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江泽民暗杀法轮功创始人机密行动都破败(图)

45185
 
 

\

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和恐惧,曾不断寻机想暗算法轮功创始人,但都以失败告终。图为2012年5月13日的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

暗杀法轮功创始人未果

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和恐惧,曾不断寻机想暗算法轮功创始人,但都屡屡以失败告终。

台湾:

1999年江泽民及其帮凶企图用五亿美元重金和最惠国待遇为条件引渡法轮功创始人未果后,就向特务部门秘密下达了暗杀令,由国家安全部和总参联合组建了一个特别行动组,专门负责搜集法轮功创始人的行踪,招募训练人员,准备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据可靠消息来源,江泽民集团派遣了不少男女特务,尤其是女特务伪装成法轮功学员,逢人就问法轮功创始人的具体住址,口口声声要保护“师父”。他们不辞辛苦,每个活动都参加,在人群中乱窜,可是阴谋并没有得逞。

2000年12月初,《中央日报》登载了与台湾法轮功负责人的访谈,江泽民及其帮凶由此判断法轮功创始人可能到台湾讲法。12月18日台湾《自由时报》报导,台湾当局已经批准了法轮功创始人赴台。江人马乐不可支,认为机会终于到了,随即秘密派遣了特别行动组赴台,与台湾的黑社会组织秘密接触,花重金收买他们,准备法轮功创始人在台湾讲法时进行暗杀行动。

结果李洪志先生为了“不给台湾当局增添压力”而未成行,暗杀行动流产。

大纪元12月20日台湾讯,法轮功在台发言人洪吉弘先生说:“师父悲天悯人,考虑两岸关系,不愿给中华民国政府增添压力,所以此次估计不会来台。到目前为止,我们未接到任何有关师父来台的信息。有关报章的消息,我不作评论。”

李先生临时取消了行程,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们倒没说什么,而在美国的江氏嫡亲网站先不干了:“台湾‘法轮功’骨干散布谣言,谎称李洪志将于24日出席这次‘心得交流会’并发表演讲。”

香港:

2001年香港法轮功大会前,一份绝密情报被送到江泽民的办公桌上,内容大意是法轮功将于1月13至14日在香港举行会议,其创始人将在14日会议上发表讲话。江泽民阅后立即下达密令,要抓住这次境内机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法轮功创始人。

于是解放军总参谋部、国家安全部及公安部三方联手,立即制定了一个代号为“1‧14”的暗杀行动计划,并跨国界的秘密展开。据悉江泽民对这个暗杀计划非常得意。

在“1‧14”的实施过程中,几乎所有东南亚及北美等地的海外情报机构进入特别状态,并且在香港及澳门,几乎所有的黑社会集团均被中共威逼利诱而涉入暗杀计划,因为此计划指定由港澳地区黑社会集团实施直接暗杀。一时间真似天昏地暗,香港四处杀气腾腾。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不知什么原因,大会前夕法轮功创始人突然取消会议行程,只是在1月14日向大会发了个贺词,结果让江泽民极为得意的这个暗杀计划全部泡汤。据悉当江泽民听完“1‧14”中途夭折及法轮功创始人向大会发贺词的汇报后,脸色铁青,坐在那儿半晌没憋出一个字来。

加拿大:

2002年加拿大国会议员高度赞扬法轮功对加拿大、对中国、对全人类做出的特殊贡献,并邀请法轮功创始人在法轮大法洪传十周年之际在5月18至19日到多伦多大学讲法。这个消息被中共打探到,他们积极地准备着又一次对法轮功创始人的谋杀行动。

也许是因为来的人多吧,本来安排好5月18日在多伦多大学召开的第五届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突然改在多伦多喜来顿酒店(SheratonHotel)能够容纳2,300人的会议大厅内召开,大厅内座无虚席。会议是凭票入场的。江泽民的爪牙们和被收买的黑社会被这突如其来的改动打乱了计划。5月19日上午,他们分头行动,有的到学员中去打听开会地点,有的自称是刚从大陆和香港来的法轮功学员而混入了会场,并如愿以偿地坐在了最前排!

