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吴仪在安徽省人大副主任文海英等陪同下视察了九华山99米地藏菩萨露天圣像和九华山大愿文化园。吴仪曾说:“我从没想到要投身政治,只想做个企业家。”1967年,29岁的吴仪初到燕山石化。她凭着一股子干劲,从开推土机,到做技术员、工程师,再到出任厂长、经理……人们曾以敬佩的口吻说:“她几乎是从男人堆中干出来的。”

吴仪直爽的性格,使她个人的一切透明度很高,唯独留下了一个大问号:“感情如此丰富细腻的人,为什么始终独身?”她的回答很简单:“生活没有赋予我这个机会,既然已经这样安排了,就不必勉强,一切顺其自然吧。”

年轻的时候,一本《远离莫斯科的地方》不仅使吴仪毅然选择了石油专业,而且在她心中留下了像特曼诺夫那样的白马王子。后来她说:“可能我把生活过于理想化了,其实白马王子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就这样,年轻时过于理想化的爱情观和繁忙的工作,令吴仪一直没有寻找到爱情的温馨港湾。吴仪常说自己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她性格开朗、兴趣广泛。

2013/09/29/20130929220039543.jpg

2013/09/29/20130929215811477.jpg

自从她担任了领导职务以后,许多人都问她:“您手下的那些男人服您吗?”吴仪笑着回答:我一直和男同事相处得很好。她重感情、体贴下属,有男领导少有的细心之处。但工作起来却从容而果决,充满大将风度。有一位省长曾评价她说:“讲原则、重实干,我们的好部长吴仪;讲义气、重感情,我们的好大姐。”

1988年,吴仪在电视台作为北京市副市长候选人亮相时,便穿着夹克,戴着黑方框眼镜。吴仪后来承认,她和一般女士在爱好上有一些不同:“我不像别的女同志那样喜欢逛商场。”但是,吴仪爱美的天性却和别的女性没有什么区别。

祖籍湖北黄梅的吴仪,1938年深秋出生于武汉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家里人丁单薄,上面只有一个大她8岁的哥哥。父母早逝,吴仪几乎是哥哥一手带大的。少年时代她和哥哥四处迁徙,一度寄居在重庆的亲戚家,之后跟随哥哥去了兰州,并在那里进入兰州女中(现兰州27中)读书。

兰州女中老校长曾回忆,那时的女生多留长辫,吴仪却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像个男孩子。“班花排不上她,我都没有注意过她穿不穿裙子。”吴仪北京石油学院的大学同学回忆道,“她瘦,皮包骨。”那时吴仪是班主席,当时班上有将近40个人,只有8个女生。“她一直是短发。”吴仪的大学辅导员说,“大学时候的吴仪,一直被人叫作‘假小子’”。上世纪90年代,一名采访过吴仪的记者这样描述她的长相:“吴仪长得挺帅,皮肤白皙,五官端庄。线条虽然略硬了一点儿,却为眉宇间添上几分豪爽之气,使她的面孔更加生动。”

2013/09/29/20130929215811738.jpg
中国前副总理吴仪对薄熙来甚为不满。资料图片

吴仪对薄熙来甚为不满

大陆星岛日报报导,有舆论认为,薄熙来毫不掩饰的野心和剑走偏锋的性格,是其自毁的重要原因。传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就曾因为薄的野心和跋扈的性格,坚决反对其接任副总理。

中共十七大,在商务部长任内的薄熙来,被看好接替退休的吴仪出任副总理,但愿望落空。多维新闻网称,一位商务部高官曾对原大连记者姜维平说,薄与吴仪不睦是其被踢到重庆的原因之一。

消息人士透露,薄熙来任商务部长期间,对商务部人事安排做了较大变动,吴仪在任商务部前身“对外经贸部部长”时期的强将,都被薄熙来以种种理由替换,薄的高调行事风格,也使素来以务实着称的吴仪颇有微辞。

报道称,薄熙来还动辄向上级谎报商情,挑拨吴仪与国务院主要领导的关系,妄图取而代之,特别是在外事场合喧宾夺主,故弄玄虚,口出狂言,有辱国格,因此吴仪对其痛恨不已。

据称吴仪曾这样评价薄熙来:“不甘于当下属,只想当第一把手,不能与人合作,为争权夺利不惜一切手段,给工作造成损失。”吴仪当时提出要“裸退”,退得干干净净,退得无牵无挂,她的愿望是“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但前提是薄熙来必须下放。

最终,薄被外放到重庆做了所谓的“封疆大吏”。但急功近利的薄熙来本性不改,又高调的玩起了“尊毛去邓”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唱红打黑”新招,终究引来今天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