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海外媒体
【西方媒体看中国】中共不要战争而是要敌人

47514

 

听众朋友您好,我是杨芳。我是郑行。欢迎收听新一期西方媒体看中国节目。

提要:中共政府防空识别区事前的警告和事后的声明,在民间舆论中饱受嘲讽。下面请听详细内容:

中共单方面宣布在东中国海设立大片防空识别区,招致周边国家和美国的强烈批评和反弹。日本表示,中共这种单方面的行动毫无国际法效力。日本要求中共撤回,并表示将无视中共单方面设立的防空识别区。韩国也表示将予以无视。美国总统府白宫、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在第一时间以强烈的措辞表示严重关注。美国国防部说,美国飞机也将无视中共此举,并将保护在那一区域飞行的美国飞机。国际间许多评论家指出,中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说到做到,对进入所谓防空区的飞机进行执法?假如中共没有这样的能力,它是否会落入一个尴尬境地呢?

世界媒体也纷纷关注。美国之音的世界媒体看中国《谁是纸老虎》文章写道,中共设立所谓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后,军方放出豪言,声称对不服从防空识别区管制的外国飞行器可以击落。中共军方和外交部以咄咄逼人的口吻做出的宣布,美国、日本等国家却立即表示不承认。在两天之后,美国空军两架B-52轰炸机不理会中共的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规定,平安无事、大模大样地飞越,一时间成为国际大新闻。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中共先是长时间保持沉默,假装没事,然后再做出低调的反应。中共军方和外交部声称,对美国轰炸机进行了所谓的“全程监视、及时识别”,但不再提“紧急处置措施”或“击落”之类的狠话。

中共的这种高调咄咄逼人在前、受到挑战之后又低调顾左右而言,他在后的做法,立即成为全世界的笑柄,活灵活现的“纸老虎”就这样出笼了。27日的法国《费加罗报》写道:以前有所谓的‘炮舰外交’的手法,意思是调遣足够的武装力量向对手发出明确无误的信息,要敌手不要越过某些红线。星期一,美国人干的就是这种事。全世界众目睽睽,要看中共接下来还有什么‘招法’。结果中共方面给美国人来得如此之快的反应弄得很难堪。弄得好像简直就是‘纸老虎’。文章说,“美国人的反应显然让中共吃了一惊。星期三,中共似乎退缩了,说是它必须守护其防空识别区,但会根据所谓‘威胁的程度’做出‘适当的反应。’”

对此,法国《世界报》也以“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笔法描绘了中共国防部的滑稽反应。此外,美国《纽约时报》表示:中共外交部如今的更为温和的言论,跟早先中国国防部的好战声明形成对比。这就是中共防空识别区受到美国的第一次测试,中共没有做出什么执法反应,这种局面使中共当局显得像是一只‘纸老虎’。”
英国的《每日电讯报》认为全世界都知道,中共也知道,美国是日本的盟国;美国方面不止一次地清楚明白地宣告:美国将严肃履行跟日本订立的防卫条约义务,保卫日本,因此,对日本的攻击,会被美国视为是对美国的攻击。文章还指,从这几天的日本各家主要报纸报道的标题来看,“纸老虎”的影子比比皆是。

德国之声中文网28日的文章关注了民间舆论对中共当局的嘲讽。文章说,这些嘲讽大多来自反对战争的自由派网民,他们揭示了中共当局所作所为的“别有用心”。文章写道,27日上午,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在新浪的官方微博上发出一条英文信息,被网民认为是在调侃中共,翻译成中文后广为传播。该信息引述美国人际关系学大师戴尔•卡耐基(DaleCarnegie)的话说,“不采取果断的行动就是对怀疑和恐惧的掩饰,而行动就是信心和勇气的见证,克服恐惧的最好办法是:不要被恐惧束缚在家里,而是义无返顾地走出去行动起来”。

文章表示,近年来中共当局屡屡在国际关系中“严正警告”、“强烈抗议”,几乎每次都引来网民的类似嘲讽。很多网民将中共对内“维稳”和对外“光说不练”进行对比,认为中共并无意于“主权”,更没有准备“战争”,而是为了对内的“维稳”需要。文章援引广州人权律师刘正清的看法说,中共以社会稳定对内威胁,以民族主义搞国际关系,都是维持统治的需要。他说,中共没有能力、没有决心对外开战,但是他需要外面的敌人来加强对内的统治。

文章还写道,中国知名律师滕彪在推特上讽刺说,美欧印,朝日韩,南海,台湾,占中,民运,法轮功,大藏区,东土,南蒙,维权律师,政治犯,上访,地下教会,意见领袖,弱势群体,NGO,能制造出这么多敌人,不正说明党国的强大吗?网络活跃人士郭大虾引述英国作家奥威尔在《1984》中预言说:“极权统治赖以运转的条件之一:对外仇恨,树立一个长期敌人,灌注仇恨,充分利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缺了对外仇恨,人民就不生存在恐怖之中,不生存在恐怖之中自然不需要集权的保护。恐惧、谎言、仇恨是教育的唯一目的”。

