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历史真相
密级史料:江泽民曾被通缉(图)

45596
 
 

\

江泽民在伪中央大学的借书证。(网络图片)

中共第三代党首江泽民为了自身能在官场站稳脚跟,编造了自己的家庭身世。但是纸包不住火,他和他父亲的汉奸身份被曝光,而且在1945年10月的半年期间,为了躲避国民政府的通缉追查,逃离到江西省永新县偏僻小村棉花坪,隐名埋姓,东藏西躲。

江父子均为日伪汉奸

据密级史料披露,江泽民生父江世俊1938年参加日伪汉奸组织“和平救国会”,南京沦陷后又供职于“南京临时维持会”,为侵华日军效力。1940年3月,汪精卫伪政府在“行政院”下设立了宣传部,江世俊被委以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汪伪政府直属报刊《中华日报》的主笔和当时最著名的汉奸作家胡兰成的一员大将。

1945年日本投降,胡兰成逃到日本后还写了一本小册子《历史的漩涡》,其中特别提到与之共事的江世俊,还有1942年曾携江世俊到北平与伪自治政府商谈“和平救国文化共进大计”的往事。伪政府宣传部的工作重点是加强对国人的奴化教育,封杀一切关于日军侵华和南京大屠杀的内容,严禁南京市民收听“敌台”,对于日伪管辖地的报刊实施严格的管理和监视,其所属报刊,在宣传方针上和日军保持一致。1941年,日军还把控制下的南京广播电台移交给伪政府,并改名为中央广播电台。江世俊在宣传部的出色工作多次受到日本陆军大本营的嘉奖。

父亲是彻头彻尾的汉奸无疑。儿子呢?据史料载,江泽民小学毕业后考不上扬州中学,只考进江都县立初中。第二年,他凭藉着父亲的关系转入扬州中学。1942年,江进入伪中央大学工学院电工系。

而当时的南京中央大学是日军培养高级汉奸和实施皇民化教育的伪中央最高学府。1939年9月侵华日军在南京设立“大日本皇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1940年起在南京、北平、上海、苏州、杭州、武汉、广州等七城市挑选忠于日军的学生送到南京伪中央大学,对学生一律免收学杂费及住宿费,相当多专业的学生连吃饭也不要钱,此外还有多种奖学金、清寒补助金、工读办法等助学措施。

侵华日军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的得力助手丁默村,是侵华日军间谍头目。丁默村授命重建伪中央大学之前,不想让日军办的大学培养出抗日分子,因此安插“职业学生”特务掺杂其中,监视抗日思想和行为。为此丁创办了伪中央大学青年干部培训班,从伪政府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

丁默村一共办了四期青年干训班。江世俊深知唯有特工身份才能得到侵华日军的信任与重用,所以力荐其子。于是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干训班是以伪中央大学名义办的,请有关专业教授及特工兼课,每期结业,直接送入伪中央大学。干训班成员在日军投降后纷纷逃散。落入中共手中者,都成了保卫部门的业余教员,定期给保卫干部上课。

1942年6月,当时南京汪伪政府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部长,即汉奸李士群接见了江泽民所在的第四期干训班,并且一同合影。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其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这张照片的目击者指出,照片中第二排左五就是江泽民,成为了江泽民汉奸特务出身的铁证。

日本战败江父子因汉奸罪遭国民政府通缉

1945年9月3日,日本战败投降,汪伪政府覆灭,汉奸高官江世俊受到国民政府通缉、逮捕和惩处。政府收复南京后即颁布《收复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本侵华时期沦陷区里公立院校专科以上的在校伪学生进行审查,甄别是否汉奸,一旦查实,即以投敌卖国汉奸罪逮捕法办。同年10月,国民政府教育部把上海交通大学、重庆交通大学和南京中央大学三校合一,校址定在上海徐家汇的上海交大,并把南京中央大学、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列为日伪汉奸伪院校,对在校学生进行甄别。

江泽民因是汪伪高干子弟,又就读于汉奸大学并有汉奸嫌疑,遂成为国民政府追查惩办的重点对象。

江泽民逃到江西农村隐姓埋名半年

江泽民得知自己将成为国民政府追查的对象,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匆匆逃离,隐名埋姓,东藏西躲。后来跑到江西省永新县偏僻小村棉花坪躲了起来。因盘缠用尽、难以生存,即编造受难谎言,被一位好心农民收留,并让他在自己家中躲藏了半年。

国民政府对这个汉奸高干子弟并自有汉奸问题的江曾发出通缉令捉拿,而当时中共上海地下党学委利用学生对国民政府甄审伪学生的不满情绪,发动六所院校的学生成立上海学生联合会,并在1945年10月至1946年3月的半年时间内,组织举行了七次抗议游行、八次请愿、多次中外记者招待会。南京、北平等地被列为伪学校的学生在当地中共地下党的鼓动下也相继游行抗议,要求国民政府取消甄审汉奸伪学生。立足未稳的国民政府在此压力下终于同意取消甄审。

此时,躲避于江西的江得知这个消息,喜极而泣,便离开棉花坪。传说他临走时万分感谢那位收留救助他躲过劫难的农民,并在这位农民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了如果以后他发达了一定会回来报答这家人之类的感恩之语,还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以表示绝不食言。然后回到上海,进入与南京中央大学合并的上海交大继续学业。他的这桩汉奸伪学生案,靠中共上海地下党这种形式的帮助,就这样逢凶化吉,不了了之了。

谁想几十年后,那个因躲避追查的汉奸江泽民,竟然阴差阳错当上了中共党首,哪个还敢问这件使他心惊胆战的可怕往事呢?而江本人也并没有敢堂而皇之的去向那位救命农民报恩,早已忘了曾经信誓旦旦。据说1997年时,那位农民的后人发现了那本有江留下感恩报答之言的旧医书,就想办法找到也是永新人的尉建行(时任中央纪委书记)之妻的一位亲戚,想通过尉去和江取得联系,图其兑现报答诺言。但那位尉妻亲戚很可能知道江是因汉奸问题被国民党通缉而来此避难的内情,生怕因此漏了江的这个见不得人的汉奸底细而招来麻烦和灾祸,于是就把这位农民的后人给劝住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新纪元周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