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

【看中国2014年03月01日讯】往日的江南,春冰方融,乡村田陇已欣欣然,遍是如紫玉、白蝴蝶交映在一起的李花、梨花千山万树的开了,我于是在那薰风日暖的绿荫底下,从青山的这一处走到那一处,心里满是春光的甜蜜,口中满是甘露般的气息——然而曾几何时,我忘了我的人生有这样的光景了,我机械的彷徨在大都会的水泥森林,虽西装革履,能放纵买醉于灯红酒绿、衣香鬓影,但疲惫而苍老,性灵全无,欲多苦愁,只身挤在茫茫人海中而不知自己生命真正的未来与真宰在哪里?

 

当我看到神韵艺术团表演的大幕神秘的拉开的时候,雄壮的音乐之声响起,我情不自禁的流泪了,一下子泪眼娑婆,中心震撼,如见着百年未遇的故人,如杏花雨天我一人青衣独唱昆曲于西湖,如明月夜我在梅花岭上伤感于大明的忠烈,如我是六朝的才子鹤舞叹咏翩跹于兰亭,如此种种万端凝心,种种如是仙姿娉婷,让我百感交集——更主要的是,我感到我全身一震,我回到了我少年间,春光日,天地百花鲜明,芳草蕤熙,我以处子之心漫步在春野、春田、春林的状态。

是的!

在我再次观看2014年的神韵节目,当诸妙天女在明媚的金山碧水的背景中,如莲花起舞之时,真是觉得是唐、宋道德文明的世界复活了!我之不意上古之陌上太平歌谣,竟再窈窕有章矣!

我惟赞美演员们,她们玉一样的气质,俨然神仙高士,其温婉和善的表情,莲仪花步,复活了古仕女的精气神,其明眸善睐,广袖长舞,让我痴痴的如梦回唐朝,在大明宫里,再见了太宗的皇极之治、贞元盛世,夜赐华宴,与天下学士人才人彼此唱诗和道的热闹繁华的场景,而殿上殿下,相率表以天地之正乐,相率贺以九州之升平。

然而在衷心赞赏之时,不由觉得有前人“去年此山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游春之戚——因为,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让我想起,也如再身临一般,想起过去的神京龙国——大唐自被万邦尊为天朝上邦,极禹贡萝图锦绣之胜,开三代尧舜文化之域,而彼皇朝文物风流终历五代之乱,宋叶之兴,元之夺祚,明之光复之后,最终彻底残毁于当今邪共鬼手之荼毒中。现在中国大陆可谓是神洲陆沉、万姓败如鬼,整个中华被中共马列邪教亡了国,亡了文化,亡了精神,我中华最正最真的正统文化,悉被中共蹂躏毁灭,在此天地风雨飘摇的黄昏之苍茫中,我想着那已凄然故去的人面桃花,让我长痛不已、长恨不已!遂为之常常香祷上天,愿天佑我中华,上国之真祀不绝,我中华礼乐衣冠中兴有日、蓝桥有重逢,决应再受乾坤之正气而起,而我国家亦必再驱逐赤虏以续大高文明之统,倘能如此——我,书生何恨!?我,大夫何悲!?

我在我人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怀着中国文化已灭、人面桃花已去无人知道的悲凉心境,出入蜀山蜀水想自觅一清净,却依然无法平息我内心根本如火的寂寞与孤独,直至近几年来海外神韵艺术团的凤凰运日而来,献大瑞乎天下,造大明乎宇宙,我的心开始安定了,我也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希望,生命的希望,人类的希望。

神韵艺术团的表演,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没有任何败坏的因素,与之过去的古戏歌舞相比,她是全然圆足的光明,正派,神气浩荡,而我之对中国正统文化,虽徒曾有过去的”人面不知何处去“黍离之悲,而实大幸天之祚我中华,因法轮大法的洪传,使我区区精卫之志得偿所愿——是我身与神韵而陶醉,是我心与神韵而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