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央视制片人王青雷:我犯了大忌 网络被灭绝原文 组图

47526

——央视制片人王青雷:告别央视 我犯了大忌

 
 
在中国做新闻,完全就是在考验人类最后的良知和底线。

昨日,央视《24小时》制作人王青雷在其个人微博上宣布离职,他披露被辞原因为其质疑央视配合当局“清网”行动的微博惹怒领导。他的长微博告别语:留给这个时代的一些真话,遭全面封杀。

王青雷微博:

\

\


中国央视离职制片人爆内心挣扎   

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制片人王青雷最近离职,他在微博上描述了作为官方媒体人的内心挣扎,批评中共当局严格管制媒体的做法。一些中国媒体人也表示,王青雷的感受在中国新闻界相当普遍,因为没有新闻自由,媒体人不得不做共产党的宣传工具,内心痛苦无比。

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工作了十年的王青雷,离职前一直在该台新闻评论部工作,任央视“24小时”和“面对面”节目的制片人。香港《南华早报》日前报道说,已经离职的央视制作人王青雷最近在网络微博写出了自己的内心挣扎。他表示,他非常反感中国官媒追查网络谣言时的做法。很多中央电视台新闻工作者也非常反感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未经司法程序,高调播出网络大V薛蛮子的嫖娼及“坦白”的细节。

王青雷负责的央视新闻节目,在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时严厉批评过铁道部,并发出“别走得太快,不要把人们的灵魂落在后面”的声音。他透露,央视新闻部每年会从上级有关部门得到一千多个“宣传口径”,并引述某领导人的话说,选择报道内容的原则是,基本上新闻记者想要报道的内容,“就是不能报的”。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媒体人他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痛苦”。

北京一位在某大媒体工作的王先生说,王青雷的话确实是目前中国新闻工作者的现状,在一个对新闻媒体严厉管制的国家,有追求和正义感的新闻工作者不可能不感到痛苦。

“按照在新闻系的教育,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都是要报道真相,不能掺假,但因为要按照上面的口径,不能让老百姓知道那些和口径不一致的东西,所以非常难办。”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认识很多媒体工作者,他表示,王青雷的感受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中国大陆新闻界的一种普遍情况。

“我认识的媒体的人包括老总,只要有些理想的都非常痛苦,一方面想为老百姓说点话,一方面又要按照上面的控制,所以内心痛苦,也非常普遍。”

香港媒体的报道说,王青雷的这篇长微博获得巨大反响,但很快被当局删除。在微博中,王青雷表示,在央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接近脑汁地用各种办法和说辞,把应该做的选题想尽办法获得领导的批准”。他认为,中国中央电视台“懦弱、腐朽和保守,决定了其没落的地位、淘汰的命运和所剩无几的价值”。
北京的媒体人王先生表示,中国媒体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官方无穷无尽事无巨细的新闻管制。

“共产党说了算,他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他说煤球是白的,你不能说是黑的。有中宣部,有国务院新闻办,各地有新闻出版局,上面有新闻出版总署,你就是总编社长你说了不算,上面说了算。”

王青雷对中央电视台批判网络大V薛蛮子的方法非常不满,认为这是在“公器私用”。不过中国的刘先生认为,中国的媒体从来就是不是“公器”,而一直是共产党的“私器”。

“中国媒体不是公器,是一直是共产党的私器。从反右之后所有媒体都是官方控制,不管是反右、文革、六四,后来反法轮功,官方都是严格控制的,就是一个枪杆子一个笔杆子。”

过去十年来,中国官方媒体受到了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冲击。王青雷透露说,自2009年开始,中央电视台对此改版,并称“找到了一条可以和网络时代竞争的新闻方式”,但随着公民记者和社交网站的兴起,自媒体时代到来,打破了中国官媒和央视的一统天下。
中国的刘先生表示,中国人必须清楚的是,新闻自由不能依靠共产党媒体帮老百姓说话,而是必须打破官方的新闻垄断,允许民众自办媒体。

“中央电视台和大媒体,本来就是共产党的喉舌,所以他代表共产党,说的是共产党的话。我们不应该希望他说老百姓的话,真正的新闻自由,要让老百姓也能说自己的话,办自己的媒体。”

刘先生认为,正是因为中共对新闻媒体的严格控制,才有了互联网自媒体对中国新闻和舆论的巨大冲击,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官方媒体难以避免继续没落和被淘汰的命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3/1203/353612.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