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大陆民间公布“被精神病”报告 揭惊人黑幕 组图

49063

 

\

中国湖北省民间机构《民生观察工作室》于2月13日公布了2013年中国“被精神病”年终报告,揭露惊人黑幕。(大纪元合成图片)

中国湖北省民间机构《民生观察工作室》于2月13日公布了2013年中国“被精神病”年终报告,其中详细揭露了中共当局将各界异议人士或访民以维稳为藉口,强行送入精神病医院进行残酷迫害的种种黑幕,提出中共体制是造成“被精神病”现象的根本。

而国际媒体十余年来披露的“被精神病”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更多,《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创办人刘飞跃向《大纪元》表示,该机构收录的案例中还有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迫害的案例。大陆知名维权律师也对大纪元表示,目前已经有确凿证据证明,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是中共十五年无耻迫害的手段之一,且数量巨大。

民间“被精神病”报告范围广访民多

《民生观察工作室》发布的报告题为《二0一三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报告》,该报告详细揭露了2013年“被精神病”的民众范围、迫害原因及迫害手段等具体细节,报导显示中共至少用十种以上酷刑残忍迫害那些被政府送入精神病院的正常公民。

报告对当局的恶行进行了强烈谴责,认为造成这种“被精神病”现象长期存在且越来越严重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体制,这种体制不改变,“被精神病”现象还会继续存在。

《民生观察网》自2010年开始收集和登记“被精神病”者资料,至今该数据库已收录了近一千名“被精神病者”。2013年实录的“被精神病”公民约有四、五十个,这还仅仅是不完全统计数据。他们被冠以精神分裂症、偏执型精神病、精神病待查、偏执型精神病障碍、躁狂发作、偏执型人格障碍等诸多精神病之名。诸多访民在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后,国家信访局便将其名字列入拒绝接待者名单,输入到电脑系统中。

报告中称,经过调查采访,2013年“被精神病”人员范围极为广泛,包括党委书记、法官、大学老师、猪贩、农民工、普通职工等各个社会层面的人员,除少数系政治、家庭原因外,人数最多的是上访被政府送入精神病院的正常公民。只要和政府利益相抵触,即使是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也逃脱不了被“被精神病”的下场。

\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示意图:野蛮鼻饲。(大纪元资料图片)

揭露十种酷刑迫害手段中共有法不依明目张胆

报告中列举了诸多例举了诸多“被精神病”迫害的案例,如现仍在精神病院中被迫害的黑龙江哈尔滨市被精神病者邢世库,被送精神病院的辽宁省丹东市访民张海彦、因上访被送精神病院的安徽代课教师方道明等,范围波及全国各地,原因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维权的访民。

这些“被精神病”的公民在精神病院被施以至少十种酷刑,包括捆绑、长期囚禁、吃药、打针、电击、殴打、侮辱、威胁、鼻饲、虐待。受害者反映,其中尤以鼻饲、电击、吃药、长期囚禁这几种酷刑最为残酷,令人恐惧。“被精神病”现象的屡屡发生使得中共政府于2013年5月1日颁布并实施的《精神卫生法》成为一纸空文,有令不行,有法不依,中共做得明目张胆。

鼻饲:精神病院的大夫把不吃药或绝食反抗者的手脚绑在铁床上,将一根1厘米粗的管子,从受害人鼻孔里捅进去,带着鼻涕和鼻血一直插到胃里,往里面灌食物药品。大夫还故意把时间拖长,长达十几分钟的过程中会感到剧烈的恶心和干呕,胃部翻涌,吐又吐不出,特别痛苦,很多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长期囚禁:在封闭的楼房中一关好多年,完全与世隔绝,长期接触不到外界社会。令人感到永远没有希望出去,从而陷入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中。

电击:把电极接到受害人头部,高压电流通过头部,犹如万把钢针在脑中攒刺,令人全身剧烈抽搐,太阳穴也会被电流烧糊。清醒之后失去全部记忆,甚至连自己姓名和应该在哪张床上睡觉都不记得。次数一多人的大脑整个都废了,意识混浊、记忆丧失。

强制吃药:在医院大夫和护士的监督下被强制吃药,是最令“被精神病”者恐惧的,因为药物损害大脑、摧毁精神、令人变成白痴。数月或数年的药物迫害令进去时健康清醒的人出来时变得和真精神病一样萎靡不振、四肢无力,身体完全被搞垮。

\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示意图:强制注射。(大纪元资料图片)

法轮功“被精神病”更严重联合国专员称系统实施

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创办人刘飞跃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资料库中有一部份是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的案例,都是被‘610’这些机构强行送到精神病院里面去,也是非常残忍的,是对人权和法制的粗暴践踏。法轮功学员遭受这种待遇,是一种违法行为,都是应该谴责的。当然还有我们没有调查接触到的,包括法轮功的学员‘被精神病’案例。”

