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归去来兮  >  休闲养生
反中华传统文化 春晚还有救吗?

48945

 

横河:我觉得是跟春晚的本身的定位是有关系的。春晚不是像冯小刚所说的是一个新民俗,它并不是一个民俗。因为你如果说是民俗,你要改变一部分很难的话,那实际上等于是把责任推到观众身上,观众已经对它有一个固定的要求了,你必须满足这个要求;现在恰恰是观众的要求不能够得到满足。所以正好是反过来的。

现在冯小刚为什么不能够按照自己的需要或者自己的想法去改变春晚呢?也就说他的力量是抗不过给这个春晚定位的人。所以更多的是因为春晚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宣传,它就定位在这个地方,因此政治正确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这个的话,那它花这么多钱,花这么多力量去办春晚干什么?出钱的人不想让你办你想办的样子,这是最关键的,而且出钱允许你办的人他不会让你办成你想办的样子,这是任何一个人去当导演,都不可能改变的。这个已经改变过很多次了,没有一次最后让大家觉得有些许变化,都没有了。

主持人:另外一点我觉得,很多有个性的明星或者大腕也不愿意上春晚,比如说最近最有名的就是李娜和崔健。还有观众批评说春晚向大家传递的是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两方面是不是也是春晚不好看的原因那,您觉得?

横河:这倒是很重要的原因。你知道像崔健为什么邀请他上春晚,他为什么拒绝上春晚?这个就很有讲究了,就是邀请他上春晚的目的,肯定说是因为春晚现在不好看、不叫座。要去找一些在民间呼声很高的、地位很高的人,就是大家都喜欢的那些艺术家,想把他们请上来。

那么为什么他拒绝呢?就很重要的因素是,请他上来除了叫座以外,能够拉更多的观众以外,还需要宣传他所需要宣传的东西。因此拉崔健上来,第一个要求就是他的歌词必须改,因为那个歌词不是他们要的。那一改歌词的话,崔健就不是崔健了,所以崔健就不愿意上,所以无论是请他上,还是他拒绝上,原因是一样的。

春晚向大家传递的是一种什么人生观,什么价值观?春晚放在那个时间点上,本来是为了过年的,但是实际上现在不是为了大家欢欢喜喜过年,而是利用大家过年的这种心态,来接受他所想给大家的东西,也就是所说的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是大家想过年。什么是年?年就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一个传统和破坏传统的价值观,要灌输给大家的是破坏传统的价值观,这两者本身就矛盾了。所以只要是这个问题不解决,春晚永远不好看。

主持人:我们现在也都知道春晚不好看,那中国的观众他也知道春晚不好看,可是还有那么多人去看春晚。很多人说他看春晚,就是为了看完以后去骂春晚。那我的问题就是说,你既然这么难受,你为什么不去干点别的,为什么还要坐那看春晚?

横河:这就是春晚想达到的目的了。就是春晚当时定位的时候,设计出来的时候,当然很难说,在83年定春晚的时候,那些人怎么想的,但是事实上在设计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定了,就是要有一个主旋律,要有一个主旋律给大家定调,就是文艺欣赏,给大家的热闹啊,或者是娱乐活动啊,这个基调这是它最基本的部分。这个部分出来以后,后来就变成一个在很长时间,除夕晚上的文艺节目,好的节目都不准播,只能看春晚。这个时候就把中国过年气氛就变化了,确实是形成了一个新的习惯,这个习惯不能说是民俗,这是强制,强制性的。就是在除夕晚上,除了看春晚,你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就是让大家养成习惯了,养成习惯以后哪,确实你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你不像在其他的国家,就是你在一个固定的时间,你说你不愿意干这个,你可以干那个,那个是很多很多的。没有一个所谓的法定的节日是由官方来规定大家怎么过的,或者是官方给一个全民只能看的一个东西,一个频道、或者一个电视。

主持人: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横河:对,没有选择的余地的。尽管这些年已经有了一些选择了,但是相对来说,地方台仍然不能跟中央台相比。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个就是被迫看春晚的这么一种习惯。你们想如果说中宣部或者是央视不再去办春晚,如果中共不再宣传舆论方面去控制的话,那么不管是民间也好,还是各个地方也好,一定会出很多很多,除了电视以外还有很多很多其他方面的娱乐活动,可以让大家在除夕的时候,过一个很好、很快乐的除夕的。我想这个在世界各地都应该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对,因为你看古代,它也没有电视,但是古人过年他就很热闹。就是从腊月23开始过小年,一直到正月15号元宵节吧,这一个月的时间,好像每天他都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说法,然后会一直持续下去。我就是说现在的人怎么就觉得好像除了离开电视,他就没有事情可做了呢?

