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何清涟:2013中美关系导引下的世界拐点

48529
2013年的中美关系对世界格局影响甚大。在中国持续的〝合理冲撞〞之下,美国不断退让。12月初发生的中美军舰南海〝相撞〞事件,表明中国还会继续不断探底,扩大自己的国际空间,并改写国际游戏规则。
 


这不仅意味着中美关系进入拐点,也意味着亚太地区国家必须调整自身与中国的关系。

北京数度探底 华府节节退让

简单回顾2013年的中美关系,可描述为:以网路战开局,以两国军舰12月5日在南中国海〝误撞〞收尾,其中6月份发生的〝史诺登事件〞可视为两国关系的战略转折。

中国骇客大规模入侵世界各国网路,是美、英、德、加拿大等国近年指责中国、要求制订网路战游戏规则的主因。面对各种指责,中国只能装聋作哑并矢口否认。奥巴马政府准备了大量证据,满心指望与习近平会面时商谈出结果。但2013年6月间发生的史诺登事件却让形势发生180度大逆转。

史诺登爆料的时机完全适应了中国的需要,时值欧习会谈结束的当晚(即台北时间6月9日上午)、奥巴马试图与习近平商讨解决中国骇客攻击之时。史诺登通过公布美国监控电话与网路,成功地证明了美国的民主人权是虚伪的,同时把奥巴马行政当局拖入国际纷争的泥潭。那时候,美英德等国指责中国骇客入侵本国网路长达数月,且形成同仇敌忾之势,史诺登的指控让形势大逆转: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骇客帝国,中国反而成了〝受害者〞。

尽管所有现象,包括奉命与史诺登接触的香港律师何俊仁事后在文章中都表明,北京在充分利用史诺登这位美国安全局情报人员,比如事先有人为史诺登安排香港之行,在港蛰居一段时间后适时安排采访,并在采访结束后立即躲进了有人为他准备好的安全屋,事后港府拒不理睬美国引渡的要求,将史诺登送上离港的飞机等,但美国除了表示气愤与遗憾之外,对北京并无他法。

但美国受损巨大,至今还未能从史诺登事件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来。中国从中品尝到〝战略性反攻〞的成功快感。

防空识别区:中国成功改变了国际规则

利用史诺登事件这一回合赢得过于容易,中国〝乘胜追击〞。2013年11月23日,中国划设了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一由中国划设的新防空区和日本40 多年前宣布的类似防空区都位于争议岛屿上空,这些岛屿在日本被称为尖阁诸岛,在中国被称为钓鱼岛,二者在空域中重叠。

世界全都睁大眼睛看美国如何应对。用中国官媒的话来说,美国的态度是〝先硬后软〞。所谓〝硬〞,是指11月26日五角大楼派遣两架B-52战略轰炸机飞越识别区后返航,以及美日韩三国军机多次飞越东海防空识别区。就在国际媒体纷纷引用中共前领袖毛泽东当年的〝纸老虎〞典故讽刺北京之时,白宫又让美航空公司向中国通报飞行计画,等于变相承认中国设置的防空识别区。

美国表态之后,各国自然随之而上,目前已有20个以上国家和地区的航空公司向中国政府通报了飞行计画,日本国土交通省也只好顺势走。更让中国高兴的是,驻日美军战斗机在冲绳久米岛町鸟岛的实弹射击训练,今后将迁往日本本土青森县三泽对地射爆击场进行。结合美国近日对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不要求撤销的态度,只能说是美方的退让。

监于中日关系日趋紧张,日本应首相安倍的要求,通过了新的国防开支预算案,规定2014年到2019年,日本国防开支将增加5%,用2,470亿美元购买无人侦察机、潜艇、战斗机和两栖车辆。安倍首相还希望修改日本的和平宪法,帮助应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性问题。但日本国民这些年过度推崇和平(有日本人讽刺为患了〝和平痴呆症〞),是否能够支持安倍首相的动议,是个问题。

美国开始考虑退出领导者角色

美国近两、三年以来,在处理国际冲突及各类大事件,如叙利亚内战、埃及二次革命等,已经深感力不从心,这与美国国力衰退有关。自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债台高筑,加上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复苏较慢,承担世界领导责任时,经济能力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已意识到应该逐步退出世界领导这一角色。这有两大征兆可寻。

一,美国公众不希望美国太多地干预国际事务。这方面征兆显示得较迟缓,但会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美国人自2008年以来经历了经济下滑与失业等各种困难,对美国国力与大国责任的看法有所改变。2013年10月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做了一项调查,其中一组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美国人认为美国花太多精力处理国际问题,目前美国的国力和国际地位正在衰退,希望美国在国际上〝少管閒事〞。该调查还发现,超过半数的美国人不认同总统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二,美国的政治精英萌生退意。目前执掌白宫的奥巴马团队就是萌生退意的代表。我早就指出过一件事实,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之初,曾委托美国东西方研究所(纽约)制定对华政策,该所邀请中国外交部属下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从〝中国视角〞出发参与起草美国的〝对华政策期望清单〞,清单中一半内容由中方撰写。这种做法在美国历史上属于开天辟地第一次。而中国也就真开列出了一张清单,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五个伙伴关系:经济伙伴关系、反恐伙伴关系、防扩散伙伴关系、绿色伙伴关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目的就希望美国放弃〝价值观外交〞,尊重北京政府的〝核心利益〞即中共一党独裁的执政地位。

美国副总统拜登是奥巴马的好助手。2013年年初拜登曾引威廉.巴特勒.叶芝《1916年复活节周日》(Easter Sunday 1916)来形容2013年的太平洋地区,〝‘一切都变了,彻底变了,一种恐怖之美业已诞生。〞什么是拜登眼中的〝变化〞与〝恐怖之美〞呢?他的解释如下:美国和中国〝正处在人们所说的机遇期,为21世纪的发展道路设定了某种方向。我认为影响就是这么深远。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在的位置,我们正处在彼此关系中的拐点——不光是同中国的关系,还包括同整个地区的关系。〞

由此可见,奥巴马与拜登这一对白宫搭档早已做好迎接中国君临太平洋地区的心理准备,只是监于种种政治考量,采取且战且退的策略,那〝战〞,在更多的时候是虚幌一枪。

中国:乐于改写规则,拒绝承担责任

中国方面早已做好改写国际规则的准备。2011年11月13日,在夏威夷APEC峰会结束时举行的记者会上,奥巴马要求中国停止〝玩弄〞国际体系,在与世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需要像一个〝成年人〞那样行事。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庞森的回应算是说出了北京的心里话:〝如果这些规则是通过协议共同制订出来的而且中国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么中国将会遵守这些规则。如果规则是由一个国家或是几个国家决定的,中国没有遵守它们的义务。〞

美国从〝二战〞后期开始,承担的是世界领导者角色,负责维护国际秩序。中国一些研究国际关系学者们也承认,中国及中国人民都是现存国际秩序的受益者。中国现在对美挑战是为了争夺更多的自身利益,让世界以大国之礼敬之尊之,但并非为了承担美国这类承担重大义务与责任的领导者。欧盟的法国、德国尤其是前者,对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一向是羡慕、嫉妒、恨,如今至少也该考虑美国如果撤出中东,他们应该如何维护该地区的安全,以保证自身的能源供应。

至于美国,就算放弃领导责任,其国防能力之强大,以及国内资源之充裕,一点也不影响其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


文章来源:《看杂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