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网传〝大陆课本上那些课文的作者们都自杀了〞

47684

邓拓:1912年生,福建闽侯人。1930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人民日报》总编辑和社长等职。1966年5月因“三家村”冤案受迫害,5月16日,戚本禹发表文章公开点名批判邓拓,称邓拓“是一个叛徒”;5月17日晚,邓写下《致北京市委的一封信》和《与妻诀别书》后,于5月18日自缢身亡,成为在那段非常的岁月里,第一个以死抗争的人。

老舍:生于1899年。北京人,满族。著名小说家、剧作家。抗日战争期间曾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1949年后历任全国文联副主席、作协副主席、北京市文联主席等职。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话剧《茶馆》等。1966年8月24日因不堪迫害投北京太平湖自杀。

陈笑雨:1917年生,江苏靖江县人。著名文艺评论家。1949年后历任《文艺报》副主编、《新观察》主编、《人民日报》编委兼文艺部主任。文革初期即遭批斗,因不甘屈辱,于1966年8月24日投永定河自尽。

言慧珠:1919年生,北京人,蒙族。著名京、昆剧表演艺术家。言菊朋之女,梅兰芳之徒,俞振飞之妻。1949年后曾任上海市戏曲学校副校长,擅演《玉堂春》、《游园惊梦》等。文革中遭批斗、殴打,肉体和精神均受到巨大伤害。1966年9月11日晚,接连写下三封绝命书后自杀身亡。

叶以群:1911年生,安徽歙县人。著名文艺理论家。1932年加入中共,同时加入“左联”并任组织部长。1949年后曾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副厂长、上海文联副主席、上海作协副主席等职。1966年跳楼自杀。

刘盼遂:1896年生,河内淮滨县人。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语言学家。1925年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问教于王国维、黄侃、梁启超门下;1946年起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古典文学教授。1966年自杀身亡。

罗广斌:1924年生,四川成都人,毕业于西南联大,1949年前参加反抗国民党的地下斗争,是“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幸存者。1949年后曾任共青团重庆市统战部长。与杨益言合作的长篇小说《红岩》影响巨大。文革中受到迫害,于1967年跳楼自杀。

严凤英:1931年生,安徽桐城人。著名表演艺术家,以主演黄梅戏《天仙配》闻名。文革中被指为“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并被诬蔑国民党潜伏特务,屡遭批斗。1968年4月7日夜自杀身亡。死后曾被剖尸检查,因怀疑她腹中藏着特务密电和微型收发报机。

杨朔:1913年生,山东蓬莱人。著名作家。1949年后曾任中国作协外国文学委员会主任、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党组常委。文革开始后,杨朔被中国作协的造反派列为重点批斗对象,1968年8月3日吞服安眠药自杀。

储安平:1909年生,江苏宜兴人。清华大学毕业后曾留学英国三年,攻读政治学。50年代初先后加入九三学社和中国民盟,为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全国人大委员。1957年大鸣大放中出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因所谓“党天下”言论被定为“右派”。文革中再次成为造反派折磨的对象,任意打骂,人身侮辱,无所不为。1968年8月的一天投河自尽。

傅雷:1908年生,上海南汇县人。著名翻译家。傅雷学贯中西,文学、美术、音乐、外语“四位一体”,著作等身。1958年4月被划为“右派”。1968年8月30日,造反派上门抄家四天三夜;9月2日,傅雷夫妇被揪到大门口站在长凳上戴上高帽子批斗,惨遭人格凌辱。9月3日傅雷夫妇双双自缢身亡。

上官云珠:1920年生,江苏苏州人。著名电影演员,曾在《乌鸦与麻雀》、《早春二月》等片中饰演角色。1949年后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1968年跳楼自杀。

周瘦鹃:1895年生,江苏吴县人。现代著名作家。曾主编《申报?6?1自由谈》、《礼拜六》等,有长篇言情小说《新秋海棠》等,系“鸳鸯蝴蝶派”代表人物之一。1968年跳井自杀。

李广田:1906年生,山东邹平人。著名作家。1935年毕业于北大外语系。1948年加入中共。1949年后历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副教务长、云南大学校长、昆明作协副主席。文革中因遭残酷迫害,于1968年跳池自杀。

