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鲍彤:屠刀•谣言•舆论(图)

45509
 
 

baotong-2012a.jpg

图片:鲍彤先生近照(摄于2012年12月/鲍朴提供) Photo: RFA

放下屠刀,自然立地成佛。制造并且高举屠刀,可见屠夫的杀心已起。我辈属于羊群,不可太天真了。

从七个不讲,演绎到两高最新释法,都是指向网络,不,应该是指向社会舆论的屠刀。这继承了毛的一个小传统:思想阵地,无产阶级必须占领。当然也继承了他的大事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事业。一张大字报,揭得开文化革命的序幕;两高释法,难道就揭不开网络革命的序幕?

文化革命,和《毛选》第一卷第一篇第一句一脉相承:我就是无产阶级,我就是大救星。敌我红黑由我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文化如此,网络安得例外?

何必去问大地谁主沉浮?答案是现成的:当然是“我”主沉浮。说得委婉点儿,含蓄点儿,文雅点儿,便成了人民主沉浮,无产阶级主沉浮,党主沉浮,天才领袖主沉浮等等。眼下时兴法律语言,就必須道貌岸然,披一披“司法解释”之类的外衣。

谣与非谣,谁说得清楚?前天载入党章的“接班人”,昨天定为“反党叛国”的主帅,今天不知道怎么说,明天又该怎么办?哪个是“谣言”,哪个不是?哪个是“恶意攻击”,哪个不是?哪个造成了“危害”,哪个没有?党有病,天晓得。反正一切教导和一切谣言,共同来自红头文件!同一个党,翻云覆雨,自我造谣,自我辟谣,一贯自己打自己嘴巴,时至今日,居然毛遂自荐,荣任鉴别谣言的专家,承担惩罚谣言的打手——真有点太难为他了!

或曰:历史的真相是需要时间来澄清的。所以,历史的谣言是必须保护的。那么,眼前的真伪应该“立等可取”了吧。然则,对刚刚就“2020夏奥会主办权”造了大谣的两位主犯,应该如何绳之以法?请新华社社长和央视台长一百个放心,公安部决不会抓你们,检察院决不会起诉你们。所以,现实的谣言,同样也是必须保护的。武装夺来的政权,必须用武装来保卫自己制造和传播的谣言,这是臭老九们永远无法理解的天经地义。

所以,不杀官谣,专杀民谣,乃是高举屠刀的宗旨。至于什么是民谣,审判权当然仍然永远属于主旋律。说你黑,你就黑,不黑也黑。因此,普世价值黑,民主宪政黑,公民权利黑……反正“七个”都黑。“七个”黑,就是“七个”大谣,我就“依法”剥夺你“七个”大谣的独立思考权和自由话语权。

有人说,这毕竟比文革宽松。说得也是,文化革命割喉管,网络革命刮脑髓,相形之下,显得温文深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RFA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1/13 09:51:15 AM
上世纪60年代上高中,语文老师出的一个作文题,是鲍彤先生发表在党报上的一篇文章的读后感,文章题目是:《怕艰苦就是和平演变的开始》。那时鲍先生真革命啊。鲍先生断言,只有无产阶级才是不怕吃苦的,资产阶级怕吃苦。我写的文章是批驳包先生的观点的、结果老师不敢给我文章下评语。批评党报噢文章,那可是罪过。因此,对鲍彤先生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