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中国观察】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源

47506

 


今天的中国社会,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从官场腐败到有毒食品泛滥,从老人上街摔到了无人敢扶,到车辗幼童路人避嫌漠视, 从对善良的迫害到假、恶、暴的横行,人类数千年文明所形成的是非善恶标准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被彻底的颠覆了。而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却对此只字不提。为什么会这样,今天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思考,为什么中国社会会伦落成这个样子?导致中国社会道德的沦丧、崩溃的根源究竟在哪里?

今天的《中国观察》节目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著名经济学家、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先生谈谈他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主持人:程老师您好!

程晓农:你好,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中国社会伦理道德的败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但中国政府一直都在回避这个问题,这是为什么?

程晓农:我想今天的中国,凡是稍微有点良知的人都能看到一点,就是今天在中国社会里头,道德伦理的败坏是非常明显的。是非颠倒,人们的行为有很多违反正常社会道德的做法。比方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的。现在如果有老人在街上摔倒了,大家一般是不愿意上去帮助的。一方面是大家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一方面是也存在着有的老人会趁机讹人,就是帮助了他的人反而会被他讹诈。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也发生过很多。那么至于诚实,不说谎,分辨是非,像这样的一些事情,在日常生活里那就更加混乱。我们看到这样的例子就太多了,比方讲,各级干部在会场上讲得头头是道,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下来后,一个个男盗女娼,多半是贪官。

所以老百姓有这么一句话:大贪在台上做报告,小贪在底下暗中笑,指的就是今天中国官场情况。所以从这一点来讲,从台上坐着的当官的,和社会当中的普通老百姓,平常能够不说谎这么一个基本要求,现在恐怕很多人已经不这么做了。或者甚至说在中国社会里,不说谎就活不好,非得说了谎才活得好,老实、诚实就成了笨蛋,成了失败者的标志。

为什么中国社会现在会伦落成这个样子?几千年前,从孔子开始著书的时候,到清朝灭亡的时候,中国社会里基本的是非道德还是存在的。所谓道德其实很简单,就是关于事情是正确还是不正确;是应当做还是不应当做;是真还是假;是是还是非,是一个判断黑白的这么一个基本的,整个社会成员多数人共同认同的一些基本标准。比方我们刚才谈到的不能撒谎,不能欺诈,这就属于正常社会大家都公认的。比方说在美国,如果有一个人骗了人,被发现了,那么英文中有一个词叫liar,撒谎者。一个人一旦被大家认为他是个liar,是个撒谎者,那么这个人在社会大众当中的形象会急剧跌落。他受到的社会的信任度会急剧减少,原因就是社会有个基本的是非标准,人不能撒谎。谁要是违背了这一点,做了不该做的事以后,大家就不会再信任他。我想换到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国家,这些标准都是被共同认同的。很可惜的是,这些标准在今天的中国,全都被摧毁了。

主持人:程老师。在您看来,道德对一个人,一个国家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程晓农:我觉得其实很多人不太知道,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转是建立在人们对道德的共同认同和自觉的遵守上。那么如果说这个社会有很多人相信宗教,那么宗教也能帮助他们更好的来维护道德,约束每个人的行为。因为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他心中有遵守道德的一种意愿,同时也还存在着某些贪欲。一个人想要更多的钱,见到漂亮的女性眼睛会发亮,可能算是人的一种本性。但是人不能够单纯按照本性来生活的,那就开始成动物化了。那么,之所以能够让一个人不完全按照本性和贪欲来生活,而是能够对自己的行为有所约束,那主要的约束因素就是道德。

就是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人是有思想的,人也有自己的思维。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同时人还是社会的人,就是一个人他能不能得到他人尊重,是这个人自己社会地位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说大家尊重你,你才是个有社会地位的人。如果每个人都看不起这个人,认为这个人是个垃圾,是个渣子,那么这个人,无论他自己认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他都得不到社会的尊重。所以尊重是靠来自他人的。而他人对一个人的评价,取决于这个社会共同的道德标准。如果这个社会共同都认为不撒谎,不欺诈,不卖淫,这属于基本的道德。那么如果一个人去主动的卖淫,不断的欺诈,或者敲诈别人,当然大家就会认为这个人道德很坏,缺德。但是反过来,道德并不是一个固定的模式,它是可以被改造的。

