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归去来兮  >  历史真相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16)

44883

 

中共报刊举办的网路民意调查,要求立法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中国民众,达90%;反对建立这一制度的中共官员,却高达97%。有官员甚至讥讽这是“馊主意”;有官员甚至反问:“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雷倒了众生!

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制度,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早已有之,而号称大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至今没有丝毫的行动。自称无产阶级先锋队,自夸先进性的中共,建党近90年,执政超过60年,始终拒绝公布官员财产,等于自我承认当今的中共就是腐败集团。

通常而言,某团体回避某个问题,意味着,这个团体中的多数、乃至全部官员,都顾忌这一问题,做贼心虚。试想,当多数中央委员、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都有问题财产,配偶子女都经不起盘查;当如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这样的腐败大员,就高坐台上,沐猴而冠。“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何以建立 ,何人来建立?拒绝“阳光法案”,是因为见不得阳光。仅仅因为是一个执政党,才不得不硬着头皮,空喊几句反腐口号,做做样子。

对比美国与中国,美国政府官员开销占国家税收的1%到2%,提供给老百姓的福利则占国家税收的40%到50%。中国政府开销占据国家税收的40%到50%,提供给老百姓的福利仅占国家税收的8%,官员开支比例两国恰好相反,恰恰体现民主美国与专制中国竭然相反的官民分配。

在美国,民大于官。在中国,官大于民,犹记八九学潮期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曾表示:公布官员财产,我愿意带头。此言,是回应民主呼声,也是回应对赵儿子“官倒”的指控。然而,赵的这个表态,却触动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利益集团,必欲除之而后快。“六四”之后,又拖延了20年。千呼万唤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对于老百姓而言,仍然是望眼欲穿。

“六四”后,中南海内部总结,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于是不反腐或者假装反腐,宁亡国不亡党,更有甚者,反腐为江泽民延伸用于党内权力斗争,不听话者以反腐论处,如陈希同。

回顾1945年,对内战还没有把握的毛泽东,为国共和谈,骗取民意,曾与党外人士黄炎培对谈,黄感叹,中国难以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王朝周期兴亡定律,希望中共“找出一条新路。”毛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显见,毛并不明白“只有民主才能监督政府”这个原理;正因为明白,夺权后,他才反其道而用之:只要不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就可为所欲为。厚黑之道,原本就是正话反说,正理倒用。

毛泽东后来公开承认:“我们就是要独裁”、“超过秦始皇一百倍”;到了江泽民时代,类似“豪言壮语”,只差没有说出口:“我们就是要腐败”、“超过国民党一百倍”。俞正声上任上海市委书记,亲自到狱中探望陈良宇,陈良宇是因腐败和权争失败而被胡温下狱的前上海市委书记。但中共高官不曾有一人敢去探望被邓小平软禁的赵紫阳,这表明中共高官不敢踩政治边界,却敢踩经济边界,说穿了,这就是一撮个人利益至上的腐败集团。

十七大上,中共元老后代,被称为“太子党”的人物,纷纷入局。“太子党”人马在政治局里超过三分之一。而在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候补委员中,“太子党”人物,也为数不少。在军队中,大批中共元老之后获授少将、中将、乃至上将军衔。

十七大之后,又开两会,最大看点依然是红色后代,他们大举卡位,升官进爵,掀起太子党或高干子弟们又一波大跃进,他们先是纷纷成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随后又纷纷当选国家领导人,诸如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之类。朱德的孙子朱和平与毛泽东孙子毛新宇,甚至上演了一场新版的朱、毛会师。不是在井冈山,而是在人民大会堂,两人同是解放军大校,又同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太子党大批接位,促成这一结果的,是擅长权谋、长年负责组织工作的曾庆红,他本身也是太子党人物,曾在十七大上引退,但他精心布局的太子党接班格局,却大功告成。

胡锦涛和温家宝,均出生平民,经长期洗磨、隐忍,偶然得据大位。但胡温两人,本身不被江泽民和中共老人信任,这是他们作为中共最高当权者的莫大尴尬。

汉朝初期,吕后一党遭铲除之后,汉朝廷立了一条规矩:“非刘氏不得封王”;并从此对“外戚干政”严加防范。今日中共,太子党以外,都属外戚,为中共老人所疑虑和不信任。中共元老陈云曾经有言在先:我们的子弟接班,至少不会反对我们。此言不虚,到 1989 年就得到了印证:在中共高层中,唯有太子党人物李鹏,最听邓小平和元老的话,力主镇压。从此之后,陈云的遗训,相信更为中共老人所铭记。

可怜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吏,投身中共,为中共效力,不可不为卖命,却竟不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被中共老人所信任,而视为外戚、远亲、甚至外人。

换言之,在当代中国政治进程中,不要说民间与在野力量被排除在外,就连中共内部,平民出身者,也不得信任和重用。从古至今,专制者本性一律,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皇亲国戚,才是靠得住的自家人。

中共十七大也造势,在中共党内,老人政治还有生命,还在延续,就进化和成熟度而言,中共还不如越共,布局大批太子党接班的中共十七大,泄露了中南海的“集体焦虑”:唯恐有朝一日,有人变天,共产党前功尽弃。

怕变天,是怕被清算。从发动内战、拒不抗日,到流血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甚至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中共之血债,厚积天地,罄竹难书。一旦受到清算,其下场,可想而知。

中南海的“集体焦虑”,从反面折射出一个现实,那就是:历史愈是演进,世界愈是文明化,中共承受的压力,愈是巨大,变天的可能性,愈是不可避免。于是中共老人和保守派,层层设防。至少设防四层:

防范“外国敌对势力”。任何国家,只要批评中共政权,促使其弃恶扬善,就遭到中共的痛批和妖魔化,并视为“敌对势力”,诸如美国、欧盟等。反之,对于诸如俄罗斯和北韩这些国家,尽管干尽种种不利于中国的事情,但只要它们没有批评中共,没有施压中共改善人权,中共就从来不会对他们出一句恶言。

防范“国内敌对势力”。在十三亿中国人中,任何批评、抗议和反对中共的个人和团体,都被中共视为国内“敌对势力”。在中共眼里,国内“敌对势力”的范围越来越大:民运人士、法轮功学员、宗教人士,以及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具有自治或独立倾向的部分,都被划为“敌对势力”。甚至于,用中共自订的“法律”维护自身或民主权益的“维权人士”,也被划为“敌对势力”。最后,连饥寒交迫的上访民众、豆腐渣校舍死难学生的家长、遭毒牛奶粉残害的婴儿父母都成了中共眼中的“敌对势力”。

防范民众。中共在北京开大会,动辄动用近百万人搞保安,予广大民众层层隔离,会场密不透风,针插不进,水泼不入,防民如防川,防民如防火。

防范中共内部,大批启用“太子党”,以至于如前所述多数中共干部都被视为外戚、外人,而不信任,层层设防,难免防不胜防,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的地方,就有思想,就有分歧。不少中共高官本身具有双重性,不可捉磨。

比如习近平,一方面,他是中共元老之后,是太子党,可能维持现状、力保红色江山;另一方面,其父习仲勋,却是中共党内少有的开明人物,属于改革派;胡耀邦落难时,唯有习仲勋敢于出头为胡仗义执言。如果习近平能受其父影响、潜藏其父之风,那将又是一番天地。

本次的主要内容来自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陈破空先生的著作《中南海厚黑学》一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