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2014中国金融崩溃第一枪 中诚40亿血本无归

48087

 

 
2014年1月31日,就是中诚30亿矿产信托的兑付大限,振富集团已经破产清算完毕现在其净资产预计不会高于5亿,意味着中诚信托已向投资者宣告无法按照预期值兑付当期收益和本金。而中诚信托注册资本金只有24亿。同时兑付危机牵涉工商银行。

\

2014年1月31日,就是中诚30亿矿产信托的兑付大限,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名下矿厂停产、核心资产短期难于变现。至今没有信托敢于打破“刚性兑付”潜规则,宁可自掏腰包,也要全额兑付投资者,而中诚一案的复杂性和庞大金额将成为“第一单”信托无法兑付的大案,打响2014中国金融危机第一枪.

此案惊动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副行长罗熹,亲自赴山西几次商谈如何善后,此案绝对不可小视.

这是因为中诚信托确实很冤枉,当初这30亿信托是工行山西分行“推荐”项目,中诚扮演的角色实为“通道”,甚至刚开始时鉴于项目本身存在的瑕疵中诚并不愿意承接,可最终仍在银行神秘内部人士力推下成行。但中诚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而工行山西分行虽然在法律上可以置身事外,但是当年的信托是工行山西分行代销的,客户会对银行失去信任.

无论是中诚还是工行山西分行,都不愿意承担这30亿资金赔偿,中诚当年以为工行牵头,没有尽心去做禁止调查报告,以为大不了银行到最后兜底,实在不行发贷款换信托,但是如今银行钱荒,且资金成本高昂,银行不愿意为信托黑洞买单,并且从法律上讲,银行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替信托兑付账单.双方扯皮,互相推诿,离大限不到20天,没有一点缓和的迹象

中诚在项目最终到期前的最后一个分配日,中诚信托已向投资者宣告无法按照预期值兑付当期收益。现在本金也不会有了.振富集团已经破产清算完毕,净资产拍卖优先偿还第一债权人的债务,吕梁县公安局按非法集资办理此案,拍卖所得款项优先也是给那些民间投资者,也就是说这个集团只有负债,负资产.并且该集团2010年净资产为11亿,当时煤炭处于高点,近期煤炭资产大幅度缩水,加上工人私下拿走机械设备顶工资,现在其净资产预计不会高于5亿.这5亿也主要是赔偿那些当地民众,远轮不到信托.

实际这只是沧海一粟,同样性质的信托项目多如牛毛,10万亿的信托项目恐怕有一半都是涉及非法融资,民间集资,主要就是矿业和房地产.中央对此心知肚明,元旦过后就发布了《关于清理规范非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通知》严禁非法吸收存款、非法集资、非法理财、高利放贷,但早就晚了,非法民间集资的高潮在2010年就开始了,现在要一刀切,最少也有数万亿资金链断裂,无数担保跑路.

元旦过后中央也发了针对信托和影子银行的107号文,对信托业打击非常大,很多信托业都在找新工作.如果中央救援了中诚30亿项目,那等于宣布107号文是废纸,107号文还没推广1个月呢,就宣布为废纸,这显然绝对不可能.可以肯定,中央绝不会救援这个信托,任其覆灭.

工行山西分行也不会救援,人家在法律上无责任,工行山西分行也不会给中诚信托发贷款让其渡过难关,因为那样首先不合银行规矩,那有靠贷款兑付信托的例子,不仅不合规矩,还绝对违法.其次贷款给中诚就等于承认自己有过失,可银行是坚称自己无过错,中诚的尽职调查报告没尽心去做才导致的危机.最后只有让投资者倒霉咯.

2014年我们将会见到无数这样的事件,信托委托贷款理财都会是重灾区,血本无归将比比皆是,这将会导致金融崩溃.2010年信贷泛滥时期,这种和煤炭挂钩的信托多如牛毛,如今煤炭行业景气暴跌,大批信托会血本无归.而1年期的房地产信托更多,在2014年地产景气大滑坡的情况,同样会有大批信托血本无归.


