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知情人揭秘:邓小平到底为何逼胡耀邦下台?图

50700

——邓小平到底为何逼胡耀邦下台?
 
作者:未普
 

\

1989年4月15日,73岁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因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骤然逝世。导致他骤逝的间接原因是1987年1月10日,邓小平要求中共政治局连续召开了六天党内生活会批胡,之后,胡耀邦被迫辞去中共总书记的职位。用李锐的话,“他在某些人精心组织的一场‘雾月十八日’中,黯然告别政治舞台”。

关于邓小平为何要胡耀邦下台,一直有两个很流行的原因。最具代表性的是赵紫阳在他的《改革历程》中指出的两点,一是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坚决;二是胡耀邦对香港《百姓》杂志主编陆铿的谈话。赵紫阳在书中专门有一章《胡耀邦被迫辞职》,谈到这两个原因,非常有说服力。但是,笔者最近又重读了一系列有关胡耀邦的著作和文章,相信除了这两个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

这第三个原因是当时的官方说不出口、现在的官方也说不出口的,但可能是更重要的理由,即胡耀邦赞成邓小平全退,邓小平疑心胡耀邦取而代之。

这种说法其实早有流传,但始终缺少扎实的论证和严谨的分析。故连赵紫阳也认为,胡下台和是否赞成邓退休没有关系。他在接受杨继绳采访时说:“这不是小平让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邓没有这么狭隘,他还是伟大的嘛!”但是在中南海的大红高墙内,邓小平的手段和手腕,同胡耀邦的良心,赵紫阳的头脑一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笔者认为,在胡耀邦下台的问题上,邓小平是耍了手腕的。对中央委员会全会公开选举出来的总书记,邓小平幕后操纵,和几位元老合计把他搞下了台;胡下台的理由既是反自由化不力,也是陆铿采访引起,更是邓小平疑心胡取代自己。

邓小平的疑心始于他和胡耀邦86年夏季的一次私人谈话。据张黎群、张定等人的《胡耀邦传》披露,1986年5月,邓小平约胡耀邦到家中谈论十三大人事安排。胡耀邦说:“我已年过70了,十三大一定要下来。”邓小平说:“我、陈云、先念都全下,你要下就半下,不再当总书记,而再当一届军委主席或国家主席,到时候再说。”8月22日,邓小平在北戴河过81岁生日的酒席上表示,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10月,胡耀邦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开表态,说“今天我就十分具体和坦白地讲,我赞成小平同志带头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只要小平同志退,别的老同志的工作就好做。我的总书记任期满了,也下来,充分给年轻的同志让路。”

胡耀邦讲话后,邓小平没有任何表示,神情严峻。事后,邓小平曾问万里:“耀邦为何偏要我下?”万里答:“可能是失言。”邓小平说:“不,是要树自己(还有一种说法:要取而代之)。”万里说:“耀邦不是那种人。”

关于胡耀邦公开赞同邓小平退休一事,赵紫阳显然不以为然。他说,耀邦访问欧洲期间,在答记者时多次讲到邓退不退的问题。他讲这些话是不是刺激了邓小平,引起小平的猜疑,这我不敢讲。我当时也有些感觉,觉得因为他的身份,有些事应该回避,何必对这个问题议论太多呢?他应该慎重些才好。但是,如果胡耀邦“慎重”一些,那他就不是胡耀邦了。

胡耀邦要树自己,要取而代之,已经在邓小平心中种下了猜疑的种子,而磊落的胡耀邦却以为,国家领导人制度正面临新的突破。据胡耀邦的政治秘书刘崇文的回忆文章“耀邦和我谈下台前后”,胡耀邦在1986年几次提到,小平同志同他谈了,明年党的十三大,他不再担任总书记了,小平、陈云、先念等几位老同志也都退下来。刘崇文说:“他是作为一个好消息告诉我们的,谈话时流露出一种高兴和欣慰的情绪。”1986年国庆节后,胡更进一步说,十三大要立个规矩,不搞终身制。小平同志全退,我半退,到了年龄的三分之二全退,三分之一半退,进中顾委、人大、政协等。一定要立下这个规矩,如果在我们手里不立下这个规矩,中国今后还会动乱。

那时的胡耀邦不知道,邓小平已经在主导一系列的倒胡动作了。

事实上,被蒙在鼓里的胡耀邦已经失去了十三大中央人事主导权。1986年10月,中央派了一个由薄一波、杨尚昆、宋任穷、姚依林、王震、伍修权、高扬等组成的七人小组,分头找有关人员征求十三大中央人事如何安排,尤其征求对胡耀邦的意见,而胡耀邦全不知情。七人小组远到各省收集资料,他们到底收获如何呢?这些收集的资料到底会怎样影响胡耀邦呢?

1986年10月30日上午,邓小平和李先念到陈云家中,三人进行了长时间的秘谈。这次谈话,意义非同寻常。从前后的时间差来看,七人小组的调查结果可能是三人秘密会议的主要内容,也可能成为胡耀邦非下台不可的致命原因。据笔者推测,七人小组的调查结果无非有两种,一种是胡耀邦威信很高,另一种是下边对胡反响较大,无论哪种结果,对于已经立意要让胡下台的邓小平来说,根本没有区别。

1986年12月,胡耀邦去上海,听说李先念也在那里,就要去探望李。没想到李自己紧张兮兮地先来拜访,问胡耀邦:“你找我有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我很紧张。”胡当时很奇怪,他紧张什么?胡说:“我没什么事,今天中饭后,我就回北京了,就是看看你。”李遂吁了一口气说:“呵!”好像放心了。然后李又说:“我同小平同志谈过,如果党内再搞斗争,我就不干了。”胡耀邦后来明白了,“当时我不知道要解决我的问题,先念已知道。”

1986年年底爆发的学运,对邓小平来说,真是天赐良机。12月30日,邓小平在家中召集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胡启立、李鹏、何东昌等谈话。他态度严厉地说:“凡是闹得起来的地方,都是因为那里的领导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这也不是一个两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是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的结果。”“应该说,从中央到地方,在思想理论战线上是软弱的,丧失了阵地,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个放任的态度,好人得不到支持,坏人猖狂得很。”“这些人之所以这么猖狂,传说是因为党中央里面有个保护层。”这就是不点名地批评了胡耀邦。

经过反复思考,胡于1987年1月2日,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向小平同志交心》,提出辞去总书记职务。4日,邓小平在自己家中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罢黜胡耀邦。胡耀邦未被邀请参加。6日,邓小平同胡耀邦谈了话。邓小平建议举行一次“解决胡耀邦同志问题的党内生活会议”,对胡的错误进行批评,也要他在这个会议上做出自我批评。

胡耀邦事后承认,他有几个想不到。想不到“生活会”用突然袭击的办法要人人表态;想不到邓力群发言长达5个小时要把他批倒批臭;想不到几十年的挚友,号称桃园三结义的王鹤寿,把他们两人私下的谈话也揭发出来。更想不到的是,他的辞职报告送到中央后,有人趁机落井下石,对他进行诽谤,诬他想当军委主席,逼小平同志让位,有野心等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RFA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