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微评精选:当一个政权把枪口对准人民

46813

【草根经济学:当一个政权为了抢劫把枪口对准人民】南宁防暴员警助强拆用橡皮子弹打瞎村民眼睛。橡皮子弹飞向酒店院子里抵抗强拆的村民———这被认为是一种非杀伤性武器,在近距离却足以造成人身伤害甚至死亡。胡定发就在那天被这种子弹打瞎了眼睛。同时受伤的还有其他几位村民。——当一个政权为了抢劫而把枪口对准了他的子民的时候,一切伟光正的自信都显得滑稽可笑。

【草根论者:主义不除,国无宁日】媒体还原广西员警酒后枪杀孕妇:一枪爆头。一群办案的员警,九人喝了十斤酒,〝醉醺醺的,光着上身,腰里别着一把手枪〞,对着无辜的店主孕妇一枪爆头,土匪都没这个胆儿。主义真理之下,自信爆棚,总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再联系到那些强拆和喷火的枪口,谁说这是孤立事件呢?主义不除,国无宁日。

【调侃有味道:摸石头过河】外国人在桥上走,中国人在河里摸。外国人问:你们干嘛?中国人说:〝摸石头〞;外国人问:摸石头干嘛?中国人说:摸石头过河。外国人困惑:干嘛有桥不走?中国人说:这不符合国情。

【孙大午:不去意识形态化,改革难以深入】若我们的改革方向是一个公民社会,那么改革的路径就是去意识形态化。改革之初,不争论〝姓社姓资〞的问题,现在应该认识到世界上已没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区别,只有公民社会和臣民社会的区别了。什么东方西方,姓社姓资都是伪问题。不去意识形态化,改革难以深入,国家有政治,没希望!

【民族杨振:〝有关部门〞】我们的〝有关部门〞比塔利班神秘多了,拉登还有个头像呢,〝有关部门〞不知道是什么名称,也不知道负责人是谁,也不知道在哪个楼里。恐怖袭击一般还有个组织出来发布个声明对什么事件负责呢!我们的〝有关部门〞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只是敷衍了事应付群众的一种不负责任的可笑嘴脸。

【jane:哪里来的杂种】既然它们想怎么判就怎么判,那么假装说按法律干什么呢?既然法律想怎么编就怎么编,那么假装公正立法干什么呢?死法,私法,都是为公权私用,那么还假惺惺的忽悠群众干什么呢?不如直接说它们就是座山雕。人家是土匪就直接自认,而它们是做强盗还要狡诈诡辩成是为人民服务。哪里来的杂种比畜生都不如!

【成涛漫画:这个国家怎么变成这样了】别再私信向我申冤了,我不是信访办,也不是国家领导,我只是一个随时被叫去喝茶的漫画渣。我帮不了你什么。。。。。每次看到申冤私信,我就痛彻心扉。这个国家怎么变成这样了,一个自身难保的漫画渣,都会收到那么多申冤私信?!?!

【海之蓝:在危机深重的社会进行改革】在社会出现危机的背景下,或倒逼统治者推行的变革,往往无法解决结构性、深层次矛盾。此时变革的指向不在于社会制度本身,而在于对既定制度产生的问题进行革弊。但社会矛盾已经由量变发展到质变,并集中指向制度本身,而不是某一些细节。对制度评估的落差,导致在危机深重的社会进行改革是很难成功的。

【程烨:瘦死四颗星,肥了一颗星】某些组织拿走了医保,把医生顶在前面;拿走了养老保险,把老人置于浪尖;拿走了税收,置百姓于不顾;而他们,却不停的在赞美这个美好的社会,美好的制度,我终于明白五颗星的含义了,瘦死四颗星,肥了一颗星。

【张逸轩:国家究竟是干什么的呢?】国家究竟是干什么的呢?国家不是用来保护某个特定的主义的,不是用来维护某个特定的思想的,不是用来巩固某个特定的地位的。国家是用来保护这个国家的国民人权不受侵犯,保护国民有着平等的权利和免除恐惧的威胁。这就是国家向它的国民征缴税费的理由,也是国民缴税的唯一理由。

【一湾海景:我的未来没有梦】乘着月黑/你在风高的地方/举起血色的印鉴/瞄准哪座楼房/犹如陨石砸落/令他家破人亡//白骨堆起广厦/血泪喂养嚣张/黎明前拎来的钞票/呑进了腐臭的皮囊/苦主自焚的烈焰/把你的仕途照亮//芸芸众生的人权/跪在地上/正襟危坐的法律/惨遭强奸//我的未来没有梦/流浪的心身找不到歇息的茅房/

【张安平:人警察察您好,本店备有奶茶!】为免于再被员警爆头,建议各酒店、酒楼、饭馆、旅店包括大排档,都在门前树一大招牌,上书血红醒目大字:人警察察您好,本店备有奶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