传工行兜底中诚30亿矿信托窟窿姜建清亲赴山西会谈


理财周报2012-12-11
 
 
 

理财周报《矿信托头号重案独家调查:中诚信托30亿红色警报,托管行工行愤怒》有下文:工行或出手

  理财周报滕晓萌/北京报道

  一位山西商业银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此前曾引起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的中诚信托有关振富集团30亿的信托计划(详见理财周报6月25日《矿产信托头号重案独家调查:中诚信托30亿红色警报,托管行工行愤怒》),根据此前工行、中诚信托和山西政府三方会谈结果,最终的解决方案很可能由工行或者其关联方解决。但是他无法证实是否由工行完全承担信托产品损失。

  而业内另一个传闻则表示,振富集团的资产最终可能由华融资产接手处置。

  工行行长杨凯生拒绝对这些传言发表评论。而工行内部人士则表示,这一信托计划的处置还在进行中,目前尚无最后定论。

  王平彦被认定非法集资4亿元

  理财周报记者从吕梁市公安局获悉,振富集团控制人王平彦的案件已经侦查完毕,移交法院系统。

  根据此前中诚信托公告,振富集团二季度有三起诉讼案件,均因帐外民间融资所引发。实际上,也就是民间高利贷。

  但是吕梁市公安局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也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件涉及总规模为41293万元。

  这涉及到中诚信托2011年2月1日成立的“2010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很有可能无法到期兑付问题。

  中诚信托这一产品托管在工行,为工行山西分行销售。

  姜建清罗熹亲赴山西谈判

  此前工行曾经公开表示,这一产品的善后处理将严格遵守托管和代销的协议,工行不会为具体产品的投资风险兜底。

  但是山西银行业界流传的说法是,振富集团本为工行山西分行客户,山西分行没有从正常渠道为其办理贷款,而是推荐了中诚信托发产品的方式为其提供融资。因此中诚信托认为工行在其中也有责任。

  一家国有大行投行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对于规模较大的民企项目,现在很多银行都倾向于用信托或者投行发债的方式为其解决融资问题。贷款额度更多用于安全边际较高的国企大项目、基建项目,以及利润较高、国家也明确鼓励的小微贷款。

  一位工行山西分行前员工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据他了解,此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工行副行长罗熹、以及中诚信托领导,都曾经亲赴山西,与山西省级领导会谈。

  “罗熹副行长明确表示工行只是托管和代销,不会承担投资损失。但是工行的压力也非常大。”他说。

  按照一般信托产品合同规定,并无保本条款。但是中国信托行业目前仍然沿用刚性兑付原则,大部分被怀疑有风险的产品最终都能通过多方努力如期兑付本金和利息。

  而一位接近银监会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银监会非银部也认为,现有法律和文件并没有规定信托“刚性兑付”,因此长期来看这一局面肯定将有所改变。但是中诚这一项目情况复杂,在处理上银监会并不倾向于让这一产品以血本无归或者亏掉大半的情况清盘。

  山西银行界很多人认为,最终很有可能双方达成妥协。一方面中诚信托从振富集团的资产清算处理中争取较好安排,中诚本身也有充裕资本金保证;另外一方面工行仍然将以某种方式参与最后的资产处置,分担损失。

  由于这一产品是股权入资,所以其清偿顺序将在职工工资、税务、银行和民间债权人之后。

  工行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这一产品的处理还在进行中,目前并无定论或者更多的信息。

  一位吕梁市银监局的官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处理方案仍然以中诚和工行为主,银监系统不掌握全部信息。

  但是业界已经有传言认为,鉴于振富集团可能破产清算,工行即便投入资金,也师出无名,所以不排除引入专业资产管理公司处理。而与工行关系密切的华融资产可能成为首选。

  理财周报记者就此致电工行行长杨凯生,他拒绝予以评论。

  中诚的这一产品,将在2014年到期。如果按照预期收益率兑付,届时将需要40亿元左右支付给信托持有人。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