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归去来兮  >  神韵巡演
海网:从西方看神韵对复兴人类文明的意义

46760

这个题目,对本文而言,是大题小作。明知故〝用〞这样一个大题目,只是想藉以给这块引玉之〝砖〞镶个〝玉〞边。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号,神韵交响乐团在美国的华盛顿特区、纽约、波士顿、休斯顿、达拉斯、洛杉矶和旧金山七个城市十场巡回演出圆满结束。有报导说,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吸引了热爱音乐的文化菁英、艺文名流、富商巨贾,四位指挥家与音乐家们和歌唱家们精彩演绎的西方经典曲目和原创音乐作品在平和中散发出巨大慈悲能量,很多观众深有感触,表示听到了来自天堂的音乐,高尚、温暖、震撼心灵。律师琼斯(Christopher John)说,当音乐一起,他感觉一种伟大的能量扑面而来,艺术家们诠释精准,能量巨大,从每一方面来说,神韵交响乐都是一流的完美演出。俄语92.3电台Olga节目主持人Chervyakova女士说:〝《神的慈悲》让我的眼睛充满泪水,情感和精神层面都让我非常触动。在整场演出中,我时常感动落泪,美妙的音乐,打动我的心灵〞。看过神韵各艺术团演出的人,几乎都有恍若与神同在的殊胜感觉,几乎都有身心得到净化的深切感受。同时,由此看到真正中华五千年文明的精华所在,更加看穿了中共党文化的邪恶本质。短短几年工夫,神韵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秀〞,这本身就是奇迹,因为神韵确实就是神传文化,是中华神传文化的精华。可是,神韵今天却回不了神州,因为那里被中共霸占着,搞的是魔传文化——邪恶的红色血腥党文化。遗憾的是,西方却在跟这种冒牌货的假中国文化 交流,有的迷于其中而浑然不觉,甚至上了毒瘾。

据大纪元报导,十月十二号到二十六号,为期两周的第一届德国电影节分别在中国北京、成都、深圳和沈阳四个城市举行,电影节放映了十几部德国影片。但是,德国最著名的、代表德国的招牌历史性的两部电影——一九七九年拍摄,一九八零年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影片《铁皮鼓》,二零零七年摄制,德国第三次获得奥斯卡大奖,描述东德共产党社会秘密警察对民众监视迫害的影片《他人的生活》——却不能够上映。《铁皮鼓》在内部,尚在哥德语言学院得到放映。《他人的生活》不仅没有在展出之列,连〝特别单元〞里也没有。因此,中国严格的新闻审查,让电影节蒙上阴影,再次成为德文媒体的第一关注焦点。对于德国电影界和文化机构来说,第二关注的则是中国潜在的电影市场。比较遗憾的是,很多专业影院出于商业考虑拒绝配合电影节,电影节更多的上映地点是在商业区域。据德国媒体报导,这次电影节总花销为十万欧元,其中三分之一是第三方资助的。

这件事很有代表性,可以说,是中共借助钱眼操控现今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缩影。不过,上述报导中所说的德文媒体〝第一关注焦点〞是〝中国严格的新闻审查〞,〝第二关注的则是中国潜在的电影市场〞的排序,可能与实际情况正好相反。何以见得?有几个问题,请思考:

(一)电影节是对等互动活动。一边不大审查,一边审查严格,这已经就不对等了。为什么德国甘愿吃这个亏呢?当初在德国内部,东西德之间,西德会有这种原则上的让步吗?

(二)电影节是双向交流活动。交流的是电影,中方硬不许对方拿出自己的王牌影片来交流,而德国竟然能接受,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交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三)〝很多专业影院出于商业考虑拒绝配合电影节,电影节更多的上映地点是在商业区域〞。这表明什么呢?

(四)〝这次电影节总花销为十万欧元,其中三分之一是第三方资助的。〞而中方这类活动,都完全是官办的,钱无论多少,当然都不在话下了。因为对于中共来说,电影节属于其大文化战略、大统战战略的一个环节,是其输出党文化、宣扬伟光正的一根管道, 是借〝船〞瞒天过海、欺蒙百姓和鱼肉百姓的一次机会,同时也是维稳镇压的一种藉口(这种活动,都是中共大打出手的〝敏感期〞,有道是〝无论什么节,民众都遭劫〞)。这样的交流,实际意义在哪里呢?

这几个问题,集中到一点,那就是西方的文化为什么能与中共的邪恶党文化可以交流起来呢?或者是说,通常被视为对立的两种文化,它们之间的相通之处在哪儿呢?

