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薄维持原判内幕 江损兵折将现况(图)

46710

 
戚思
 



薄熙来被审判前一天的形势。




江系人马到了这种地步,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人民报消息】2013年10月25日,唱红黑打的薄熙来二审宣判,维持原判,还是无期徒刑。在宣判的前一天,新华网把这个结果已经透露了:「颜色鲜红」「价格昂贵」「已经晒干」……什么东西?有毒蟾蜍。

「颜色鲜红」:薄熙来唱红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价格昂贵」: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十几亿人口里才有25位)。
「已经晒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种类分配」:有毒蟾蜍(俗称癞蛤蟆)。

您听说过鲜红色的蟾蜍吗?还真有,乍一看以为是癞蛤蟆身上涂满了红油漆,一看说明才知道疙瘩皮原来就是这色。

新华网24日报导说,当地时间2013年10月15日,法国米约,法国奢侈品牌Jean-Charles的制革厂内摆满晒干的红色澳大利亚蔗蟾。这种颜色的癞蛤蟆皮是昂贵的奢侈品原料。

蔗蟾是原产于中美洲及南美洲的一种热带地区陆生蟾蜍,有毒腺,纪录最大的标本重达2.65公斤及长38厘米。蝌蚪对于大部份动物也具有剧毒。它们首先被澳大利亚引入,以对付当地的甲虫灾害,后来多个国家也跟着引入,为的是控制害虫。不过由于蔗蟾有剧毒,那些甲虫之类的都败下阵来,蔗蟾没有了天敌反而成了害虫及入侵物种。于是,它们就成了重点被消灭的害虫。有着赤色外皮的那种蟾蜍更是有一只捕捉一只。

新华网的这几张蟾蜍晾干高清图片真的让老江惊心动魄,今天这个落马、明天那个落马,地盘越缩越小,势力越来越弱,难怪江家帮最近更加疯狂。

九年前可不是这样,2004年9月,尽管江泽民被迫交出了军委主席一职,但喽罗们还在中央占据着位置,10月份老江六叔的女儿、中国林科院院长江泽慧还出了一个「关于促进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意见」,认定包括梅花鹿在内的五十四种人工繁殖驯养的野生动物可供食用,但明确规定蛇、青蛙、蟾蜍这三种与江泽民生命来源有关的动物被列入中国「重点保护动物」,人工繁殖驯养的也不允许捕食。江泽慧说因为它们「有益」。现在江泽慧哪里去了? 回家抱孙子去了。据说还把江泽民的汉奸出身给抖落个底儿掉。

江系很惨的,连成立周永康调查小组的消息都由CCTV英文版透露给西方了,唯有一个被提拔的就是老江晴雨表宋祖英。谁都明白,这一提拔晴雨表就砸了!

薄熙来10月25日二审判决,24日新华网上惊现江系人马被剥皮,有人不敏感,有人看明白了。

听说薄熙来案维持原判,有不少人说判无期徒刑便宜了这小子,应该立即枪决。有人说维持原判刚刚好,无论以什么理由判决的,首先薄熙来得在监狱里蹲着。

江系血债帮确实把未来掌权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薄身上了,他们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例如原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他对江泽民铁忠,专门与温家宝作对,但他一听说逃到美国的独子陈伟力因迷恋一个上海姑娘又自投罗网回来了,当时就瘫了。

但心狠手辣的薄熙来不同,人说「虎毒不食子」,他是父子通吃。文革时为保全自己,17岁的薄熙来当众踹断70多岁老父亲的三根肋骨,令在场人惊呆。踹断老父亲肋骨的33年后,江泽民告诉薄熙来要想被提拔的快,就要在镇压法轮功上狠下功夫。于是薄熙来夫妻俩开始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并牟取暴利,一具全尸卖100万美金,一具被摘取器官的尸体卖80万美金。这样的无本万利,难怪薄瓜瓜在英国留学时,学校说他「花钱成病态」。

2013年9月22日,在公审直播时,薄熙来再一次为保护自己,把罪过统统搁到老婆谷开来头上,说自己一无所知,还给自己戴了几顶绿帽子。最让人震惊的是,薄熙来不但没把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薄瓜瓜保护起来,反倒把他抛了出去,说老婆干的坏事儿子都知道,薄瓜瓜还参与了部份罪行。

这样的披着人皮、连畜牲都不如的东西上哪里去找啊,所以江泽民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薄熙来的身上。就在「九十九拜,就差这一哆嗦」的节骨眼上,出了事。谷开来没有兑现应该付给海伍德的1400万美金血腥佣金,为了避免他怨恨可能会泄露贩尸黑幕,谷开来就把海伍德灭了口。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时,挨了薄的痛打,一个耳膜被震破,随后王立军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的职务被撤销,为了保命王立军逃进了成都美国领事馆。

此时的薄熙来坐在重庆当皇帝,说一不二,已经不知道他自己是谁,膨胀的不可一世,薄立即派人全副武装冲到成都,把美国领事馆团团围住,准备冲进去捉拿王立军并把他灭口。此事惊动了美国大使馆,惊动了白宫,美国吓坏了,于是下令让王立军出去,以缓解自身危机。

王立军得知不可能得到庇护,于是反复要求要让北京胡中央知道,美国方面立即与胡锦涛联络,北京给薄熙来打电话撤兵,并立即派成都部队出兵阻截,还派人乘飞机去成都接王立军,薄熙来不撤,胡锦涛说:你想对抗中央吗?!…… 薄熙来此时似乎有些许清醒,想起自己不是老大,头上还有中央,而中央不是江泽民,而是胡锦涛。

在王立军走出领事馆时,虽然重庆方面的依然与北京来的钦差大臣对吵,但终究没敢把接王立军的和王立军都当场击毙,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

再后来,……江泽民梦想的接班人没有接成班,薄熙来和老婆谷开来就都进了监狱,成了江的先遣部队。先遣部队是啥意思?江泽民随后就到。所以,薄熙来还不能立即枪决,还得留活口,还得像王立军那样养着,等着与江对质。

现在,整个的形势怎么样了?薄熙来二审判决之前,北京和东三省的阴霾特别浓重,甚至五米之外只听声不见影儿,有小朋友惊恐的问妈妈:是不是世界末日要来临了?!恰恰相反,是新世纪要来了。

有化验设备的化验员们可以把阴霾收集起来,再去火葬场要一点骨灰,分别化验一下,就会发现化验结果是一样的──成份都是骨灰!

那些天上飘洒下来的阴霾是帮助中共和江泽民的另外空间的坏生命的骨灰。哪里的坏事干的越多,哪里销毁的坏生命骨灰就越多,哪里的「阴霾」就越浓重。那么多骨灰从天而降当然呛人嗓子。上面是这样的形势,下面江系再想折腾才真正是没有了撑腰的。

新华网上的晾红色癞蛤蟆乾高清图片不是偶然出现的,那就是形势,那就是江系人马的归宿。金盆洗手、回头是岸,并不是永远不迟。△

(人民报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