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高层心惊(图)

47046
作者: 杨浩
 
 

\

继10月28日北京天安门发生汽车爆炸事件后,11月6日,山西省委门口发生连环爆炸事件,这两起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发生的爆炸事件相隔不到10天,令北京高层心惊。(网络图片)

习李新政第一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9日召开,就在国内外聚焦中国政改能走多远时,10月28日早上,天安门广场发生汽车连环冲撞爆炸事件;一个星期后(11月6日早上),山西省委门口又响起了自制炸弹连环爆炸,对于中国社会治安越维越不稳的现象,有学者称,包括维吾尔人、藏人近年也发生多起大规模抗争、连续自焚事件,都为已经相当紧张的大陆社会更添变量。也有专家指: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五个月发生4起爆炸、纵火事件

据中央社报导,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指出,大陆自2006年公布集体抗争事件达87,000起后,就选择不再公布相关数据。但据民间估计,至今每年大陆的群体抗争事件超过20万。

2013年仅从6月开始,就发生了4起震惊中外的爆炸、纵火事件。

6月,福建厦门发生公交车纵火事件,导致47人死亡。警方认定,在事件中当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7月,北京首都机场发生爆炸事件。一名叫冀中星的残疾人引爆炸药,本人受重伤。据报导,他曾遭治安队员殴打导致瘫痪。10月,冀中星被判处6年监禁。

10月,天安门广场发生汽车冲撞事件。一辆汽车冲向天安门金水桥后起火爆炸,事故共造成5死38伤。爆炸发生时,恰逢习近平、李克强和其他5名政治局常委在200米以外的广场西边的人民大会堂开会。中国官方称,这是一起“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11月,山西省委门口发生连环爆炸,导致1死8伤。案件正在调查之中。

董立文认为,近来登上新闻的各类攻击案件,多数和政治诉求无关,而是个人维权,贫富差距、东西差距、城乡差距是重要原因。此外,包括维吾尔人、藏人近年也发生多起大规模抗争、连续自焚事件,都为已经相当紧张的大陆社会更添变数。

董立文说,胡温早在十六届三中全会时就提出“和谐社会”,想降低群体性事件发生,但至今看来是失败的;习近平与李克强面对的社会问题更加严重。

时局动荡高层心惊

中央社6日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北京与太原不到10天内相继发生爆炸案,造成伤亡,不但令一向标榜维稳的中共当局脸上无光,也让三中全会笼罩在“星火燎原”的忧虑与阴影中。

11月6日,英国BBC报导称,中国近年来在公共场所发生的爆炸、纵火、袭击等恶性事件接连不断,使得中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成为从官方到民间关注的焦点。

瑞士国际事务研究所的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杰翰‧罗格克维斯特对美国之音说,暴力抗议看来是个迹象,显示中国局势日益紧张。

法国主要报纸《解放报》驻北京记者菲利普‧格朗日罗的报导说:“太原发生的袭击事件如今在中国已经并非不同寻常。

在中国,许多群体对政府不满。有人被强迫拆迁,得不到补偿。有人被官商勾结的开发商剥夺了土地。有人遭受警察或贪污官员的暴力打压,还有军人被剥夺了退休金。中国有成百万上访的人声言自己是种种不公待遇的牺牲品。由于中国的司法体系完全被政治权力控制,上访者的案情难以解决。于是,有些人流落街头,有些人落入‘黑监狱’被劳教,或被投入正规监狱。与此同时,还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走向极端。”格朗日罗报导当中的一个小标题是:“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国上海大学研究中国社会意识问题的教授朱学勤说,这些爆炸、袭击单个看来是孤立的刑事事件,但把它们放在一起看,会看到一个令当局非常不安的趋势,即事件已经发生了质的转变,从个人的肢体冲突转向冲击党政首脑机关,性质从个人泄愤上升到政治宣示,从刑事案件上升到政治抗议。另一个会让当局心惊的是,无论是天安门广场还是省市党政机关,都是军警严密布防的重地,袭击者居然能突破设防并实现预谋。

一系列爆炸袭击反映出的是中国现实社会矛盾的激化。维稳主要靠堵和压,随着所谓“群体事件”的增加,增加警力和维稳经费。

中央巡视组刚进驻山西突发连环爆炸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近日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山西省开始巡视工作,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又将于11月9日至12日召开,在这时间段从中央到地方发生第二起爆炸案,显然是有针对性的。陆媒也报导,山西爆炸发生在中共中央第六巡视组刚进驻山西后,令外界感到诡异。

《第一财经日报》报导,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连续爆炸发生的时间恰是中共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后。10月31日上午,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山西省工作动员会召开。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洪磊6日对“山西连环爆炸案是否与恐怖袭击或即将举行的中共三中全会有关”这一问题作出回答是,警方并不确定。公安部门就此事件进行调查。

三中全会前习李下基层释放亲民信号不管用

周日(3日),习近平突然前往地处武陵山区中心地带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考察扶贫,亲自到田里摘柚子,习走进一家特困户家庭,木屋四壁黝黑,屋里唯一的“电器”是一盏节能灯。户主竟然不识访客是谁,“怎么称呼你?”村主任告诉她说:“这是总书记。”

第二日,习近平绕过韶山赶赴长沙考察。对于习近平出人意料地“过韶山而不入”(不去拜祭毛),有分析指,习近平不愿让人有他打“左灯”过于强烈的错觉,借此释放明确的政治信息。

与此同时,中共其他常委也在京外转,总理李克强到黑龙江探访水灾灾民,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到南京出席两岸企业家峰会,常务副总理张高丽则到上海、浙江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港媒评论文章指,习、李二人一南一北的访贫问苦之行,既无迫切性,亦与三中主题无关,似乎纯粹是为做一些姿态,释放某种信号。

《明报》报导,习李这次基层之行,甚少提及三中全会,而更多地都是展现亲民一面,充满草根味道。评论认为,习李的基层之行,不排除是预为三中全会的改革措施作平衡,安抚基层的情绪。

尽管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汽车爆炸事件后,习、李二人立即一南一北的“访贫问苦”,11月6日山西省委门口的连环爆炸案还是发生了。

朱学勤教授指,中国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堵压不住的时候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 看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