今天我们也看到,中国社会卖淫好像正常化了,用肉体换取社会地位,换取金钱,不光是在农村出来的一些打工仔当中,现在在大学生中也越来越普及,甚至不这么做才是傻瓜。所以从九十年代起,中国很多大学女生开始陆续出现这样的现象。这种现象如果是发生在一九五零年代,那会被当作流氓抓起来,甚至还会被枪毙。因为当时共产党实行非常严格的禁欲的道德标准,但是现在好像这个标准已经不存在了。各大学校园里,特别是有艺术系科的,招取比较漂亮女生的大学里头,经常到了周末会有很多大款的车来接这些女生,学校的校方也假装看不见。而且她们常常是其它女生羡慕的对象,那么我们看到这个道德标准变了。

主持人:就是说现在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一种笑贫不笑娼的这么一个状态。

程晓农:对,不光是笑贫不笑娼,而且笑穷。你要是贪官有钱了,大家都羡慕。但你要说当了官没钱,大家就笑话你。说当了官了你还没钱?!意思就是你没贪污那是你笨蛋。换句话讲,贪污在现在中国人的道德标准里已经成为一种正当的事情了,就是黑和白被颠倒了。坏事变好事,好事变坏事。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中国观察》节目,今天的内容是,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源在哪里,音乐过后请继续收听。

主持人:说到道德,过去中国的老人经常告戒晚辈要积德,祖上要积德。所以那个时候道德的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占的份量是很重的,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不愿意再谈道德了呢?

程晓农:这个问题稍微往远一些追溯,应该讲一直到一九四九年,中国社会传统的一些基本道德观念并没有被摧毁,国民党时代没有摧毁中国的传统道德。所以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刚刚上台的时候,中国社会基本的道德观念和以前历史上形成的没有多大的不同。但是五十年代开始中共通过强行的洗脑教育,用共产党的教条来灌输的时候,这里边开始出现一系列的破坏中国传统道德的一些做法。

比方讲,他强调不是家庭成员当中互相的信任,比方讲,子女要爱父母,尊重父母,信任他们,父母要照顾子女,要爱护他们,像这些属于敬老爱幼,这也是传统道德的基本部分。但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教育,从一开始就把阶级这个概念给插进去了,强调亲不亲,阶级分。就是说如果父母被共产党视为阶级敌人,那么对子女来讲,他的道德标准不是尊敬父母,而是要打击父母,要密报父母的行为,要处处虐待他们,这样才能显出子女的革命来。所以,这个时候共产党的这个意识形态教育其实已经用共产党的这一套阶级斗争,按阶级划分来指导人的行为,指导是非,从这个角度已经开始逐步在改变中国社会的很多传统的道德观念。

所以,我们知道从五十年代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全中国到处发生了所谓的子女、或者家人,比方讲妻子被迫检举丈夫,丈夫被迫检举妻子,或者是主动的检举,或者换取自己的所谓向组织靠拢,取得组织的信任。所以,“大义灭亲”这四个字,在共产党领导时期成了革命的概念,成了正确的代表。亲人之间把缘于血缘的信任摧毁掉了, 然后取代那种对共产党组织的忠诚,用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把黑和白给颠倒过来了。因为共产党的那个所谓的阶级斗争、阶级敌人这些概念是经常在变。比方讲,刘少奇过去是毛泽东时代的阶级敌人,然后刘少奇的太太王光美为了她儿子刘源能够升官,一方面明明跟人私下抱怨说刘少奇共产党从来没有给他平过反,就是没有真正平反,平的不够。一方面,又去和毛泽东家的后人握手言欢。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在他们之间没有是和非,只盘算利益。

