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记者李翔宇综合报导)3月13日,一年一度的“两会”结束。同往年一样,与中国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走过场”的地位相适应,媒体与民众注意力大多集中于所谓两会“花絮”——代表和委员们的“特色”言行,大会议程和议题乏人问津。

因与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尽人皆知的“特殊关系”,全国政协委员、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历来是媒体关注焦点,媒体普遍将其视为江影响力消长的“风向标”。今年“两会”,宋祖英罕见的做了“自我批评”。

3月9日,在“两会”政协文艺组分组讨论时,宋祖英针对现在大陆扎堆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的现象,称“最近有老师对我说,有人批评你了,扎堆去金色大厅演出,就是你开了一个坏头,我想想也确实开了一个坏头。”2003年11月,宋祖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演唱会,开了大陆演艺界先例。宋在金色大厅的演唱会曾一直被官方媒体盛赞。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在分组讨论时爆出,2001年6月,北京为申办2008年奥运会特邀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在故宫举办音乐会,付给他们的报酬每人高达380万元人民币,远远超出正常价格。香港《苹果日报》曾报导,演唱会是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主意。据当时新华网报导,演唱会的第二日,江泽民在中南海高规格的会见了三大男高音歌唱家。

另一“热点”人物——全国政协委员、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感叹:“今年围堵我的记者,空前热烈!”毛新宇今年的提案之一是反腐败。他称,“反对腐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我一直的心愿。”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手上留有很多青色印记,他称,自己每天坚持练习写钢笔字,手上留下的是墨水痕迹。同样身为“红三代”,全国政协委员、朱德嫡孙朱和平称,贫苦出身的爷爷(朱德)在30岁时就当上了少将,“他就是农民工成才的榜样”。

无深厚背景的代表和委员们则靠“雷人”言论“搏出位”。全国人大代表,画家冯大中在辽宁代表团小组讨论时提出,我们还应立一个“动迁法”。拆迁要天价的,该上行政手段就上手段,老百姓,有的给点脸就上房揭瓦了。毛泽东时代,谁敢说不字?

全国政协委员李海滨认为:《水浒》这样的电视剧应该禁播,战争题材的电视剧要有所控制,这些都和暴力相关。《水浒》是旧时代的名著,与我们时代不适应。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称,“我们也不要鼓励我们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

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副主任赖明更在中新网3月7日的报导中大爆不靠谱提案。如有委员提出,增设新的行政区域以解决地方的局处级干部任职难的问题;有委员提出房价哪怕涨到1千万1平方米也是合理的;还有的委员提出某某城市的名字太土了,是否要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