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独裁者的进化:收编、分化、假民主》 图

48449

 

\

作者安娜

今天的极权政权领导者与二十世纪的独裁者佑什么不同?台湾的“左岸文化出版社”刚刚在1月份推出一本译著:美国作者威廉.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所写的《独裁者的进化:收编、分化、假民主》。

在这本书中,作者指出:今天的极权政权领导者与二十世纪的独裁者不同,不像朝鲜那样完全冻结在时光里,还继续用劳改营、暴力、洗脑的手段控制人民。新兴的极权国家,如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它不会变成警察国家,反而给人民许多表面与程序上的自由,并渗透这些自由。在经济上,新的独裁者更聪明,不再封闭守贫,切断与世界的联繫。他懂得从全球体系获得资源,却不会失去自己的统治权。

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在独裁者与民主阵营的战争中,阿拉伯之春令人为之一振。埃及、突尼斯与也门的暴君都被赶下台。但阿拉伯世界只是第一战线。从委内瑞拉到中国,从苏联到马来西亚,从到缅甸到伊朗,这么多国家的极权政权还是极力巩固权力,并设法面对最难预料与最大的威胁──人民。

作者认为,虽然独裁者越来越灵活,反抗者的“花招”也越来越多。独裁者现在要对付的人可多了:慈善家、学者、部落客、非政府组织与学生团体。这些人现在都有能力在片刻间透过网路将讯息传出,比如伊朗的绿色革命甚至被称为“推特”「Twitter革命」。

作者甚至形容:在世界各地,独裁者与反抗者的战争正要开打。这是猫与老鼠的战争,两边都展现高超的斗志,都在磨练战力。它是我们这时代的战争。作者道布森以他最具创见的报导、最聪慧的分析,为我们揭开今天独裁政权的内部运作。

作者道布森,一九七三年生于纽约,毕业于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目前为网路杂志《Slate》政治与外交版的编辑。

在阿拉伯之春的运动高峰时,他接受《华盛顿邮报》委託前往当地,第一手采访现场实况。《独裁者的进化》是道布森的第一本著作,《外交事务》、《大西洋周刊》等重量政经杂志皆选为2012年度选书。

“今天,要当一个独裁者并不容易”——作者在书的序言中说,就在没多久以前,独裁者──不论是民族主义军头、革命英雄或共产党党棍──往往会利用武力镇压,让人民不敢轻举妄动。斯大林把成千上万人送进古拉格。毛泽东则针对知识分子、走资派、以及任何在他心目中不够“红”的人,发动大规模的整风运动。之后毛还发起大跃进,在短短几年之内就饿死三千五百万人。

乌干达独裁者伊迪‧阿敏的政权杀死了五十万人。在三年之中,大约两百万柬埔寨人死于波尔布特的杀戳战场。一九八二年二月,叙利亚的阿萨德(Hofez Assad)镇压了哈马市(Hama)的市民起义,他以攻击直昇机以及重砲武器包围该城市,而他的军队进城后,即挨家挨户入侵民宅,到了二月结束之前,已造成两万五千名叙利亚人死亡。

作者在书中分析:独裁者仍然有犯下滔天大罪的能力。然而,今天的暴君比起过去遇到更多抵抗的力量。冷战结束以后,许多独裁者失去了主要的支持者及金主苏联。一夜之间,民运组织遍地开花,另有西方的专业人士、人权运动人士以及选举观察者蓄势待发,准备揭发违背人权、贪污腐化、选举舞弊等情事。二十年前,当坦克车开进天安门广场时,北京的领导人只须注意广场上是否出现摄影镜头的反光,在宣布戒严以后立刻把CNN的插头拔掉,让画面播不出去即可。但这样的好事已经没有了。二○○六年,一群欧洲的登山客在喜马拉雅山区高达一万九千英呎的山隘口,拍摄了中国军人射杀僧人、女子、小孩的影片,它很快就出现在 YouTube上面,国际人权团体立即对中国射杀难民做出谴责。

二○一一年,叙利亚禁止所有外国记者报导国内反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即哈菲兹‧阿萨德之子)政府的人民起义事件。没关系,当政府的狙击手射杀和平示威者、送葬行列成為枪击对象时,叙利亚异议人士也在网路上张贴政府残暴镇压触目惊心的画面。今日,全球的独裁者不能再梦想他们的恶行永远不为人知,只要他们下令镇压──即使是远在喜马拉雅的高山隘口──都有可能被 iPhone拍下来,立即传播到世界各地去。专制独裁的代价没有比现在更为高昂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