这个时候你就看到说,对共产党的很多官员而言,包括高干,他们无所谓是和非,只有一个利害,就是什么时候对他有利他就怎么干,这就是没有道德的一个基本的现象。道德所强调的是只做正确的事,不做不正确的事。那么,共产党的统治用一系列的方法在教育老百姓,包括它的干部。不管事情是还是非,共产党叫你怎么做那就是正确的,共产党叫你不许做的事那就是不正确的。就是共产党的教条成了道德标准了。共产党试图用自己的教条去取代社会的道德,所谓的革命化其实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文革时期经常讲,要革命化。让老百姓要变的革命化。其实,革命化的意思就是老百姓把自己的全部道德摧毁掉,然后换上共产党给的教条,用教条里规定的是非观。比方讲,毛泽东时代是非观是,谁跟着毛泽东走谁就是革命的,谁就是正确的。谁批评毛泽东,谁就是反革命,就要枪毙,就要杀头。毛泽东死了,共产党的教条又变了。谁跟着毛泽东路线走,比方讲,跟着四人帮走,那么谁就是反革命,要被打倒。然后,谁要反对四人帮,又成英雄了。

所以,你会发现共产党的是非标准完全是为了它自己的政治需要在不断的变。而人为了要适应共产党政治教条的这种变化,就像变色龙一样在来回的变来变去。

我们都知道,文革时期有很多所谓的造反派,当年跟着毛泽东造反一时很神气。然后,文革结束毛死了以后,这些造反派又作为三种人被打了,比方讲,清华大学的蒯大富。这是当时首都红卫兵几个重要的红卫兵司令,他们的一生其实都很坎坷。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常常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来坚守一个人的行为底线。比方讲,你是该学蒯大富这样的红卫兵造反头子,还是当时不跟着造反。不跟着造反当时是要受打击的,跟着造反是能够得到奖赏的,但是,过一阵子可能又倒过来了。当年受奖赏的,后来被打击了;当年被打击的,后来受奖赏了。

所以,我们看到在共产党领导下,由于它把传统道德摧毁以后,用它的共产党教条来取代人们的道德,同时,共产党的教条又是不断的随着共产党的需要不断的在变,甚至360度的来回倒。所以,整个社会就被搅的七上八下。很多人一辈子,前半辈子是红的,后半辈子是黑的;或者前半辈子是黑,后半辈子是红;或者红一阵、黑一阵,又红一阵、又黑一阵,很多人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才能够让自己的行为符合共产党的要求。

在这个过程中,整个中国社会慢慢慢慢的传统道德被摧毁了。人们发现他要在共产党统治下活下去,他只能够顺着共产党的教条做。党让干嘛就干嘛,党让你骂父亲你就骂。然后,过两天党让你去打倒刘少奇你就打。过两天给刘少奇平反了,你又说毛泽东犯错误了。现在,又要说毛泽东万岁了。所以,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在共产党里其实没有是和非。

本来人类社会任何国家都是有永恒的不变的是和非的,共产党国家所有这些是和非都被政治化了。而且,它是不断的变来变去的,随着政治需要变化而变化。结果,中国的老百姓在改革开放之前,其实,很多人就已经不再有正确的道德观了。他们满脑袋装的,特别是年轻一代,就是所谓长在红旗下的这一代,很多人满脑子装的就是实用主义的怎么样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干,所以,对他们来讲是和非已经不重要了。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到现在为止,北京的高干子弟对他们在文革时期殴打老师,甚至把部分老师打死这件事情,绝大部分人是不肯认账。目前,只有其中少数人表示了向老师道歉,但多数人是死不认账。这就是这群人,这批高干子弟,所谓当年的老红兵,他们的道德观念其实已经被共产党给消灭了。他们只不过成了共产党的工具。在他们的心目中无是无非只有利害。

