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这个真震惊]曹长青:曼德拉凭什么登上神坛?(图)

47705

 

 
如果曼德拉不是真英雄,怎么会被全球媒体热捧?还有上百名世界领袖出席他的追悼会?那种景观,就是耶稣回来了,再被钉十字架,也绝不会有。在人类历史上,在意识形态领域,大多数人都错的事情/时间远多过大多数人都对的。目前这种状态不是奇怪,而是常态。难道他们全都错了?所谓“主流”美国媒体(mainstream media),就是左派美国媒体。因为自罗斯福时代,尤其是二战结束后的过去六十多年来,美国媒体一直被信仰社会主义的左派文人绝对主导,所以他们成为“主流”。

2013年12月5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逝世,世界各地哀悼

曼德拉是如何登上神坛的?

我的“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发表后,原以为口水谩骂反驳一定会多过共识,因为谁都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对曼德拉的歌颂,但从反馈来看,却得到绝大多数读者共鸣。这说明什么?说明真实和常识完全有力量战胜虚假,无论那个假是被多么庞大的势力推崇、被多么高位的权威者承认。

当然,有些读者的反对和质疑有其相当的合理性∶如果曼德拉不是真英雄,怎么会被全球媒体热捧?还有上百名世界领袖出席他的追悼会?那种景观,就是耶稣回来了,再被钉十字架,也绝不会有。难道他们全都错了?

事实上,在人类历史上,在意识形态领域,大多数人都错的事情/时间远多过大多数人都对的。目前这种状态不是奇怪,而是常态。导致历史常态的原因不是一篇短文的话题,这里仅谈眼前曼德拉这一“假”形成的原因。

这主要跟英文媒体有关。英美是世界强国,冷战后美国又成唯一超强,网络时代更迅速使英文成为世界语言。在这样的局面下,英文媒体对世界舆论的形成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甚至所有和语言有关的,电影、歌、戏剧、小说等等,只要是英文的,只要被美国主流媒体热捧,就立刻具有了全球性,“红”遍世界。

所谓“主流”美国媒体(mainstream media),就是左派美国媒体。因为自罗斯福时代,尤其是二战结束后的过去六十多年来,美国媒体一直被信仰社会主义的左派文人绝对主导,所以他们成为“主流”。

中国有“出口转内销”之说,什么事情在西方弄出名堂,国内就能走红。而美国是“内销转出口”,英文主流媒体炒热,“余温”就散到世界,所有其他语种媒体随之“起舞”。

留心西方媒体的人可以看出,无论他们用多少顶破天的形容词赞美曼德拉,他的遗产都不得不回避--经济不能说∶从曼德拉等黑人掌权至今19年,南非经济平均增长率只有3%,失业率高居24%以上;治安不能说∶南非的艾滋、强奸、凶杀率全球数一数二,人均寿命比白人统治时降了近20岁;外交更不能提,因曼德拉跟卡扎菲、卡斯特罗、阿拉法特等独裁者是“同志战友”。

他的“伟大”仅仅限于两个内容∶一是坐了27年牢(在坐牢之前他没有名气)。但据《曼德拉自传》披露,第一次坐牢,他每周可到律师事务所处理一次商务,途中还可到商店买巧克力、水果等。第二次关在海岛,二十多年间从没被打过,狱卒还成为他的朋友。当然,什么牢坐27年都绝不容易,但我想说的是,数不清的独裁国家的异议分子们的遭遇远比曼德拉糟糕。萨达姆时的伊拉克,被怀疑有二心的将军,居然被扔给老虎吃了!

曼德拉从一开始就有全世界的声援,他的妻子仅仅从台湾就每月有1000美元的关照,就别提来自西方,更有来自卡扎菲之类独裁者的金援了。这种待遇,专制国家的政治犯们连做梦都不会有。别说政治异议人士,中国当年那多少万右派在劳改营的遭遇,都远比曼德拉坐牢的状况糟糕。曼德拉挨过饿吗?他知道吞死耗子、吃蚯蚓、咽泥土的滋味吗?他感觉过政治前景彻底黑暗的恐怖吗?

但专制国家的政治犯不可能成为“伟大”,第一因为他们不是黑人,第二他们坐的是独裁国家的牢。西方的“政治正确们”对独裁国家的政治犯远不如对曼德拉那么用心。美国对萨达姆的独裁政权“用心”了一把,却被曼德拉如此指控∶“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犯下了无法形容的暴行,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命。”没错,把大活人扔给老虎吃了的萨达姆才在乎人命!!

曼德拉的第二个“伟大”是促成“黑白和解”、南非转型没有大流血。事实上,在白人政权妥协让步,放曼德拉出狱后,他要报复白人(大流血)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南非是民主体制(多党、选举的),有独立司法,自由的媒体,军队是国家化的。曼德拉当年领导暴力革命失败,他出狱后再做,照样没有成的可能。他采取“和解转型”政策,是唯一的选择。仅仅是因为他没有直接做卡扎菲、卡斯特罗(那样专制杀人)就成了“伟人”,这个标标准不实在是太低了吗?