横河:当然一方面跟这个电视的出现有关系,确实世界上各个国家可能在电视出现以后,人与人之间这种直接的交往就少多了。网路出现也是一个同样情况,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两个小孩并肩坐着,在电脑上两个人在交流,飞快在打字,问他们干什么?原来他们两个人在对话。就说以前平常是不会有这种事情的,但是达到在中国这种就是以一个春晚统治绝大部分观众,绝大部分网民和观众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过,因为别的各种这个导致人和人之间直接关系减弱的因素,它还没有到某一个因素可以垄断所有的人际交往的。

西方现在不是说过这个年啦,就是在一般的比较大节日,像Thanks Giving感恩节啊、圣诞节啊,这种家庭团聚的时间的话,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是占了一个主导地位的。

我觉得从传统来说的话,这种节日是草根性的,就是说中国的这个过新年,它不是哪一个政府规定大家必须过这个年的,它是经过几千年慢慢地大家形成的习惯,各地玩都玩不过来的东西都是自己创造的,它不是哪一个人规定你必须玩这个玩那个的。

因为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你要一规定肯定大家就觉得没有意思了,越没有意思就是一年比一年不如。你想中国的过年至少也有几千年了,这几千年来也没有说大家过得越来越没劲嘛,也没有这种事情嘛,大家都是过得越来越有劲。即使是到了现代社会,电视时代、网路时代的时候,西方很多节日也是越过越热闹。主持人:就像圣诞节是不是?

横河:对呀!主持人:因为传统还要保留着,然后同时他也可以欣赏到电视这种现代化的东西,也都可以。

横河:对,本身不应该是有冲突的。主持人:我们看春晚会看到一个规律,每年春晚都会邀请很多外国人来春晚上表演,来吸引中国的观众。同时我们又看到一个现象,就是中共这几年又花了很多的钱,把自己的节目送到国外去,所谓的增强软实力。那么我们就觉得这两个方面非常的矛盾,也就是说你自己的节目,你自己的所谓创造出来那些文艺东西,连自己的国人都吸引不了,它怎么还能够吸引国外的人呢?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的,软实力其实是要有内涵的,做为中共自己想建立的一个软实力,这个是什么东西,你首先要搞清楚。就是它所要建立的软实力,跟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没有关系的,所有软实力包括思想、包括文化对不对?在思想和文化上,中共没有任何创新,它的思想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那里继承下来的。到现在为止,尽管说大家都不相信了,但是实际上它并没有任何创新的东西。传统文化跟中共的统治是有冲突的,所以传统文化它是要破坏的,最近尽管它把传统文化那些皮毛拿出来了,但是传统文化的精华、精髓,敬天敬神的这种传统文化,它是不可能把它恢复起来,因为这对它是不利的。它们软实力事实上就是把中共的形像变成一个世界上能够接受的,在国际上是这样的,所以导致它不可能有创造力的,因为创造力的文化不是说由政府来推动的,而一个有文化的创造力和对世界的吸引力,是你文化本身内涵的力量。中共实际上没有,它要造出的一个东西来,从头到尾要造出一个它认为有利的东西来吸引别人。

这个软实力它在世界上肯定当然就要失败,不可能成功,因为其实它没有东西。那么国内怎么办呢?所以它每年就要吸引一些世界上著名的影星,这是春晚的一个传统,其实就是作为一种娱乐活动,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邀请外国人来演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春晚实际上它是把它做为一个吸引点,就是说别的可能都没有吸引力了,想用这一个来吸引观众。

主持人:就是靠这几个外国人给撑起来的。

横河:就是靠这些外国人撑起来。早期的时候实际上是靠港、台明星撑起来,后来港、台明星渐渐的大家都熟悉了,又撑不起来了。而且港、台明星能上春晚慢慢慢慢也被规范进去了,所以现在你看,今年又搞一个法国的、韩国的。其实每年都这样的,都搞一些外国人的面孔想来吸引,但因为它本身已经不是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了,它只能做为一种辅助的东西存在。现在把它做为主基调,那当然也是要失败的。