这里,首先要澄清两个基本概念。一个概念是,中共不是中国。中共打着中国旗号所搞的东西,也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的东西,不然,它就不用老是强调〝中国特色〞了。正常的人,哪有强调自己的〝男人特色〞或〝女人特色〞的呀?正常的国家,也没必要强调自己国家的特色,东西往哪儿一摆,商标就〝说话〞了(比如汽车,宝马、丰田、福特,一看牌子,就知道是哪国的)。法轮功的腰鼓队一上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那是中国的东西。而中共推出的文化产品,骨子里是党文化,所以它得挂上〝中国特色〞招牌,加以掩盖(要不,人家一看便知是抄袭的苏联的)。另一个概念是,西方政要和对华投资商、合作商人所秉持的文化,不完全等于西方文化(通常意义上的具有普世价值的西方文化)。

就是说,中共的邪恶党文化,由于是人世间的一个异类,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它和西方文化原则上是没法交流的,它不配。过去,东西两大阵营对垒的时候,一方要〝和平演变〞,一方反〝和平演变〞。在中共恐怖统治下,〝偷听敌台〞是要治罪的。哪里谈得上交流啊。

有人可能想,这是冷战思维那一套,过时了,没用了,还提它干啥。言此,不是要恢复冷战思维,而是要提醒一下,不能忘记冷战及其经验教训,况且历史是连续的。更要看到:中共的本质从来没有改变过。如今,它不搞阶级斗争包括国际阶级斗争了,但是,〝阶级斗争〞只是其〝斗争〞的一种〝理论〞、说词、藉口、方式,而〝斗争〞则是其本性、基因、生存方式。冷战之后,它所改变的,只是其〝斗争〞的形式、战略战术和策略。声明了〝抛弃阶级斗争为纲〞,并不意味着它不〝斗争〞了。

恰恰相反:据《美国之音》十月二十三日报导,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公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解放军总政治部正在对美国发动一场〝政治攻势〞,通过给海外亲华活动提供资助、招募情报线人、搞宣传、参与媒体活动、给有利于推动中国战略和实现中国目标的组织提供资金以及支持所谓中国的〝朋友〞,来实现左右美国的对华政策和舆论导向的政治战略目标。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中(共)国的政治战已经远远超越了传统上公共外交的范畴,以〝结交朋友、分化敌人〞为指导策略,通过搜集情报和开展公共外交的方法,重新解读国际惯例和推动普世价值以外的理念,比如中国大陆的一党专政模式是西方民主政体的替代。还通过影响意见领袖来维护中(共)国的政治和军事利益,在世界各地开设的孔子学院也是其政治战的一部份。

事实上也是这样。中共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强调〝还存在着局部的阶级斗争〞,西方敌对势力仍然〝亡我之心不死〞,强调〝要警惕、防止和抵制西方意识形态的侵蚀、影响和污染〞。它也的确没放松过,充分利用了西方在冷战后的忘乎所以、疏忽大意和发展经济的意向,并打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改革开放〞的旗号,充分利用了人自私和贪婪的弱点,反守为攻,向西方展开了贪战,成功地扭转了其因〝六四〞屠城所造成的被动、孤立局面,基本打破了西方的封锁,打通了几乎一切可以〝为我所用〞的通道,包括文化交流渠道。

而西方基本上如同抗日战争后的中华民国政府,面对磨刀霍霍、抓紧扩军备战的中共,却忙于筹备和平建设、大搞裁军时的情形非常相似,结果,可以说是大多数只有草草招架之功,没有多少还手之力,有些方面竟毫无戒备,完全被蒙在鼓里,甚至稀里糊涂地被耍戏(如朝核问题上 的六方会谈)、被愚弄(如人权谈判问题上的非公开化)、被当托用(如活摘刚刚被揭露出来后,参与中共在苏家屯的掩盖活动)。

