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港媒 多少冤魂多少泪 中共特色暴死法 侮辱百姓智慧

44859
作者: 阳光华夏
 
 

海内外关注的湖南临武瓜农死因调查终于有结果,法医宣称邓正加系“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简言之就是“出血死”。邓正加明明是被城管用秤砣击中脸部致死,官方玩弄文字游戏愚民,简直是侮辱百姓智慧。

类似例子并不少见,早前,河南人于钢峰被项城市公安局带走,随后死于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四根肋骨断裂。警方坚称其突发急病,“呕吐而死”;广东吴川有农民领取被交警扣留的车辆时猝死,官方解释是“兴奋死”。更离谱的是,当局事后居然出动三十多名警察强抢尸体,还不许民众拍照。

武汉男子李文彦被刑拘,在江西九江看守所关押期间猝死。死者额头上有几处紫青伤痕,看守所称李是半夜“做梦死”;陕西丹凤中学学生徐梗荣死在公安局审讯室,伤痕累累,但验尸报告却称徐死于“心脏病”;福建青年温龙辉半夜三更死于福建省第二看守所,身上伤痕无数,但警方却表示温是“掉床死”。

云南青年李乔明狱中离奇死亡,头部受重创,警方却说李是在狱中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不小心撞墙而死。河南青年王亚辉因涉嫌盗窃,被公安机关带走,三天后,在看守所死亡,其尸体背部、手臂有大块瘀青和伤痕,头部破了一个洞,乳头被割掉,生殖器也有伤痕,警方却称他是“喝开水呛死”。各种匪夷所思的死法,背后有多少冤魂多少泪?

玩弄文字忽悠百姓

过去官场上有刀笔吏,老吏断案,一句话可置人于死地,也可救人于断头台下。“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与“查无实据,事出有因”,仅仅颠倒一下语句,结果大相径庭:前者能无罪释放,后者就难免要吃官司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字,成为刀笔吏们玩弄司法的手段,而今更是发展到极致。

比如大陆军旅歌星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伙同四人涉嫌轮奸一名醉酒女孩,据说一度有人以“轮流与女孩发生性关系”为其开脱罪名。消息传出之后,舆论一片哗然。按照这个逻辑,如果轮奸不叫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那杀人也不叫杀人,叫终止对方生长进程;贩毒不叫贩毒,叫兜售有瘾食品;赌博也不叫赌博,叫有奖励性娱乐。

再比如,当年一位河南老人为拆迁而跳楼自杀抗议,事后当局为敷衍媒体与死者家属,居然发明了一个新词:自主性坠亡。类似荒谬不堪的官方说词还有,保护性拆除、休假式治疗、戴套式强奸、激情式杀人等等,都反映了中国的语言特色:为事故和问题化妆,为当局与官员卸责。然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官方再怎么玩弄文字,都无法欺骗百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