因为这些人其实他跟中国的过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并不是说是中国的这个过年,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份,所以他们加入进来。正好是相反的,他们实际上跟中国的这个年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冯小刚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就说春晚远不是一个春晚导演的能力能够决定的,它是一个国家的文艺水平、创作能力、制作能力、现状的整体反映。但是我个人觉得,你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我倒是觉得你看大家在吐槽春晚的时候,那个创造力是无限的,我不觉得中国人没有创造力。是不是就是您刚才说的,它思想上给他一个框子了,所以他就没有办法去发挥了。

横河:对,他是这样的,他这个话其实说的是不错的,就是国家的文艺水平、创作能力和制作能力现状。但是这个现状怎么形成的,是跟国家的政治现状紧密相关的,其他的国家的文化形式可能跟国家的政治没有直接的关系,或者是没有这么强的关系,但是中国绝对是有非常直接的关系的。为什么国家的文艺水平、创作能力、制作能力现状不行,比不上一个导演?也就是说冯小刚实际上是认为,他做为春晚导演,他的能力超过国家现在的文艺水平和制作能力,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就在这国家内部,你也不是离开这个国家就能创作的。

主持人:你并没有跳出那个思想框框。

横河:你没有跳出那个框框,你甚至都没有跳出那里的设备,那里的人,还是那些人。所以关键问题就是在于这个国家,为什么它的文艺水平创作能力、制作能力,就是这个国家的人,他们的这些能力为什么不能发挥出来。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对春晚本身的管理、监督、和指导,这倒是扼杀创作能力、创作水平的最重要的因素。所以说这个整体水平确实低,就是作为央视春晚所代表的这个能力确实是非常低的。低的原因不是中国人没有创造力,在这一点上冯小刚应该是非常清楚,我觉得他只是不便说。

主持人:中国网民对春晚的评价,这几年就是日趋尖锐,而且用一种调侃和讥笑的方式来表达出来的,有人说这是中共思想改造和民间反改造的这种胜负的一种倾向,就是倾向于民间胜利,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横河:我完全同意这样的说法,因为从83年开始搞春晚,其实就是想用一个大型的文艺活动,把全国人集中到一种娱乐方式当中去,然后寓它的教育改造思想于这种文艺方式,因为再也没有哪一种方式比电视时代全民看电视所受的洗脑作用更大了。所以这是它的一个基本的基调。中国民间实际上从最早的时候接受,到后来慢慢的不接受了,到现在就是非常非常尖锐的调侃,就是谁不吐槽央视的春晚,谁就是怪人了,就变成这么一种倾向。尽管从统计数字上来说的话,还有相当的人口,但是要知道就是花了全国所有的力量,每年就等这一个春晚,有40%以上的人是对它持完全负面评价的。

这个比例已经相当高了,这么高的比例,民间实际上对春晚已经不是认真的评价了,这一点很重要。中共最终它其实不怕别人骂,但是别人看不起、调笑对它的打击其实是非常大的,到了民众普遍的去讥笑它的时候,整个其实是影响到中共在民心当中的合法性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一种态度,怎么说呢?就是一种黑色幽默、政治幽默,这种幽默到达了一种全民欢乐的水平的时候,实际上中共通过春晚来洗脑的这种做法,就是彻底失败了。所以我非常同意这种说法,认为在反洗脑的这个认知上,民间现在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你春晚还可以照样演,但是没有人不嘲笑它了。

主持人:对,您刚才也分析了,中共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来做春晚,它是为什么?它是为了统一人的思想。那么现在大家已经不欣赏或者说来嘲笑它这种方式了,那它为什么不改一种方式呢?或者是说停掉呢?横河:这个就很困难了,因为它这个方式,它主要是政治主旋律嘛,作为一年一度能够吸引7亿观众的这种,它绝对不会放弃的。中共有一个观点,就是所谓文艺永远是为中共的政治服务的,而这个阵地如果它不去占领的话,别人也会去占领。所以它宁愿被骂,也不愿意把这个时间让出来,让民间自己去娱乐,它是绝对不想这样做的。这是中共自己的性质和它的思维方式决定的,这个你改变不了的,它不可能放弃这个时间,让你们自己来自娱自乐,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主持人:您刚才前面分析中讲到,春晚作为一种反中华传统文化,所以它必然是失败的。但也有人说其实传统的东西不吸引现在的人了,现在的人不喜欢传统的东西。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到底有没有传统的东西又能在现在社会上成功的例子呢?