吴晗:1909年生,浙江义乌县人。历史学家。清华大学史学系毕业,28岁时被云南大学聘为教授。1949年后,先后任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后又任北京市副市长。1959年起先后写了《论海瑞》、《海瑞骂皇帝》和京剧《海瑞罢官》等,后遭批判。文革中受到残酷迫害,于1969年10月11日在狱中自杀身亡,死前头发被拔光。

顾而已:1915年生,江苏南通人。著名电影艺术家。执导过《小二黑结婚》、《天仙配》等影片。文革中,因30年代与江青有过交往(了解蓝苹历史)而备受迫害。1970年6月18日,在五七干校自缢身亡。

刘绶松:1912年生,湖北洪湖县人。著名文学史家。1938年毕业于西南联大。1949年后历任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作协武汉分会副主席,《长江文艺》副主编等职。着有《中国新文学史初稿》等。“文革”中遭受迫害,1969年3月16日与妻子一起自缢身亡。

范长江:1909年生,四川内江县人,著名新闻记者、新闻学家。1949年前曾任新华通讯社总编辑、《人民日报》(华北版)总编辑等职。1949年后历任政务院新闻总署副署长、《人民日报》社长、国家科委副主任等职。1970年10月23日跳井自杀。

……

据不完全统计在10年浩劫中死去的无辜民众达1000万人以上。

这份长长的名单,让不少网友为之唏嘘。

【王亚军北京】哀叹道:“中华文化的灭顶之灾”

【@老胡微谈】点燃一串电子蜡烛,正话反说:“一定是畏罪自杀,在这个尊重知识分子的国度,肯定是感觉国家待自己太好了,感动之余无以为报,自杀谢罪,好少给国家添麻烦,真是好人呐,不像郭沫若这孙子啊!”

【小刀王六2009】联想到了当今的社会现实:“那时死了不少的文化人……现在跳出楼的都是工人……”

【老娘与海2012】说:“有多少文化人在文革被迫害。当初吴晗去机场劝自己的老师胡适留下而胡适却在登记之前惋惜的说可惜了一个好学生。后来怎样了?吴晗死得多惨!……”

【脉脉到天涯】表示:“愿逝者安息!姐相信这些人中的大部分确实是枉死的,拉帮结派权利倾轧利益争斗等等在TG(土共)内部一直存在,从未停息,也许他们或多或少参与了当年的种种,但无论如何,结果不该如此惨烈……但即使到了太平盛世的今天,自杀身亡的国人也不在少数,没准还多过当年WG时期呢,现在的自杀者恐怕大多也是被迫害被压迫而死的吧,只不过施压和受压的对象有变换而已。”

【@麦头A】分析道:“忧国忧民的士大夫阶层扛不住肉体屈辱的打击,自杀是一种解脱。”

【牛联社72】跟进解释说:“主要是精神上的打击。通常情况下,文人也是挨文人斗,文人毕竟是文人,比较而言下手还不是很恨,和农民斗地主比起来那点苦就算不得什么了,中国人在琢磨怎么折磨人这方面太聪明了。试着分析一下自杀心理:1.耻辱感,士可杀不可辱,受过旧式教育的人还是很看重面子的,昨天走到哪还是围着签名留念,今天就挂上牌子剃阴阳头低头下跪受万人责骂,实在是无法承受;2.表忠心,以死来表达对共产主义信仰,对党,对领袖的忠诚。比如翦伯赞,自杀时口袋里还留个纸条:“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3.他们在中国的文化中长大,文革时又见证了文化被毁,每活一天都是痛苦,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这种人也许不多,我相信会有的。”

从中共建政之初一直到当前,中共当权者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迫害一直没有真正停止过。著名学者、《观察》主编陈奎德先生曾在一篇题为《知识分子与中国共产党50年的风风雨雨》的文章中揭示了中共当权者迫害中国的知识分子的根本原因。

陈奎德指出,最基本的原因不在于所谓知识分子政策这些问题,而在共产党建立的政权性质,是“反智主义政权”,换言之,就是“愚民主义政权”。

他分析称,中共要用统一的思想,统一的意志,统一的步伐来笼罩一个国家。而知识分子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提出自己的见解,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创造性见解,是最不统一的、思想最复杂的、最有怀疑精神的一批人。是企图为个国家引领新道路的一批人。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必定会和企图用一种意识形态笼罩的国家的中共体制发生根本性冲突和矛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3/1213/356071.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