和任何一次心得交流会的安排都不同,这次大会在心得交流会结束时才宣布了法轮功创始人向大会发的贺词!把杀手们的胃口吊到最后一刻,是为了让受蒙蔽的他们能够以这种奇特的方式,一直坐到听完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们的体会,给他们一次了解法轮功、知道真相的机会。

最耐人寻味的是那束送上台的准备献给李先生的鲜花。

大家都知道一个常理,除特殊情况下,会议主持者自然会提前知道接受花的人是否会到场,否则就不会买鲜花了,如果接受者临时没到,自然没有必要把没有献出去的鲜花举到台上告诉与会者说这是要献的花。

可是此次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法轮功学员把要献的鲜花举到台上,明确告诉所有与会者说:这就是要献给李先生的花!话外音是:李先生就在这里!

大陆特工成了法轮功修炼者

1997年初,罗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网罗罪证欲定法轮功为“邪教”。而全国公安厅局充分调查后均上报称“尚未发现问题”。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先把法轮功定罪为“邪教”,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违法犯罪的证据。

罗干发的文件明显带有先定罪、后找证据的构陷性质。当时就陆续有不少公安、统战部和特工到法轮功的炼功点上卧底学功,并和学员一起学习《转法轮》。但没想到法轮功无底可卧,学员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而且来去自由,既没有人员登记,也没有会费。很多卧底人员倒因此机缘而对法轮功有了深刻了解,反而成为坚定的学员。令罗干吃惊的是,在全国各地的上报材料中,一条法轮功的罪证都没搜集到。

罗干还心焦地发现,公安部负责气功的人都很懂气功,很多人自己也练气功。于是罗干1996年特意改组了公安部,原来管气功和懂气功的人一律调走,为下一步打压法轮功铺路。

在海外,江系特务也同样派出不少特务打入法轮功学员内幕卧底探听所谓情报,但都频频失手。其中丁柯就是一个例子。

丁柯当时在国家安全部工作,曾经以《光明日报》记者的身份派到海外(美国),一方面从事新闻报导,另一方面也替国家安全部搜集情报。

丁柯在80年代毕业后被分派到当时的中共中央调查部接受一个月的培训,之后派到海外,在那段期间他被要求如何在接触各式各样的人群中物色可用的情报,特别是在海外近三千万华人世界中。他说:“肯定是有些人对祖国有些不同的想法,中共当时以爱国情绪为主导,表面上是爱国,但不知不觉中人们就为中共当局提供他们觉得有价值的服务。”

丁柯在1999年的8、9月份开始接触法轮功,当看到了CNN有线电视及其他一些西方主要的媒体陆续地报导了许多在中国大陆天安门广场、北京的一些法轮功修炼人静坐、和平抗议镇压的报导时,让他内心非常震惊。

他说:“我看到了一群人其中包括很多老太太及小孩,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和平地、平静地炼功、打坐,却受到警察粗暴的打压及拳打脚踢,当时看到,就非常同情这些因为维护自己信仰而受到如此虐待的法轮功群众,你知道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以后,因江泽民的权威造成许多中国人不敢说、不敢做的。那么在这个时候1999年天安门广场上出现了这么多为了维护真理、信仰自由、‘真、善、忍’的一群人挺身而出对抗中共的淫威,当时让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因为在他们身上真的看到了一种很长时间我没有看到的精神。当时我认为法轮功是一种气功,是表现中国优秀传统的功夫,因为我也练过其他的气功,所以我知道气功是真实的。”

丁柯表示:“对法轮功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只要真正按照书中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去做个好人,你如果真的有做到,你就会体验到一种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对自己有利还对周遭的人有利、对社会都是有帮助的。”

丁柯开始在英文的网站上为法轮功打抱不平,但是当人家问丁柯法轮功的问题时,他表示:“有些问题我并不十分了解,所以无法做任何评述。所以我想我该到法轮功那儿实际调查、了解了解法轮功了,就像以前有一句话‘你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自己去尝一尝。’”

丁柯说:“我想跟那些担负中共派遣任务到海外来收集情报或迫害法轮功的那些人说,不妨先放下你们的任务与法轮功学员交往一下、体验一下,看看法轮功是不是让人做好人,看看法轮功是不是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反过来讲,他们是不是都希望自己的亲人身体健康、道德良好,如果不是的话那还能希望自己成为什么呢?所以希望他们能平心静气地衡量自己与法轮功的人,就会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新纪元周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