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归去来兮  >  历史真相
假文凭,窃听及电脑黑客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17)

44884

分享到:


 

中共的十七大刚刚落幕时,新华社旗下的《了望周刊》就刊出文章,纪录中共官场假学历泛滥,随后又刊登署名郑根岭的文章,抨击权学勾结现象,讽刺许多高官通过可疑手段获取假的真文凭,或真的假文凭。文章尤其写道:一些官员通过媒体发布的个人简历里堂而皇之的写明博士或是硕士,再对照其经历,就很容易明白那些文凭是如何得来的。

在中国不仅假货泛滥,而且假文凭成灾,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正如《了望周刊》的披露,从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甚至镇长、乡长、派出所所长,名片上大多印有经济学硕士、法学硕士等头衔。一般情况下,报名、考试、结业式官员们会亲自出面,平时上课基本就由秘书代替,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

自从邓小平提出干部队伍知识化,文凭就成了升官的必备手段。各级官员掀起文凭热,一手捞钱,一手捞文凭,前者引发大规模的经济腐败,后者导致大规模的教育腐败。可见在没有民主选举和公众监督的机制下,当局出台任何干部任用政策都会走向扭曲和变形。

官场盛行假文凭,荒腔走板的故事比比皆是。原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广州日报》社社长黎元江因贪污落马,被判刑12年。落马之时是2002年,那时爆出黎某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所谓在职研究生,完全靠行贿导师,甚至由导师代笔,他本人很少出现在人大的课堂上。然而到了2007年,中国媒体却报导黎元江服刑期间继续攻读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位,写出20余万字论文,获得博士结业证书。

黎某在监狱里继续攻读和写出论文?中国监狱都是劳改场所,犯人每天劳动时间达12个小时以上,而且异常的繁重。黎某如何获得攻读时间?如果他只是轻度劳动,甚至不劳动,又是谁给了他那样的特权?几乎可以肯定黎某创造的狱中奇迹又伴随着新的腐败大案,高墙下的行贿受贿。而这个现象不过又是中国监狱中的普遍情形。就如上海首富周正毅,在狱中受到特殊关照,而牵出的官员受贿案一样。

另一个故事是关于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此君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以及军事科学院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并号称历史学博士。但此君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立即露馅,竟然就在历史问题上大开黄腔,说什么二战爆发的原因是英法等国不与苏联合作对抗法西斯,又说对二战胜利贡献最大的是苏联和中国,并称那时中国是在我爷爷的领导下,还说我爷爷领导下的共产党军队总共消灭日军150万。毛新宇的海阔天空,害得主持人都不好意思,不得不连连将他打断。

到处是假冒伪劣,中国人已经习以为常,造假大国见怪不怪,反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无奇不有,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拍案惊奇。反观民主国家,造假却往往被视为严重问题。波兰实现民主后,第二任民选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因在个人简历中对其研究生文凭交代不详,受到民间质疑,差点失去总统宝座。

在民主国家,候选人得学历固然重要,但选民投票更重视其真才实学。曾任韩国总统的卢武铉只有初中文凭仍得以登上大位,未见选民因此抛弃他,也未见卢某在此之前设法捞过在职攻读的博士或硕士头衔以求胜选。中共高官混文凭,甚至捞取假文凭,不仅折射出人格和道德问题,也是没有自信的表现。文凭能造假,证据更能造假,如此高官大抵只会误国误民。

2009年中共《求是》杂志社旗下的《小康》杂志,就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官员的诚信被排到最后,甚至不如性工作者。91.1%的受访者认为官方的资讯绝对是假的,从来都不信。这比两年前的同类调查结果又增加了10几个百分点。官方英文媒体《中国日报》,在社论中承认,这一调查结果既让人震惊,也令人尴尬。宁信妓女,不信官员。这就是由中国网民所反映的真实民意。

这一调查结果证实了一个说法,中国人中真正反共主力在国内,而不在国外;同时也证实网上如潮水般的拥共言论,曾被有心人士当做主流民意来说是多半属造假,大多是由中共当局雇用的写手、线民、网特及所谓五毛党所为。

2007年,一部叫作《The Lives of Others》,也就是中文译作《窃听风暴》的德国电影。先后荣获德国电影奖、欧洲电影大奖、美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享誉世界。《窃听风暴》却在中国遭到禁演。原来该片的剧情描述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东德,秘密警察通过窃听、跟踪和卧底等手段,大规模监控民众和社会的情形。看过该片的异议人士都惊呼:这分明是今日中国的翻版!今日中国与当时的东德简直太像了!

正如其他被禁的书籍和电影的命运一样,中南海禁演《窃听风暴》,顿使该片的盗版DVD在中国民间流行,这年春节期间,有些中国异议人士见面的第一句问候语,竟然是:“看《窃听风暴》了吗?”那些长期被监控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更是感同身受,在便衣警察密布的监控之下,他们悄悄在家中观看该片,不时发出长长的叹气:人类已经迈入21世纪,那些在东欧和前苏联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故事,竟然还在中国上演!相关导演且乐此不疲!

