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海外媒体
外媒 中共散播恐惧 加强洗脑 记者处境艰难(图)

48076
 

中国记者面临更严审查
众多记者报道2013年3月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美联社图片)

据《华盛顿邮报》1月10日(周五)报道,王青雷在中央电视台当了十年的记者和制作人之后,厌倦了这个国家中对于记者来说越来越“令人窒息的环境”并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这一点。

结果自然是被辞退,王青雷随后写了一份告别信。他在其中感叹道在国家电视台的记者已经慢慢从监督者变成了“被操纵的小丑”。在中央电视台快速发展的同时,其频道也慢慢变得遭人唾弃。

在过去的十年,中共逐渐收紧了对新闻媒体的控制。现在,控制记者的行动已经大幅加剧。有很多美国新闻媒体聚焦外国记者在中国签证续签的困难,当地记者也冒着被解雇,甚至被判入狱的风险。

记者抱怨说,相比过去他们的报道被审查得越来越多,而最近几个月实施新的限制措施要求他们会见外国记者和商界人士之前要向当局提出申请。

在2013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全国记者被强制参加思想教育,学习新闻工作的“马克思主义观”,并参加对共产党的种种口号知识的选择题考试。

与此同时,中国主要的新闻学校都将会有一个省级宣传官员作为学校主要的管理人员。教授们说,这会剥夺他们现在大学里享受的学术自由。

专家称,政府对于社交媒体和网络越来越大的影响感到惊慌,无论是当地记者还是外国记者写的批判性文章会迅速传遍全球。同时,国内逐渐高涨的抗议潮流以及在国外的阻碍使得政府决定尽一切努力保证自身的生存。

散播恐惧

中国一直属于全球新闻自由报告中最受压制的国家,虽然没有伊朗和朝鲜苛刻,但是比古巴和越南严重。尽管有一些记者在这里进行很有意义的调查,但其报道很少会发表。

记者有时会称他们的职业是“戴着镣铐跳舞”。镣铐是由宣传部提供的,通过给编辑的指令来了解什么可以报道和什么不能报道。《南方周末》的记者说他们在一年内会收到超过1000条这样的消息。某些话题,例如1989年天安门示威或者对主席的批评显然是禁区,对西藏的军事或宗教问题的独立报告也没有什么报道空间。但在其他方面,限制略为模糊。

去年一月《南方周末》的记者对某一个方面的审查进行了一次罕见的抗议,当局的反应则是加强控制。

有几个记者被当成例子处理,来使他们的同事屈服。十一月,调查记者罗昌平从全球反腐败监督国际透明组织获奖后不久,被调离一家主要经济杂志。这位33岁的罗先生用他的接受提名演讲来批评笼罩着北京的“政治烟雾”时,可能已经超越了当局容忍的限度。

其他的记者则面临更糟的命运:保护记者委员会称,有32名记者,编辑和博主被关押。

一位财经记者,因为她没有被授权对外国记者发言而无法透露姓名,她称她的很多故事最终会被删除,特别是关于国有企业或中共高层家族拥有公司的负面报道。许多强大的企业贿赂被当地宣传部门的官员,或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来抹去负面报道,她说道。

“如果中国不能拥有对商务人士和企业良好可靠的报告,可能对任何希望在中国做生意或与中国公司做生意的人造成潜在的破坏性影响,”香港大学中国传媒项目的David Bandurski说道。

思想教育并不是新招,自1978年以来大约每十年都会进行此类课程。但令人吃惊的是当中国继续实行经济自由化时,这种思想教育仍然在进行。

“这等于是说:‘不要忘记你是在为谁工作。我们可以让你丢掉工作,’”DavidBandurski说。“这是散播恐惧。”

余辰(音译)在2012年之前是一名调查记者,因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军队应该服从国家而不是共产党而被解雇。

“再也没有人愿意挑战极限,而冒险者并不多,”他说道。

点击看原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