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大陆地方债飙升惊人 三大问题成风险引爆点 组图

47963

 

 
地方债增长迅速2.5年飙升近70% 有三大问题凸显:一是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增长较快。二是部份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较重。2012年底,3个省级、99个市一级、195个县一级、3465个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债务偿还压力较大。三是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程度较高。2012年有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余额占到了这3级政府一类债务余额的37.23%。

\

中共国家审计署30日公布中共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地方债规模已疯狂膨胀,从发展状态来看有三大问题或将引爆地方债这颗炸弹。(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国家审计署30日公布《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总额20.7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为10.89万亿元。相比中共2011年相同统计口径的审计,地方债总额2年半飙升近70%。从两年来地方债的发展状态来看风险越来越大,成为中国经济运行轨道上的“炸弹”,有三大问题或致“炸弹”引爆。

地方债增长迅速2.5年飙升近70%

自2011年中共国家审计署审计地方政府债务之后,地方债规模不断增大、风险日益增高的问题已经引起了中共当局的关注。此后,在今年6月审计署公布的36个地方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已经有16个地区债务率超过100%,地方债局部风险已经凸显。

不久前结束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着力防控债务风险”列为明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也凸显中共当局对地方债风险的高度警惕。此前,在7月底急令审计署进行各级政府债务审计,欲摸清家底分清责任。

时隔近5个月,各界翘首以盼的中共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终于出炉。中共国家审计署30日公布《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70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地方政府占10.89万亿元。

分项来看,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8859.17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655.77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393.72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三项加总已经达到178908.66亿,相比2011年审计结果飙升近70%。

\

地方政府债务三项加总已经达到178908.66亿,相比2011年审计结果在短短两年半中飙升近70%。(网络图片)

中共审计署2011年对中共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担保责任和救助责任的债务进行了审计,公布2010年底为10.7万亿元人民币。

此前,“总体安全可控”是官方一直以来的说辞,可是规模越来越大的债务也令官方不敢小觑。据中共官媒12月31日报导,有些地方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有99个市一级债务率超100%,个别地区大规模举债引发的区域性风险可能将被揭发出来。

地方债三大问题凸显或阻城镇化进程

中共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称,对地方债快速发展积累起来的风险须保持警惕,尤其要防止下一步城镇化过程中出现地方债务的迅速膨胀,引发债务风险进一步扩大。

从地方债近两年的状态来看,有三大问题凸显:一是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增长较快。2013年,省市县三级比2010年底同口径增加38679.54亿元,年均增长19.97%,其中县级年均增长26.59%。审计署财政审计司副司长马晓方称,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增长比较快,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二是部份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较重。2012年底,3个省级、99个市一级、195个县一级、3465个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债务偿还压力较大。

三是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程度较高。2012年有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余额占到了这3级政府一类债务余额的37.23%。

在7月份,中共总理李克强曾把“控风险”与“稳增长”相并列,并与“调结构、促改革”一起,成为“统筹实策”的一部份。“控风险”的核心是地方债和房地产泡沫,且两者的关系是缠绕在一起的。在地方债务年均增长接近20%之际,中共当局频频释放信号,要遏制住未来两年的新增债务膨胀速度。

中共体制是主要原因

各界也在分析地方债疯狂膨胀的原因,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看来,地方政府唯GDP的政绩观以及政府财政体系的不健全,是导致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的两大根源。高培勇表示,无论规模多大,关键是如果根源仍在,还会不断产生更多的难以控制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学院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谢田博士(Dr. Frank Tian Xie)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数据历来造假,现在公布的数据意义不大,但各界都非常关注,中共不公布又不行。“并且只截止到6月份,而三、四季度才是举债的高峰期,这半年来不知道又增加了多少债务。”

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认为,中国政治体制中的“中央和地方关系”也是一个因素,由于诸多复杂的原因,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是扭曲的,目标并不一致。中央集权的体制下,地方政府可能更不负责任,这必然导致巨大的道德风险。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dajiyuanren@gmail.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