下面来关注一下另一个消息。2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就备受关注的“首都机场7.20爆炸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冀中星的上诉,维持有期徒刑6年的原判。对此,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文章“谁引爆了冀中星手中的‘爆炸物’?”。文章说,冀中星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在推特上写道:“冀中星被治安队员殴打致残长达八年没解决,他到机场喊冤不慎引发手中爆炸物,把自己炸成了重伤,案发不过四个多月,就作出终审判决。这一慢一快,说明了什么?”冀中星的兄长冀中吉向德国之声表示,冀中星在漫长的八年中,经历身心的痛苦和折磨。广东东莞殴打他的治安队员、遮蔽殴打真相的广东东莞警方、对冀中星上访置之不理的广东当局和广东公安厅等才是“引爆者”。

在中国大陆,不少微信用户通过微信分享文字、图片,并与其他网友进行互动。因微信侧重交流且具私密性而受到喜爱。截至今年上半年,微信用户已突破4亿,成为中国目前最火的网络社交平台。近日中共央视播出了一个“微信色情调查”声称黄色信息毒害年轻学生。对此《美国之音》的文章认为,继整肃微博上的大V之后,中共官方媒体央视又开始指责网络社交软件微信了。资深媒体人石扉客在推特评论说:“这一周的个人用户体验是对微信的管制正在加剧,首当其冲的是微信群和长文章链接。我相信年内扩展到朋友圈不是问题。管制目标应当是尽量将其限制在点对点的社交媒体。”网民“黄孔养”说:“搞完了讲民生的微博,这次又插手私隐领域的微信了,魔爪无处不在。”网民“cofilin”说:“这个新闻暗示,政府可能要以此为借口来限制网络自由。”网民“房中述”称:“看这意思,大裤衩审判完微博大V,接下来要干微信大圈了。”

对此,《现代快报》资深编辑郑晓蔚说:“看到央视打微信,说微信涉嫌招嫖信息。想到里根总统反对控枪的一句话(那就是):枪不杀人,是人杀人。两国思维方式相差巨大,前者简单粗暴,后者抚慰人心。”一些网民甚至认为央视此举客观上起到了教唆嫖娼的作用。网民“爱跑步的HZ”说:“央视的编导和记者居然调查微信招嫖、色情交友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并做了专题在新闻节目中播放,报导之详细,还请来专家指点迷津,俨然走的是科教片路线,没用过微信的按图索骥即可。”“太平金黄鱼”调侃说:“微信可以招嫖?以前怎么不知道?谢谢普及知识啊。”网民“迩东晨”在跟帖中称:“央视涉嫌替微信招嫖打广告。”

众所周知,色情行业在中国大陆各地泛滥由来已久。尽管中共的法律明令禁止各种色情活动,但各个城市几乎都有具有当地特色的红灯区。最近发生的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一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许多网民认为,中国的网警和有关机构对于异议人士及其言行总是不遗余力地进行封杀,但对于色情活动的打击不是时松时紧,就是点到为止,手下留情。广州知名作家野渡认为,与那些公众帐号相比,中共当局更为忌惮的是在微信上的草根议事群体。人们就多种话题发起讨论,无形中就完成了“结社”的雏形,这让官方很头痛。

继中共宣布废除劳教制度后不久,官方便推出上海与长沙已关闭当地劳教所的报道。法广26日的文章《中国法外关押渠道还大量存在》文章说,中共动作如此之快,不免引起德国媒体的怀疑。德媒担心,中共换汤不换药,会继续不通过法律程序剥夺人身自由。文章引述德媒《法兰克福汇报》的内容指,被关押人员将可以回家,但官方可以通过电子脚铐随时跟踪他们的行踪。文章说德国电视一台报导则认为,中共宣布废止劳教制度,但事实上,政府和警方拥有多种法外关押渠道,比如“法制教育中心”和黑监狱。

维权人士唐吉田律师警告说:警察机构权可通天,废止劳教制度并不会限制警方的权力。他说:“除了劳教所外,中国还有一大批隐蔽的机构可用来法外剥夺人身自由。”比如法制教育中心“对人权的损害更大,但政府至今没有表态。”文章还写道,若被关进劳教所或被逮捕,中共官方有时通知家属有时不通知。但若被关进其它机构,例如类似黑牢、精神病院、安康中心、“监护和教育中心”等,此人就人间蒸发了,因为官方会封锁信息。唐吉田批评说,没有劳教所,警察要关人还是易如反掌。比如他本人2011年便被人蒙住头,然后被绑架到一个秘密地点关押了好几个星期。

目前美国正扩大调查国际投资银行曾聘用中共太子党,检查它们这种聘用有政治关系的中国雇员的做法,是否违反了美国的贿赂法律。路透社26日报导说,摩根大通说它在配合这个调查。据知情人透露,司法部在跟证交会密切合作,并启动了一个从摩根大通延伸开来的全面的调查,查看是否一系列金融服务公司的聘用违反了贿赂法律。证交会已经要求全球金融服务行业的多家公司提供有关他们聘用中共政府官员亲戚的信息。作为调查的一部份,证交会把有关摩根斯坦利的信息转交给司法部。《金融时报》报导说,在启动调查摩根大通之后,证交会已经发出信息给华尔街多个银行,向它们询问跟摩根大通的指控类似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报导指,外国腐败做法法案适用于在外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证交会今年已经针对七家支付贿赂的公司采取执法行动。

听众朋友,这期的西方媒体看中国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