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职场纵横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人民网首发!央视主播工资 江姘稳居第一(图)

46675

鲍光
 



人民网首发,新华网转载,看来老江到寿了!

 
【人民报消息】中国有个民谣是这样形容江泽民的:「家里养着猫头鹰,出门带着李瑞英,听歌要听宋祖英,祸乱教育陈至立,腐败丽满最给力」。

江泽民的两个英都是其政治晴雨表,所不同的是宋祖英高调亮相,而李瑞英是低调亮相。

最近,高调亮相的宋祖英被迫低调了,因为被军委主席习近平「提升」成海政文工团团长,气焰马上就下去了,再跑到美国洛杉矶去搔首弄姿、扭腰摆臀是不可能了,因为被身份限制住了。最近参加文联举办的辽宁舰航母演出,宋祖英穿的是军装,还得自己手拿话筒,这与过去的奢华服装秀不可同日而语。

这几天,一直低调的李瑞英被高调了。2013年10月14日,新华网首页「博客」栏目刊登《李瑞英成功靠的是谁》,10月20日又转载人民网的高清组图《揭央视主播工资单,李瑞英月薪28万》。这是啥意思啊?看来老江到寿了!

江姘图片下面第一段就一句话:「李瑞英月薪28万,正高级别工资,1万化妆费,18万津贴。」这还是保守说法,没完全抖露出来,李瑞英的年终奖金和红包还没算在内,那可是一笔让人眼热的巨款,而且逐年增加,要都揭出来,民情激愤,那党就垮了,所以人民网还留着点儿。

第二段仔细咂摸咂摸味儿,简直是恶心江泽民:「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播音员,央视《新闻联播》最资深的女主播之一。1961年7月16日生,祖籍河南濮阳,生在北京。大学就读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就读时,曾长期训练主持儿童广播《小喇叭》。1983年毕业后在江苏电视台从事新闻播音,1986年调回北京广播学院任教,不久后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主持《新闻联播》节目至今。」

李瑞英曾被长期训练主持儿童广播《小喇叭》,证明还是不行,毕业后被送到江苏电视台。那个时候能在北京工作,有个北京户口那可是万难。折腾三年,李瑞英好容易又回到北京,先在原来的学校任教,说是任教,但教学质量不行,职务保不住,又到处找关系,终于进入了CCTV。令人喷饭的是,有夫之妇的李瑞英没主持《小喇叭》,倒是跟老爷爷江泽民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这一亲密不要紧,成了名人,连与宋祖英争风吃醋从中南海败阵而逃的丑闻也上了新闻排行榜头条。从1989年六四之后,与罗京搭档主持《新闻联播》,罗京先被收走了,她暂时还没走,因为还有用场。

李瑞英的工资在2009年就被披露过,就是现在这个价儿,在殃视主播工资排行榜名列第一,每月工资28万,化妆费一万,津贴18万,月收入47万。一天约合1万5千7百元。12个月是552万人民币。这还不算额外奖金和红包。

2009年6月5日凌晨,48岁「国脸」罗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7月30日,新华网转载四川在线的消息说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这个职务是特别为她设立的(播音部没有设置正主任之职),所以还有另一笔收入,那就是职务津贴。

报导说,「央视新台长焦利(2009年)5月一上任,便坚持新闻立台」。不是将新闻中心过去的12个部门精简了,而是扩编成17个部门。「并把全台几十个新闻播报类主持人进行了统一管理,成立新闻播音部,安排李瑞英担任播音部副主任,主管全台新闻播报类主持人业务。播音部目前还没有设置主任之职」。焦利让江泽民的姘头掌握了实权。

此新闻在新华网首页上的题目是《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综管央视新闻主播》,点击进入文章后,题目非常直白《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央视新闻主播全归她管[图]》。

2011年11月,焦利上任仅两年有余,胡中央决定,免去焦利的中央电视台台长职务,另有任用。2012年1月21日,焦利被任命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没权啦。焦利担任副署长不到9个月,2012年10月16日,新闻出版总署官方网站显示,焦利不再担任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职务。哪儿去了?江亲信折腾大发劲了,您知道应该哪儿去了。

2004年9月十六大四中全会,江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因为在海外多国被起诉,所以为了想唬美国人,江坚持江前胡后。

2005年11月23日,新华网在报导《名人与车:李瑞英再急也别违章》中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主持人李瑞英「差不多每天都能在电视里跟大伙见面」。不管您愿意不愿意看见她,老江想看想见。

针对120多万观众要李瑞英下课,李长春命中宣部出面解释:中央电视台首先要考虑的是确保不能有政治偏差,而不是什么新人或新面孔。这个「确保」是以与江泽民铁的程度为考量标准的,殃视里谁还能比和江泽民零距离接触的人更可靠呢?连被老江塞进政治局常委会的李长春见她也要嘴角儿努力上提,眼角火车道挤成一团。

报导谈到李瑞英,说,「如果遇有突发新闻需要紧急插播时,她就得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岗位」,这不禁让人想到2003年11月,维也纳金色大厅个人音乐会的一幕,宋祖英发着高烧上场,演唱时汗水把演出服都湿透了。中场时宋祖英躺在后台的地上说:唱不动了,不唱了。被带队的吆喝说:死,你也得死在台上!「姘头」的真实含义在这一时刻被注释的无比透彻。

李瑞英也很惨,新华网报导说:「有一次周末她正好休息,就和爱人带着孩子到百望山爬山,正当一家人兴高采烈地比赛着往山上跑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因为山上信号不好,她转了半天方向,还是听不清里边讲些什么,一看电话上显示是单位的号码,她预感到肯定又是有突发新闻要提前插播,顾不上和家人打招呼,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山下跑。直到在山下找到一部公用电话,她才和单位联系上。果不其然,一件很急的新闻稿要她立刻回单位整理播发。她只好丢下还在山上等着她的爱人和孩子开车直奔电视台。」

报导接着写道,「那天路上车很多,几条通往电视台的路段都不同程度拥堵。尽管她心里非常着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单位,但她依旧按顺序排在车流中,一边看表一边紧跟着前面的车缓行。经过漫长的煎熬,直到下午6点多钟,才一边擦汗,一边快步走进电视台直播间。」

消息透露说,要在央视当主持人,除了有「才」、有「机遇」,还要排队轮候。2009年年初已有四十五人排队,每年只有三至四个名额。等到做奶奶时还不一定能轮上。李瑞英凭着与江泽民上床就无才有机遇,从1989年六四以后直到现在,理直气壮的从国库里掏大把大把的银子,既帮着害人又侵吞民脂民膏。

2013年,在江泽民的亲信们人人自危的形势下,宋祖英被低调之后,李瑞英被连连点名,这对老江可不是个好兆头。△

(人民报首发)

http://www.renminbao.com
 
  打印机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