横河:我先说一下,刚才讲中共的春晚跟中国传统的习俗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大家不喜欢春晚跟现代人喜不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是没有关系的。第二个就是中华文化传统在国际上成功的例子,就是传统和现代文明能够并存,而且能得到很好的发扬的,就是海外的神韵艺术演出。

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他有几个很大的特点,第一个是纯粹的传统文化;第二他在西方开始是2006年,很快的在国际上就经历了金融危机,而且这个传统的艺术像古典音乐的演出、剧院的演出都在走下坡路的时候,他是逆势而上,就是在大家都走下坡路的时候,他越办越兴旺。现在已经从一个团,去年是三个团,今年是四个团了,在世界100多个城市巡演,而且几乎是场场满座。也就是说真正传统文化的东西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是非常受国际社会关注和欢迎的。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社会是不仅没有冲突的,实际上还是对现在社会有巨大贡献的,他大部份巡回都是在冬季,就是跟中国的新年前后同时,已经变成西方主流社会过中国新年的一种方式了。

主持人:神韵确实是非常传统的、纯粹的中国古典的东西。我也听说国内的官方也听说了神韵,也派出很多艺术家来海外看神韵,说得好听一点是学艺,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偷艺。那么神韵这么成功,春晚就学不会呢?

横河:神韵之所以受欢迎不仅仅是他的艺术方面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文化上的成功,因为中华文化是传统的神传文化,这些演员之所以能够表达出这个文化精髓,是因为他们学了中国传统文化,就是神传的文化。在这一点上,他的艺术形式和他的内涵是相符的。而中共如果要学动作的话,中共是要推行它的党文化这些东西,艺术形式和他的内涵是冲突的,因此它永远也学不会。

主持人:很多人说现在过年的年味越来越少了,是不是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感觉到的差异;还是现代的社会,大家对传统的东西越来越疏远了?

横河:我倒不觉得是,因为过年的年味越来越少了,这个感觉实际上主要是中国大陆的人,过年本来是个传统习俗,当这个传统越来越减少的时候,人们就觉得年味越来越没有了。有几个因素我认为不是这么回事。第一个,中国的周边国家像日本、韩国、越南这些国家过年的年味一点也没减少,台湾、香港年味还是非常浓的;第二个是西方国家过中国新年的习俗也越来越浓了,今年我看新唐人电视台就有很多世界各国的元首、重要人物向世界各地的华人拜年,而且广东话的“恭喜发财”现在已经变成西方社会的问候语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也就是说过农历新年的做法,实际上在世界上越来越普及了。我在西方社会生活,我觉得年味其实一年比一年浓了,这正好跟中国大陆是个对照。

我觉得过年是个草根的活动,是一个社区的活动。在中国大陆有很重要的因素,一个传统的社区不再存在了,被中共统治以后就破坏掉了;第二个是大批的人到城市里打工,但是他们却不可能在城市里和他们的子女一起过年,所以子女是留守儿童。这在世界上是很少的,即使像很多墨西哥人到美国来打工,他们有条件的还都把自己的孩子带过来了。

所以非法移民还有个学习的问题,但在美国不存在这个问题,他照样可以上公立学校,就是一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当然有人是没有落脚他不愿意带,但在中国牵扯到一个户口的问题、牵扯到一个外来子女就学的问题。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地域和人群的歧视。

大批人离开农村,而且社会结构破坏了,他不可能在原来的农村社区里面形成这么广泛的庆祝新年的活动和习惯,因为大批人急急忙忙好不容易才挤回家去,过一个年又要急急忙忙的赶出去,所以他不可能再形成传统的活动了。而能够适应现代生活新的社区活动,又由于中共对基层社会严密的控制,不可能自发的形成。

所以为什么中国的习俗可以在西方落脚,而且创造出许多新的形式来,而且越来越多的人会到中国城看中国人过新年,但在中国大陆却越来年不像年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主持人:对,就您刚才提到的,中国年其实在西方倒越来越被人重视。从这一点上我想到,其实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对自己的传统都是非常非常尊敬的,比如韩国、日本离中国比较近的,他们保留传统的服装、传统的礼仪。但是在中国恰恰是相反的,中国人觉得所有的传统都是很落后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跟整个世界很脱节的思想观念。

横河:不是中国人自发的思想,是中共给大家洗脑造成的这么一个结果。其实文化习俗随着社会的发展他是有非常强的生命力,可以自我调整的,所以你可以在日本和南韩看到怎么过年的,也可以在美国的华人社区看到怎么过年的,反而在中国看不到了。并不是华人自己认为过年这种传统习俗不好,而是中共通过历次政治运动和洗脑对人们造成的这种印象。

主持人:好,这次的节目时间到了,我们这个话题就谈到这里。虽然今年的除夕不放假,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中国的传统在您心里能够留有一席之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