更何况,曼德拉的所谓“黑白和解”成就也满是水份,我在“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中已介绍评述,不再重复。只提一个数字∶曼德拉掌权前,南非白人占人口近20%,黑人执政后,反过来实行对白人的“黑人种族主义”政策,导致大量白人逃离南非,现白人已降至9%。如果真是“黑白和解”了,为什么大量白人要背井离乡、放弃自己家园?历史上白人进入南非比黑人要早,黑人并不是南非的土著。

南非白人今天的遭遇,别说根本不见黑人为他们呼吁,西方白人管吗?曼德拉过问过吗?在西方得到“和解、宽容”美誉、被捧上天的曼德拉,却跟一群黑人一起合唱“杀死白人”。

但就这样一个曼德拉却一路被西方左派“捧红”。这个“造神”运动由来已久,在他去世之际达到高潮。但为什么西方左派那么热衷吹捧曼德拉呢?这里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这个词的实意是,要符合潮流,要说显摆自己高尚、占据道德高地的话。其本质是∶矫枉过正,走向歧途。

南非白人政权制定的对黑人严重不公平的种族隔离制度当然是错误、甚至是罪恶的。相当一大批(全世界的)白人不站在自己的血缘、肤色一边,为黑人呼吁,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它代表着白人的文明、理性程度。那些白人的呼吁,以及西方白人主导的政府的压力,促使了南非白人政权的妥协,促成了白人政党主导的国会(当时曼德拉的黑人国大党被禁)通过一项项的法律,包括取消种族隔离政策等,为后来曼德拉的释放和掌权提供了条件。这些正确的做法,在世界各个种族中都是赢得共鸣的。

但是,如果因为“正确”就矫枉过正,那就迈向“政治正确”的歧途--黑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你心里认为错的也不可以吱声;白人所为的一切都是错的,你心里认为对的也必须沉默。尤其是由于美国曾经有过白人把黑人变成奴隶的历史,历史包袱使得白人对黑人的任何错更不敢吱声了。更严重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大批自我表现欲高于一切的西方左派们,以歌颂黑人、痛斥白人来“秀”自己政治上的“正确”、道德上的“高级”。他们不仅自己绝口不提黑人的任何错误,而且任何其他人一提就遭主流媒体枪林弹雨批判。

一个眼前的例子,前天(12月9日)美国福克斯电视主持人欧莱利(Bill O’Reilly)仅说了一句“曼德拉曾是共产主义者”(随后是夸赞他做27年牢的伟大),就被左派媒体一顿谴责。曼德拉当然是共产主义分子,到死都是。但这种事实,左派媒体就是不让提。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除了很少数的保守派报纸,美国舆论就被左派媒体横扫了。

谁面对镜头表演“捧曼德拉秀”,谁就成半个英雄了;把曼德拉捧成“太阳”,他们就是星星,也跟着闪闪发光了。从对“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的反馈中,可看到相当多华文读者已很明白西方左派的把戏,他们说的很准确∶曼德拉是“西方左派竖立的政治偶像”。“把曼德拉捧上圣坛,自己也就站在道德圣殿上。”为什么要捧曼德拉?“第一因为他是个黑人,第二他吃过牢饭,所以赞扬他就是政治正确。”

正确的言论是为了帮助实现一个好的目的(改变每一个具体黑人的生存状态,让他们更有自由和尊严地生活),而不是利用美丽动听的词汇增加自己身上的光环。西方左派无视现实、只要作政治正确秀(不许批评黑人,甚至夸奖错误)的结果,是加大、加重了黑人的灾难,把那个“让黑人生活得更好”的初衷给改变了。

真实是∶从西方那些政治正确的大肆宣传中得到好处的,一是曼德拉本人(自己成神了,家族得巨额遗产);二是作秀的西方左派们,身上又贴一层站道德高地之金。而真正倒霉的,是那千百万普通的南非黑人。

二是社会主义理想。除了政治正确,更重要的原因,是西方左派跟曼德拉的社会主义理念心有灵犀,他们心照不宣是“思想上的战友”。所谓“西方左派”,主要特征是向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美国的左派们,原来向往红色苏联。苏联阵营崩溃了,西方左疯们也不好意思再公开歌颂共产主义了,但他们敏感地在曼德拉身上嗅到“共产气息”--曼德拉在狱中就向往共产主义,熟读《毛泽东选集》(英文版),家里挂着列宁、斯大林画像。掌权后,曼德拉迅速在南非实行社会主义,追求的不是市场经济,不是个体权利保障(私有财产权),而是均贫富,高福利,大政府,典型的社会主义。

对曼德拉去世,赞美调子最高者之一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这不是因为肤色相同(奥巴马绝不会赞美最高法院唯一黑人大法官、持保守派观点的汤玛斯),而是因为理念相通,都向往社会主义,甚至反感美国。

直到奥巴马当选总统了,他的妻子米歇尔才说,“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美国感到自豪。”意思是之前他们不为美国感到自豪。奥巴马的自传取名《来自父亲的梦想》。他从出生就被父亲抛弃,白人母亲把他带大,他跟父亲根本就没见过几面,但就因为他父亲是个共产主义者,所以他要继承父亲的梦想。在美国左派媒体众志成城的哄抬下,奥巴马进入白宫。他使美国阔步迈向社会主义的速度超过之前任何一届总统。难怪在西方国家领袖中,理解、欣赏、共鸣曼德拉的人,没有超过奥巴马的;他们是灵魂伙伴(soul mate)。知道灵魂伙伴之间的相互推崇会是多么倾心吗?

