胡在后,江强势、胡弱势至于那个历史上最弱势的总理温家宝被排挤到权力边缘,终日忙忙乎乎。

本次的主要内容来自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陈破空先生的著作《中南海厚黑学》一书。

好,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就为您播放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