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25万亿地方债震惊中央 转嫁百姓危机捂不住 图

47738
这些巨额债务在发行时,有些变身为银行理财产品,最终由普通民众购买。5月30日,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地方政府把债务转嫁给老百姓的秘密。 中共各地方政府首先主导注册一些名为“某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的融资平台,然后地方政府开始立项,比如:建机场、建高速公路、盖政府大楼等等。 这些融资平台拿着政府的项目找银行融资,一般是找那些与地方政府利益相关的城市商业银行。
 

\

中国大陆地方债的规模据专家估计高达到25万亿,在刚刚结束的中共经济会议上,地方债问题被单独提出来,凸显问题的严重性。最近出现的吉林信托兑付危机事件,暴露出地方债问题,再也遮掩不住。(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大陆地方债的规模据专家估计高达到25万亿,在刚刚结束的中共经济会议上,地方债问题被单独提出来,凸显问题的严重性。一直以来,中共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发行债务,将政府债务变身为理财产品,通过银行向民众发售,转嫁危机,使地方债问题变得更加隐秘。最近出现的吉林信托兑付危机事件,暴露出地方债问题,再也遮掩不住。

地方债严重震惊中央专家估计25~30万亿

中共12月13日闭幕的经济会议,“防控债务风险”首次被单列为任务之一。

对此,中共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表示,债务问题关联性比较大,关联到银行业,还关联到县、市、省和中央,中央感到问题严重,所以将债务问题单独提出来。

中共地方官员一直以来为升官虚报政绩、掩盖真相,中南海对地方债规模到底有多大也没有一个底。今年从8月1日起,中国大陆又启动了近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政府性债务审计工作,范围从中共中央一直到地方乡镇,涵盖了中共五级政府负债,审计重点包括政府直接举债、政府担保举债、政府承担偿债义务债务以及通过新的举债主体和举债方式形成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四种类型。

这次审计数据,陆媒报导称已经上报,称今年年底之前或会发布。

对于中共各层级政府的债务总额,12月5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估计在25万亿元到30万亿元,约占GDP的60%左右,其中不包括社保体系资金的缺口。

朱宁表示,多家券商研究机构都认可这一规模。

对于朱宁来说,中共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提供的隐性担保和信息不透明,是解决地方债比较棘手的问题。

而之前,2011年6月官方第一次发布地方债审计数据,截至2010年底,中国地方性债务总额已达10.72万亿元,其中约8.5亿元为银行贷款。

根据今年6月中共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底,抽查的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38,475.81亿元,比2010年增长12.94%。

2012年,有16个地区债务率超过100%。其中,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达188.95%,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14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已逾期181.70亿元,其中2个省会城市本级逾期债务率超过10%,最高的为16.36%,数据显示地方债局部风险巨大惊人。

地方债变身“银行理财产品”风险转嫁给百姓

中国大陆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由于中共信息不公开,一直没有准确的数据。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估计可能是21.9~24.4万亿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估计是26万亿元,上海交大金融学教授朱宁估计是25万亿元到30万亿元人民币。

这些巨额债务在发行时,有些变身为银行理财产品,最终由普通民众购买。5月30日,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地方政府把债务转嫁给老百姓的秘密。

中共各地方政府首先主导注册一些名为“某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的融资平台,然后地方政府开始立项,比如:建机场、建高速公路、盖政府大楼等等。

这些融资平台拿着政府的项目找银行融资,一般是找那些与地方政府利益相关的城市商业银行。

中共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投资的回报率往往低于资金成本,融出去的钱很难收回来,银行知道这些情况,就把债权转卖给信托公司。

接盘的信托公司为逃避风险,把这些债权打包成一个个“项目投资产品”,比如“城建公司修高速项目”等等理财产品。

信托公司把“理财产品”“回笼”到银行,让银行代理销售并拿取回扣。银行就印些广告,再开一间“理财室”、配个理财经理,打开电脑,看着储户的存款额,开始给闲钱多的“VIP客户”打电话推销。

在理财经理慇勤介绍和利息的诱惑下,这些VIP客户就开始买这些理财产品。至此,这些储户,或者说普通的老百姓,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债权人。

吉林信托10亿产品无法兑付地方债危机捂不住

据陆媒《第一财经日报》12月12日报导,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吉林信托”)12月2日发给其投资人的一份公告显示,其所管理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兑付危机。

大陆很多信托公司拥有地方政府背景(如吉林信托),成为地方政府融资的一个途径,从某种程度上讲,信托理财产品是地方债的一个变种。

对于这次兑付危机,吉林信托给出的答覆是“有可能这钱就还不上了,投资者得自己承担这个风险,和信托公司没有关系”。

大陆这类变身为理财产品的地方债出现的兑付危机,不是孤立现象。去年,华夏银行起步50万元一份的VIP产品让客户血本无归。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