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欧阳南山:乱世精彩与盛世怪胎

46677

按照常理,乱世难有精彩。同样,盛世也不大可能有什么怪胎,但理论与现实往往并不完全一致。就中国而言,百年前的北洋时代以及稍晚一些的民国时期,无疑是一个乱哄哄,内外交困的乱世,但令人称奇的是,就是在那样一个兵荒马乱,军阀割据,群雄四起的乱世,中国的学术界却异彩纷呈,大师辈出。彼时的北大清华,宛若灿烂的双星,辉耀华夏。及至后来,国民政府既要肃清山林匪贼内乱,又要举疲弱之躯抗击外来日寇强敌,可谓时艰不易。但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国的学人们却坚持住了操守,即便退居西南一隅的西南联大,仍然保持了学术独立,人格独立,绝不容许权力染指学术,不屈服权力的高踞。
 


最令人称道的是北洋时代的乱世,中国颁布实施了第一部民主宪法,第一次在亚洲实现真正的民主选举。百位人文大师灿若群星,思想多元,学术自由,百家争鸣,堪称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思想活跃时代。所有这些,实实在在描画出一个乱世罕见的精彩。

1949年后的中国,迅速结束战乱与乱世,一个空前强大独立的国家横空出世。黎民百姓莫不交口称赞,从那以后人们都真诚的相信国家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一定会快步奔向共产主义美好天堂。从那以后,乱世没有了,强大的国家建立起来了,虽然磕磕碰碰走了差不多三十年弯路,最后总算跻身盛世,但奇怪的是随着盛世的不断喧嚣,各种各样的问题却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怪胎也如影随形。大师没有了,操守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思想高度统一,个人成为微不足道的螺丝钉。独立思考消失了,独立人格没有了,一切都在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领导下,人们如同行尸走肉般活在世上。

当然,问题归问题,盛世归盛世。在虚荣心支配下,或者在实际生活舒适度考量下,人们都理所当然希望活在盛世,不愿意活在乱世。想想看,兵荒马乱的年代,要么颠沛流离,要么朝不保夕,或者外敌入侵,或者内乱不已。生活在那样一个年代,人们有可能成天提心吊胆,担心祸患从天而降。反之,生活在盛世,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一切都按部就班,没有变数,没有动荡,多好!

这里,似乎一个悖论出现了——1949年前的乱世居然精彩,产生许许多多大师,而1949年后的盛世,准确的说应该是1978年后的中国盛世,没有了大师,没有了学术独立,人格独立,没有百花齐放的思想活跃。在这样的困境之下,人们该做何选择,该怎样评判,该怎样取舍?究竟是要乱世精彩还是要盛世怪胎?

其实,稍微用自己的脑袋想一想,这里的悖论是不存在的伪命题。之所以产生上述乱世精彩与盛世怪胎的困惑,在于所谓的盛世不过是虚假的盛世,是粉饰出来的盛世,是天价维稳拼凑起来的盛世。当今中国离盛世还差得远,若要硬说是什么盛世,那只能是权贵集团,既得利益者们的盛世,与一个国家的学术文化思想自由无关,与大众的日常生活无关。比如奥运,还有神五等等,与大师的产生,与百姓的安全,还有物价,买房就医上学等等都没有关系,有的只是一个执政党自我标榜的、自吹自擂的、外强中干的党国盛世,而不是全体国民的真正盛世。

对照历史上的汉唐盛世,康干盛世,,既有货真价实的盛世,也有类似当今情况的虚假盛世。汉唐盛世,相对而言,经济发达,国力强盛,气度胸襟俨然泱泱大国。尤其是盛唐时期,对外来文化的接纳,可圈可点。而康干盛世,在表面的国力日盛情况下,愈演愈烈的文字狱,其实是不能与盛世匹配的。

再来具体看1949年前的乱世,我们应该做些具体分析。国家处在内忧外患之中,民众生活在动荡之中,确实不堪乱世之苦,即使北大清华这样的高等学府,迫于日寇入侵,不得不南迁。而北洋时代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军阀走马灯般的频繁换人,国家表面上看起来纷乱不已,但恰恰是那样的乱局之下,保持了学术自由,知识份子的独立人格,还有大师不断涌现。

1949年之前虽然内忧外患,堪称乱世,但那样的乱世,作为执政者,没有对国民和知识份子采取高压政策,没有禁锢人们的思想,没有借着外敌入侵,把国民统统当作螺丝钉,当做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那个年代,生活是动荡的,清苦的,不安定的,但思想却是自由的,人格是独立的,心灵是放飞的。而1949年之后,表面强大统一的中国,悉数荡涤所有独立人格的知识份子,代之以党化教育与奴化教育,把人变成奴仆与工具,在冠冕堂皇的乌托邦说教之下,扼杀所有的独立思考独立人格。1978年后,则把人们统统赶往拜金主义泥潭之中,让人们彻底犬儒化,一个个都成为经济动物,不再有独立思考与探索,不再有质疑与批判精神,整个国家在莺歌燕舞的外表之下,隐藏了尖锐的社会矛盾、贫富悬殊、社会不公、底线失守、道德沉沦、民怨沸腾等等社会顽症。这样一种社会状态,如何能够有北洋时代和民国时代的宽松自由氛围、如何能够让人们心灵舒展,充满创造活力、如何能够有学术界却异彩纷呈,大师辈出?

猛然一看,乱世精彩与盛世怪胎是一个悖论,其实不然,只要发现了所谓乱世之下的宽松自由,发现了盛世之下的高压与禁锢,我们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世道乱而治国之策方寸不乱,虽外表盛世却内瓤溃烂,乱世精彩与盛世怪胎当是必然,不可避免!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