应该承认,西方自身的问题,不全是被中共染红的结果。但是,有些问题确实是被中共加强了、放大了,钻了空子,捏住了软肋,搞昏了头。如在反恐与经济建设的关系上,中共通过经济绑架手段,利用和强化了西方怕乱、怕吃亏的恐惧心理,使西方反恐的矛头所向带有明显的欺软怕硬、抓小不抓大的色彩,不敢直接向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公开叫板,对于中共对法轮功如此野蛮、残酷和长期的镇压,迟迟未能做出及时而力度相当的回应,有的还装聋作哑,甚至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其实,这是舍本生意。当西方把敬神以及自由、人权的立国之本放到次要位置、撂在钱包之下的时候,那就等于上了中共这个大淫妇的床了。那些当初趋之若鶩地去中国大陆的淘金者,现在发觉那里情况不妙了,急着撤资了。可是,此间欠下的中国人民的债,是不可能撤掉的,除非如数偿还,因为神都给记着哩。陈光诚,中共当作人质出卖,美国也就在中共的框架内运作,因为怕耽误了〝更重要的〞事,这也无异于自宫。在王立军问题上玩的所谓高超技艺,也不过是一种怕影响〝钱途〞的拣芝麻、丢西瓜式近视花招。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说西方起初主要是〝中计〞,忽视、低估甚至放弃了西方文化普世价值的优势,那么,后来就主要是〝中毒〞了,中了〝红毒〞。因为中的是中共的〝毒计〞。中共这个邪灵,是个真正的政教合一的最大邪教,五毒俱全。这方面的后果,在相当一部份人身上表现还是相当突出的。

近日,人民报有一条《传递神口喻的女人被称作精神病》的消息说,当地时间 10月16日晚,美国两党在众议院通过调高债限和临时拨款法案后,众议员还没有散去,很多人站起身互相交谈着,会场里很噪杂。女速记员黛安-瑞迪 (Dianne Reidy)突然穿过人群,毫不犹豫的径直走上讲台,对着话筒挥舞着右手开始大声演讲,那个姿势非常像在讲道。大家都傻了,建国以来,美国国会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事后瑞迪告诉福斯新闻(Fox News)国会节目制作人斐葛兰(Chad Pergram)说:〝当晚圣灵唤醒我,让我在众议院传递神的口喻〞。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对自己走上讲台的行为就感到〝质疑且抗拒〞,但是有一种力量让她觉得必须在众议院一吐为快。

等反应过来时,有人礼貌的请她停止,但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演说中,依然挥舞着手臂继续高 喊,于是她从劝离到被架离,瑞迪挣扎着用右手握住桌角,但终于被拉走了,直到从视频中消失,她也没有停止呼喊:〝不得轻慢神!不得轻慢神!〞〝最大的谎言是,这不是神掌管的国家,从来都不是。〞〝你们不可以事奉两个主。你们不可以事奉两个主。赞颂上帝、赞颂基督耶稣,主耶稣基督永远掌握权柄……〞在场的每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美国国会警察局告诉法新社,没有逮捕女速记员瑞迪,但予以讯问,据信她去到医院接受观察。

必须明确,当时会散了,谁都可以在那儿说话。为什么瑞迪不能?问题是,那些人不是不让她说话,而是不让她在哪儿说那些话,那些可以从《圣经》中马太福音第6 章24节中找到的话。难怪该消息中评论说,〝多么可悲的消息,当人不再相信有神存在的时候,传达神话语的人就被当成神经病人〞。

然而,到底是谁的神经出了毛病呢?〝惊得目瞪口呆〞也罢,〝礼貌的请她停止〞、〝劝离〞也罢,〝架离〞、〝到医院接受观察〞就甭说了,凭啥?为啥?〝没有逮捕〞的洗白就更离谱了。那些在场者,谁不去教堂呢?又有几人真的信神呢?

试想,如果事情发生在教堂里,大家会怎么看瑞迪?

可能有人说,那就不一样了吧。也可能有人说,差不多吧。〝不一样〞也好,〝差不多〞也好,不都说明有问题吗?〝不一样〞,难道信神还能教堂内外有别吗?教堂内外有别,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去教堂流于形式了呢?〝差不多〞,那情况就更糟糕了。再试想一下,如果不是一个打字员,而是一个巫师在说《圣经》以外的话,会怎么样呢?恐怕除了相同遭遇的可能之外,反倒也存有被某些人信以为真、鼓掌叫好的可能。可惜其实就是这样,而那些西方人对中共这个比巫教更坏的最大邪教的态度就是如此。

由此应该看到,西方之所以吃了被统战的败仗,终究是存有与中共的邪恶思想体系相通的因素,也就是被共产邪恶主义污染的东西,主要是进化论、无神论、唯物论、唯生产力论的影响,还有进化论的影响,从而更加不那么信神了,甚至不再信神了。

可见,在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下,神韵的出现,神韵主要以中华正统文化的形式在西方出现,这本身就藏有天机神意,就是对整个人类的慈悲,就是对人类良知的呼唤。

 
相关标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