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外媒:中国处于巨变边缘 大事或瞬间发生 恍若苏共解体前

45010
 
 

上周六,资深英国记者约翰•辛普森在《卫报》撰文说,他相信中国处于“巨变的边缘”。他采访了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也曾经采访过1988年苏联共产党的党代会,当时苏共处于解体前夕。他表示在中国感受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氛围。

卫报:2012年的中国似曾相识相比苏共崩溃前

约翰•辛普森在《卫报》8月10日报导说,一个静悄悄的改革过程正在中国展开,或将转变这个国家的政治和它接触世界的方式。一个作者采访过的异议人士相信未来五年到七年将改变一切。“我期待到那时候看到一个民选的议会。”他说。

中共的新老板想要在各个方面有一个新的开始。去年11月份,辛普森坐在人民大会堂倾听胡锦涛给党代会做报告。他的讲话给他的任期划下句号并推出习近平领导层的来临。

期间,辛普森走出会议厅,坐在辉煌的大理石台阶上整理思绪。恍惚间他觉得这里似曾相识:在克里姆林宫,在1988年6月份的苏联党代会上,但是对讲话感到无聊,他走到外面坐在台阶上撰写新闻报导。

1988年的苏共大会是一个关键时刻,在戈尔巴乔夫的努力下,将苏联共产党带离陈旧保守的勃列日涅夫规范,并打开新的政治和经济思维。

文章说,2012年北京的党代会也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方向变化。然而,就像苏联一样,改革并不绝对来自于共产党党代会,它通过细微的裂缝渗透到社会,即使在最严密的专制统治下,并慢慢地开始弥漫整个社会。

在胡锦涛的主题讲话之后,辛普森去了北京798艺术区。电视里面播放着党代会的发言。但是没有一个艺术家或他们的顾客看一眼。

再一次,作者感到似曾相识。在1988年的苏联,大多数知识份子对马列主义政治事务不感兴趣。很快,这个陈旧脆弱的制度被打破,因为它跟真实人们的生活缺乏关系。

习近平可以改变这个制度而不像戈尔巴乔夫那样毁灭它吗?辛普森怀疑世界已经变化太大,传统的马列主义已经无法存在。那位激情谈论习近平任期内中国将彻底改变的异议人士可能被证明是对的。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在哪里?重大变革或瞬间发生

《大西洋月报》8月14日报导说,自从1990年代以来每当中共领导层交接的时候,政客和政策专家以及记者就容易患上“中国戈尔巴乔夫综合症”。当时苏联的崩溃让人觉得中国好像将是下一个。中共几个领导人在经过最初的大张旗鼓之后,来了又走了,没有政治改革。现在轮到习近平了—他可能成为改变这个国家轨迹的人的猜测又开始沸沸扬扬。

《卫报》的文章引发一些嘲笑,Shanghaiist网络杂志称之为“今年对中国的最天真评论”。辛普森的“期望”立场,被认为是最新一个患上“中国戈尔巴乔夫综合症”的西方人。

《大西洋月报》文章说,为什么这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的幻想会存在?一个线索在于中共和西方解读苏联崩溃的巨大的不同方式。

在美国和欧洲,戈尔巴乔夫实际上被视为一个英雄人物,他的改革拆除了“邪恶帝国”并且迎来了一个短暂的俄国民主时期。但是在中共眼中,戈尔巴乔夫被视为一个灾难—一个警世故事。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他的书《中国共产党:萎缩和适应》当中写道:“戈尔巴乔夫被视为触发苏联内爆的催化剂。”

文章说,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改革比戈尔巴乔夫提出的任何东西都更加激进,但是这些改革更多的是经济的而非政治的。一个1978年的中国人不可以选择他的职业,很多时候不可以选择他的配偶,他的居住城市。他不能拥有财产或没有政府许可不能去国外旅行。现在他可以做所有这些事情。但是中国人民仍然不能投票。

长期来说,如果最近的世界历史是一个参照的话,大多数国家最终实现民主化。一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可能还不在牌局上,但是在人们最不经意的时候,重大政治转型可能发生——就像戈尔巴乔夫自己发现的那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