那么,这时候你会发现,这样的人就成了完全的利益动物,没有道德标准。这样的人其实对一个社会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样的人为了利益可以干出任何无耻的事情。就像我们今天看到,虽然共产党把中国的社会道德摧毁了,但中国居然还有很多人要唱红歌,要回忆毛泽东。这里面有很多是糊涂虫,但有一些人不是糊涂虫,有一些人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洗脑洗的没有道德是非标准了。在他们看来,出卖还有诬陷打击无辜的人只要共产党要求,对他们个人的生涯有帮助,他们是毫不犹豫去做,在他们看来没关系不在乎。

所以,有人说中国人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我记得是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先生提出来的,叫做喝狼奶长大的。这话的意识是,就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洗脑教育,就像一只狼用它的奶在喂一个狗。这个狗喝着狼奶长大,一个个都变得狼性十足,不象正常的狗。所以,中国社会被共产党统治以后,其实,早就已经变得非常异常了,是个非常反常的。这个社会的很多成员脑子里头没有是非观,也不愿意辨明是非,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一个社会没有是非,那么这个社会是随时可能向危险的方向滑去。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或者一个正常的社会,政府不可能来过问这个社会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也不应当有这个过问。大部分人每天的活动是靠着他自己用道德来约束他的行为来自律的。比方讲,一个人走在街上,不能说看到旁边一个人有钱上前去抢人的包。因为抢劫、掠夺他人的财产这件事是不道德的。但是,只要警察没在场,这个抢劫者如果逃掉了,那么,他所面临的只是良心的谴责和这个社会的谴责。但是,如果这个社会已经开始不谴责这种行为了,那么我们就知道这个社会非乱不可。

现在中国就出现了这个局面。这就是社会的危险性,就是大家已经丧失了是非标准了。每个人盘算的是对我个人的利害,这样的结果是这个社会道德沦丧鼓励的是强盗。卖淫还有贪污,这些恶劣的行为在社会上越来越得不到约束。如果这个社会平常不能靠自己的行为用道德来约束人们,不做违法和不应该的不正当的事情,那么这个社会其实就会发生大量的坏事和坏现象。人也会变得越来越坏。所以,一旦一个社会的道德被摧毁,这个社会是毫无疑问在朝着糜烂的方向迅速的滑坡,人也会变得越来越坏,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国的社会现象。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中国观察》节目,今天的内容是,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源在哪里,音乐过后请您继续收听。

主持人: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开始了经济体制的改革。随着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中国社会道德也败坏的越来越厉害。中共官方对此解释是,窗户打开了,蚊子、苍蝇自然就会进来。意思是说,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好像是西方社会引起的。程老师,您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程晓农:这是共产党的一个诡辩,很多中国人相信了这一点。所以,现在报纸上一讲,官员腐败就是受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其实,很多中国人到过海外或者在海外定居的,我们看到,按社会道德标准来衡量,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道德标准比中国高得多。无论是从满街卖淫的,还是贪污腐败,或者是强奸横行,还是其它恶劣的行为,在西方社会发生的都比中国少。至少我们看到在美国的学校里,老师强奸女学生这种事情是极少见的,而且绝不会出现地方政府包庇老师的情形。同样的,美国政府也不会百分之几十的公务员都贪污,这种事情在美国从来没有过。同样的,如果有一个小偷在街上偷一个人钱包,被有人一嗓子嚷出来,一大堆的人会围上去抓他,没有人考虑说那小子带枪或者带刀。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小偷,抢劫或者盗窃是个犯罪行为。我们抓住他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个人的风险放在第二位。所以,什么见死不救啊,像这类的问题往往出现在中国,而不是在资本主义国家。

那么,这个问题如果再往根刨,还可以谈一个,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道德其实进一步滑坡了。一九七八年,毛泽东死后四人帮被打倒,当时中国社会其实开始出现了一点点传统道德复归的这么一种社会现象。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增加了,友善也增加了。共产党暂时停止了大规模的政治迫害,这么个社会出现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氛,所以,大家都觉得那个时候社会气氛很好,其实,就是传统道德开始复苏。如果说,中国沿着那个道路走下去的话,那么共产党统治前三十年给中国社会带来的道德摧毁性的伤害,可能会慢慢减少,慢慢修复。