三是痛恨资本主义美国。这是和上一个捧曼德拉的原因相辅相成的。追求社会主义,就是因为反对资本主义;而反资本主义,则必定得反作为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

曼德拉明显是反美反西方的,所以他才会跟同样的反美独裁者卡扎菲、卡斯特罗、阿拉法特们是朋友。曼德拉曾公开歌颂卡斯特罗的“古巴革命一直激励着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独裁者给了曼德拉帮助,他念念不忘,尽心回报,而美国给予帮助,他则可以随口刻毒地咒骂美国(如前面所引)“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犯下了无法形容的暴行,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命。”

说到此,一定会有读者会问,对一个曾如此这般侮辱美国、且从未道歉的人,美国总统、前总统们怎么一溜烟(除身体欠佳的老布什之外)全都去参加葬礼呢?而且那么西方其他国家元首,包括保守派领袖,怎么也都蜂拥到南非呢?这就是西方左派媒体力量。

首先,政治家们要选票,不敢得罪左派主导的主流媒体;其次,媒体已经把曼德拉塑成了甘地、马丁路德金式的英雄(两个同样被西方媒体造出的“神”--我另文再论),这种观念已经在相当一大部分民众中深入人心。所以,别说政客们,就连绝大多数文人墨客也绝不敢对抗这股排山倒海般的“政治正确”潮流。虽说美国是自由世界,但如果你在哪个媒体工作,批曼德拉就完全可能丢掉饭碗。有几个人敢呢?这就又刷掉了一大批人。谁说大富翁都是支持资本主义的右派?事实上,支持媒体的大亨,除了刚跟中国女人离婚的默多克等极少数之外,大部分都是赚够了资本主义的钱却高调反资本主义的伪君子们。

当然,美国/西方也一定有少数坚持真实的敢言者。前美国副总统切尼就一直不认同(更不推崇)曼德拉;在2008年美国国会投票把曼德拉从“恐怖分子名单”拿下来时,他就投了反对票。

除了切尼这种真正的政治家之外,学者中则有更多的人不买曼德拉的账。比如加拿大专栏作家朱迪.麦克劳德(Judi McLeod)近日就痛批曼德拉的黑人国大党及他前妻温妮领导的杀害其他黑人的暴行。双亲是共产党员、自己也曾是左派、后来觉醒成为知名保守派的美国学者霍罗威茨(David Horowitz)在曼德拉去世时则毫不客气地写到∶“曼德拉以恐怖分子起家,之后也从没弃绝阿拉法特和卡斯特罗之类的暴君,而是把他们当作兄弟;他留下的南非是他政治生涯的罪证,而不是值得赞美的成就。”

但最感人、最真实、最有力、对曼德拉/奥巴马等黑人领袖最到位的痛斥,来自一位黑人牧师。请看这个视频∶

我并不完全认同他的话,尤其是他对黑人人种的质疑。但我认为,这位黑人牧师--James David Manning(纽约ATLAH教堂的首席牧师)才是真正爱黑人、发自内心要帮助黑人。他远比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奥巴马们勇敢--敢说那个种族不愿听的真实!他更使我坚信,黑人的问题,绝不是人种的问题。历史遗留的,是文化问题;当今面临的,是黑人领袖的问题。但是这位牧师让我看到黑人的希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31/14 02:23:53 AM
曹长青,一个有头脑的人,有独立见解的人,世人皆醉汝独醒,谢谢!
游客
   12/21/13 06:16:40 PM
这是一篇极有份量的文章,有确实的史实和现实的依据,曹先生的观点说出了不少人的心里话。这些左派们明知中共窃国后六十几年残酷迫害善良无辜人民,而自己却荒淫狂贪,近代中国出了多少为争取民族自由解放的 英烈,哪一个比不上这个后来坐上权力宝座,一直受尽吹捧的曼德拉?多少被打成右派的几十年被强制牢伇,平反后没得到起码的补偿,一波又一波不断的运动又出现多少斗恶魔的英雄,张志新,六。四,多少英雄抛头颅洒鲜血,哪一个比不上这个曼某?坏的是四十几年前的西方的首领们太天真,让共匪进入联合国,从此,它耍尽手段拉拢国际政党和谋体为它的合法执政寻找伙伴。以此掩盖一直在犯的涛天罪行。而另一个西方谋体为何要大肆歌颂曼德拉,因为搞民选时还要拉黑色人种的选票啊。但天在看,伪装的,虚假的,恶毒的,伤天良的没好报!我们优秀的中华儿女前仆后继用自己的双手和鲜血来救中华!
游客
   12/19/13 10:52:18 AM
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