实际上那些故事不仅已在东欧和前苏联成为过去式,如今的东欧国家,还纷纷开始清算前共产党的同谋者。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刚获得民主新生的捷克,就制订《刑法增订条例》,依据该条例,凡担任过捷共县级以上官员者,均可被处以2至5年有期徒刑。

2012年的1月8日,波兰,刚刚被梵蒂冈教宗任命为华沙大主教的斯坦尼斯瓦夫.维尔古斯,在正式就职前一刻宣布辞职。原来,波兰媒体揭发,维尔古斯神父年轻时,曾与波兰共产党情报机构合作充当线民。在丑闻越闹越大的情况下,维尔古斯神父承认曾经做过不光彩的事,并宣布辞职。
 
鉴于波共曾大力渗透天主教,波兰神职人员中15%曾充当波共政权的线民,维尔古斯神父事件后,波兰主教团决定,让全国每位主教都接受真相调查,以鉴定他们中是否有人曾与共产党秘密警察合作过。波兰的圣座国务卿也要求,将类似调查扩大到全国党政人员,以示清白。  

波兰议会随后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前共产党政权的同谋者担任公职。依据该法案,至少70万人必须坦白是否曾为波共充当线民。包括公务员、学者、记者、国营企业负责人、以及学校校长等,都必须填报表格,鉴定身分,否则将被径直辞退。
  
不言而喻,前东欧共产党线民的下场,应足为今日异常忙碌的中共特务、奸细、线民、五毛党之警戒。  

最令人可笑的是,最近报出的王立军对薄熙来窃听、录像,竟将薄搞女人也都录了像而薄熙来又对胡锦涛及中共中央常委大搞窃听,也算是窃听史上的一大奇迹。怪不得毛泽东一直担心自己被窃听。

2007年5月发生了中国骇客对德国电脑系统的入侵事件,德国情报部门──联邦宪法保卫局宣布,这批骇客攻击,来自于中国。德方情报部门还披露,实际上,中国骇客大举入侵德国的总理府、外交部、经济部、学术研究部等政府部门的电脑系统,那些来自中国兰州、广东和北京的木马程式,夹带在普通文件的档案中,意图窃取德方机密。德国情报部门明确指出,中国骇客大举入侵,其幕后黑手,就是中国军方。

对这一事件,德国媒体大量报导,并均刊登在显要位置,成为德国总理访中的最大背景。对此,中共外交部和驻德大使馆,都在第一时间,坚决否认中国骇客或中国军方骇客攻击德国。然而,当中共总理温家宝与随后到访的德国总理梅克尔面对面的坐下来会谈时,温却并没有直接否认中国骇客对德国的攻击,而是承诺,将制止骇客的行为。温没有在“骇客”前面加上“中国”二字,但他所说的制止对象,当然,是指中国骇客,尤其,与中国军方有关的骇客。

德国仅仅是遭受中国骇客攻击的国家之一,先后曝光的中国骇客攻击对象,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台湾、纽西兰、印度等。2009年底,谷歌公司被迫声明要退出中国,以抗议中共的网路封锁和信息审查政策,这起风波的真正要害却在于窃密与攻击。中共周永康、薄熙来,透过潜伏于谷歌的中国员工窃取谷歌的代码,掌握谷歌的关键技术与商业机密。

中共发动网路攻击,渗透并攻击中国异议人士设立于谷歌的电子邮件。面对谷歌的指控,中共照例矢口否认。然而,几个月后,美方公布了极为具体的追踪调查结果:攻击谷歌的骇客来自于中国的两所学校:上海交通大学和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

其实,是中共以学校为掩护,实施间谍活动。譬如,设立在山东济南的蓝翔高级技工学校,背景不同寻常,按理说,一个技工学校与中学平齐,其学生不过都是高中生,但该校规模巨大,远远超过一般学校,共有两万学生,人数竟超过全球最负盛名的哈佛大学。作为技校,该校竟拥有两千台高级电脑,连中国许多名牌大学莫及。原来,该校隶属中共军方,学生毕业后,择优输送到军队。至于上海交通大学,以电脑技术发达而领先于中国其他院校,于是,中共军事和警察系统多与该校合作,研发军用或警用项目。该校一名研究生曾因破解海外突破网路封锁,而获得当局奖励。

2009年,加拿大研究机构发现,共有103国政府和私人机构遭中国“鬼网”(GhostNet)入侵,大量机密失窃。其中,以台湾政府和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办公室为最大受害者。2009年,美国政府发布报告,将中共列为网路威胁的头号大敌。同年底,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安全评估委员会发表年度报告,将中国列为对美国间谍活动最具进攻性的国家。指出,中共大量窃取美国机密,用以强化自身军事与经济实力。中共对美国的间谍活动和网路攻击,在规模、强度和熟练度方面,均呈现快速发展。

本次的主要内容来自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的,陈破空先生的著作《中南海厚黑学》一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