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法广专访陈小鲁谈文革与红二代 图

48353
 
\
陈小鲁
作者 杨眉
 
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标志性人物、开国元勋宋任穷之女、北师大附中学生宋彬彬1月12日回到母校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再度掀起舆论界有关文革以及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历史评价的讨论。去年十月,另一位红二代代表,前中国外长陈毅之子陈小鲁也回到母校,向曾经被自己批斗过的老师们公开道歉,此举也曾经一度引发海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
如果说陈小鲁的道歉曾经引发海内外舆论不少积极的评价的话,宋彬彬的道歉却使各界议论纷纷,有舆论质疑宋彬彬是否诚心道歉,怀疑她是借此机会洗涮自己的过去,有评论甚至认为宋彬彬,乃至陈小鲁的道歉,都只不过是红二代们在作秀,是习近平上台之后红二代们为改善自己的形象演出一场为赢得眼泪与掌声的政治秀。
本台驻北京记者斯特凡•拉加德曾经在陈小鲁道歉之后对他进行长时间的采访,陈小鲁在访谈中介绍了他道歉的现场经过以及他之所以要道歉的原因,他还坦率地表达了他对文革、毛泽东以及红二代的看法。
在今天的当今世界节目中,本台有选择地向听众朋友们介绍访谈中的几个精彩的片段,或许可以帮助大家进一步了解红二代就文革中的行为道歉的初衷。
法广:请您介绍一下回母校道歉的具体经过,这是您首次向老师道歉吗?

陈小鲁:文化革命结束以后就我们回到学校,参加一些校庆活动等,从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许多同学就借校庆等场合向以前的一些老师做私下的道歉,但是,专门为道歉举行会议这还是第一次。我们这次就开门见山地向老师举行了道歉。其实,道歉并不是我们会议的主要话题。因为,有许多老师都说校领导现在年龄都大了,经不起刺激,要求我们把道歉的话题冲淡一点,担心有些年纪大的老师会心脏病发作,所以,我们更多的时间是交流学校的生活。所以我们会议的话题其实是感恩,道歉和祝福。我们当时有一位老师就泣不成声,因为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文革中去世。所以,我们当时更多的时间是跟老师谈家常,老师的态度也非常明确,文革的时候人人都造反,所以,你们也造反,这没什么奇怪的。不过有些事情做得过火了,如果你们现在能够反思道歉,这就不错了。有个老师甚至说,他当时是团委书记,他说讲课的时候老师和你们天天讲阶级斗争,所以你们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得那么紧,文革来了,你们斗我们,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法广:您在博客中说有必要对文革进行反思,为什么这么说?

 

陈小鲁:我在多个场合提到反思的时候,我都没有追究毛泽东,或者江青、四人帮的责任,我主要是从自己的身上寻找责任。因为,我认为文化大革命最大的问题是一个违反宪法的问题。其实在文革刚结束时对文革的评论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当时大家对国家的混乱对文革的伤害都记忆犹新,但是,三十年之后,尤其是今天中国粉碎四人帮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新一代人对文革没有什么了解,文革留下的历史记载上基本上都是一些肤浅的表面的报道,而没有什么干部被打死,被批斗的记载。今天的年轻人如果要从文字上去了解文革的话他不会看到文革历史上侵犯人权的报道。这就是对历史的弯曲。但这不是他们的错。而中国政权在八十年代之后就不再谈论文革了,好像这一页历史已经翻过去了,而其实,这一页并没有翻过去。我们这代人已经老了,没有几年可活了。我们知道虽然文化革命不可能重演,但是,文革的基因依然存在。如果我们的后代不了解文革的历史的话,那么,这一幕就有可能会重演。记得2011年国内掀起反日游行的时候,就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日本汽车主的行为,甚至还打死人了。其实,我认为打人本身并不可怕,总有人会因为对社会不满,而发泄打人,可怕的是当时在场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就没有人站出来制止这一行为,因为他们不一定赞同打人的做法,但是,他们却不敢站出来阻止。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出来反对,就会被戴上汉奸的帽子,甚至也被殴打。所以他们就被恐惧所控制住,这就是文革的翻版。谁的行为越极端就越能够掌控多数。所以,我们应该从文革中吸取教训。

法广:您认为谁应该对文革的灾难性的后果负责?您本人怎么评价毛泽东?
陈小鲁:至于对文革的评价1980年中共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此作出了官方的评价。指出这是一场由毛泽东错误发动、被四人帮和林彪错误利用的运动,这场运动没有任何进步意义,是一场灾难。大致就是这些。至于如何评价毛泽东,我觉得毛泽东还是一个伟大的领袖,但是,他犯了很多的错误。

法广:今天红二代中有经商的,也有从政的,他们之间是否存在帮派?对某些红二代,比如说薄熙来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陈小鲁:所谓的红二代指的是文革以前局以上的干部的孩子,以前高干的标准是十三级以上,也就是师局长以上的干部,今天这些干部的总人数也不过是两万人,文革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应该是一万人,这些人如果每人有四个孩子的话,红二代的总人数也不过是四万人,这对人口十四亿的中国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应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政治力量。当然,作为干部子弟,他们具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就那习近平主席来说,他也是三十年前从村干部一步一步的艰难地走过来的。所以,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应该拒绝任何人的个人努力,实现他们个人的理想。我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我很早就下海了,虽然没有发大财,但也过得去。红二代作为一个整体的特点就是对红色传统的认同,但是,对今天的现实,他们各自的观点都是不同的,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比如说,对薄熙来事件,红二代之间自然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也谈不上是什么帮派。

感谢陈小鲁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感谢斯特凡•拉加德提供采访录音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