刘飞跃提到的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案例,只不过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罪行的冰山一角。《民生观察工作室》中列举的酷刑手段,全部都是中共长期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总结出来的手段。联合国调查显示,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是一个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有计划的政策。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七届会议提供的《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中说:“本特派专员访问中国大陆时注意到,在中共的行政拘留中,他们经常采用‘强制药物治疗’手段。在很多[药物滥用]的案例中,他们[受害者]被关押和强制治疗并没有经过法律审核。”

诺瓦克在二零零五年到中国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在中国二十三个省市或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的精神病院参与了迫害。诺瓦克在报告中列举了很多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这些对法轮功学员滥用精神药物进行迫害的案例数量及分布范围显示,对法轮功进行精神病迫害是有计划和自上而下的系统政策。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强制药物治疗”,除了在监狱、劳教所实施外,还将健康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甚至强迫家属给“保外就医”的法轮功学员注射不明精神病药物。

健康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长时间捆绑、电击等酷刑。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致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体变为残疾:全身或局部瘫痪;双目失明;两耳失聪;肌肉、器官腐烂;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严重损害内脏功能;被迫害致疯等等,有的甚至因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示意图:强制输液。(大纪元资料图片)

中共肉体折磨失败改损害精神致死致残大量法轮功学员

联合国协会圣地亚哥分会代表陈师众先生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在联合国第十三届人权理事会全体会议上发言时说:中共对民众,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以达到破坏他们思考、坚持思想和保持良知的能力,进而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因为肉体折磨无法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就通过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直接破坏学员的思考判断能力。陈师众先生当时表示,中共利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核实的案例已经达到一千多例,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瘫痪,甚至被迫害致死。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公布的迫害案例中,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被中共以“强制药物治疗”折磨致死,仅举几例:

山东省荣成市大疃镇小泥沟村法轮功学员赵培杰,2001年秋被非法抓捕强行送入精神病院遭受迫害长达两年,并被迫吃一些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于2008年6月28日含冤离世于荒野。

辽宁新民法轮功学员赵寿柱于2008年3月31日被新民市国保大队绑架,赵寿柱在市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新民市公安局和市医院勾结,对赵寿柱野蛮灌食并注射不明药物。年仅37岁的赵寿柱于4月20日左右便被迫害致含冤离世。

湖北赤壁市法轮功学员刘晓莲,于2006年被绑架,在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多次被注射毒针。还曾在赤壁看守所遭受“五马分尸”等多种酷刑折磨。2008年8月,全身浮肿的刘晓莲被抬回家两个月后即不治身亡。

追查国际调查精神病院90%称“收治”法轮功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4年4月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100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83%被调查的精神病院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50%以上的医院明确承认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精神病症状,只是为转化而强行关押。这些精神病院被调查的医务工作者表示清楚“收治”法轮功修炼者是执行一项政治任务。

北京、山东、河南省、河北省四省45家医院的42家精神病医院中有38家明确表示在过去的五年中“收治”过法轮功学员,25家精神病院公然宣称没有精神病状只为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有些医院在被调查时表示,仍然继续“收治”法轮功学员。

从调查的资料、被调查者回答的语言和心理状态分析、中国大陆的精神病医院多数都参与了系统的使用精神病学方法和暴力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

律师称迫害案例多证据已掌握

大陆知名维权律师兰志学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病迫害的案例很多,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姜伟就是自己经手的一个典型案例,目前已经掌握了姜伟在精神病院被迫害的证据,随时可以对迫害者施以控告。

姜伟于2001年被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送到沈阳市谷山子精神病院进行药物迫害,因为肉体的折磨已经不能令她屈服。姜伟在精神病院遭受大剂量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迫害,每天打6瓶含精神病药物的滴流,吃三次药,每次十几片,两天后人就不行了。甚至还对姜伟用电刑,把头和身体都捆上,在腿上通上220伏的电,几分钟后脉搏就非常微弱。

在精神病院持续近一个月的折磨下,姜伟已经生命垂危,劳教所认为人已经治疗不好了才放人,姜伟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才恢复了健康。

兰志学律师称,这种精神病迫害的方式非常邪恶,也非常普遍,对法轮功、访民的这种迫害已经形成一种社会认知和社会恐惧,老百姓都很害怕这种迫害。实际上这是一种邪恶的人身侮辱,非常不人道的手段。中共为了达到维稳的目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精神病”迫害野蛮没人性中共制度是根本

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李妍日前向大纪元揭露,2005年时自己被绑架到长春市兴隆山法制学习班期间,就曾遭受摧残神经药物迫害,每日被迫吃下含有不明药物的食物,40多天后就出现意识麻木,失去记忆现象,甚至连父母站在面前自己都不认识了。

《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创办人刘飞跃也表示,被“精神病”是一种非常野蛮、没有人性的犯罪行为,是对公民人身权利和基本人权进行践踏的丑恶现象,他们将继续对这个问题进行抨击和抗争。刘飞跃认为中国需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体制,尊重人权和法制的体制,这才是根除“被精神病”现象和中国一切败坏现象的根本之道。

如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样,中共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日在内瓦召开的第四十一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年会上,反酷刑委员针对中国的精神病院强制关押迫害问题还专门提出审问。美联社、路透社等世界主流媒体也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报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