但是,紧跟着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开始了第二轮的摧毁道德。为什么这样讲?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充分体现了邓小平这个人,还有共产党其他领导人脑子里一种非常的势力的思维,就是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为了现实的利益。共产党掌权是为了得到现实的利益,为了有独一无二的特权和享受,然后,他们认为,只要给老百姓所谓实实在在的利益,那么,老百姓就会拥护共产党的改革政策。这样的话,实际上共产党在推行经济改革的时候,它的基本方针是一个无道德或者说反道德,是这样一个方针。

现在我们都知道,中国大学生和中学生都要学所谓的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理论其实核心的一点就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里面有道德含义么?没有。也就是说,经济改革在中国的含义是说,只要你能捞到钱就行了,那就成功。至于怎么捞,捞法道德不道德,邓小平不管。那不管的含义就是说,他同时给了各种捞钱的方法一种正当性。就是只要你是捞钱的,挂着改革开放的旗号,用什么方式似乎都是正当的。这样的话,干部子弟去倒计划物资。比方讲,那个时候去把低价的计划内分配的刚才高价卖给市场,从中赚这个差价。或者是卖进口指标,这本来都是非法的,属于欺诈性的,从道德上讲是完全错误的做法。但是,在中国当时被称为捞第一桶金。

所以,今天在中国社会里当你谈到某某捞第一桶金的时候,从青少年到5、60岁的人,基本上脑子里不再有道德这个标准和这个底线了。就是说没有人谈某某的第一桶金是不道德的。原因是中国的大部分人的第一桶金都不太干净。如果一个社会的大部分人都通过不干净的手段在捞钱的时候,这个社会的道德就开始败坏了。这个东西到底是资产阶级影响,还是共产党影响? 我觉得那就是邓小平理论一部分,中国人很少意识到这一点。就是他们天天在学习邓小平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时候,他们同时就被共产党的破坏道德的这一套邓小平理论被毒害。因为他们无形当中已经变成非道德论者。就是只信钱不认其它。所以,现在,很多中国人讲已经变成非道德论者。只信钱不认其它。所以,现在很多中国人讲改革开放以后一切向钱看,谁是一切向钱看的鼻祖啊?邓小平。一切向钱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道德进一步被摧毁。

以前中国的道德主要是在政治层面的摧毁。以阶级斗争为划线,出卖亲情,出卖朋友,出卖师长都被视为正常的。到了改革开放以后,按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中国社会开始进一步的一切只认钱,那么,这个时候实际上中国社会的道德进一步被摧毁了。在经济层面,人们经济活动里面的道德底线也没有了,被破坏了。所以,很多人谈起自己致富的时候,没有人会感到内疚,或者有负罪感。相反,很多人很神气的认为,我通过关系,我靠取了一个高干子弟,然后通过她的关系,我就发了财了,或者我贿赂了某个官员。当然,所有这些事情做的都是违反道德标准的。

也就是说,今天在中国什么叫成功?在所谓中国式的市场经济当中,成功中往往就是破坏道德底线,就是做了一大堆道德上在其它国家不被接受的事情,但是在中国被认为是成功者。相反,在其它国家认为,一个人诚实工作,不欺诈,不贪污,不行贿,这是一个做人的基本标准,这在民主国家都是这样。但是,在中国会被认为这人是傻瓜。所以,在中国经济层面的道德,被改革开放的邓小平理论也给颠覆了。来了一个180度的底朝上,黑的变白的,白的变黑的。就是骗子在中国是英雄。骗子在中国现在是英雄,欺诈是好汉,诚实做人是笨蛋。

主持人:程老师,我看今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非常感谢您的精彩分析,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程晓农:好,再见!

听众朋友,今天的《中国观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俞珊,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时间再会。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